鲁品越:马克思的“时代之问”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观念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鲁品越 2018-05-04 浏览:
马克思之所以成为千年伟人,是因为他以人民为中心,以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历史命运为己任,提出和科学解答了“时代之问”,指明了历史前进的方向。最主要的有四大“时代之问”:现代资本主义国家迅速崛起和资本增殖之谜、资本盛世反而导致劳动者贫困之谜、经济繁荣反而引发危机的资本逻辑之谜、国家权力及其意识形态的产生根源之谜。在回答这些“时代之问”中,马克思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学说,其核心观念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立场;以物质生产实践为基础,把历史理解为由人民群众以物质生产实践为基础而创造的产物;这种物质生产实践具有二重性,既是人创造物质财富的自然物质过程,也是生产出人与人的社会关系的社会过程;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物质生活的生产决定社会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从而揭示了社会权力产生的根源。由此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特征。

鲁品越:马克思的“时代之问”与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观念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人类历史上的知识分子千千万万,为什么德国哲学博士卡尔·马克思能够如此深刻地影响人类历史进程,以至于在他诞辰200周年之际,全世界都纪念这位伟人?为什么在1999年由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国际互联网上经过反复评选最后选定,马克思被评选为排名第一的千年最伟大、最有影响的思想家?根本的原因是马克思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科学地回答了现代社会的“时代之问”,从而给人类历史指明了发展的方向,这集中体现在他最主要的著作——《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中。马克思用他的整个生命实践了他在17岁时中学毕业论文中许下的崇高志愿:“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1]今天我们要理解马克思,理解他的伟大著作的核心思想与宗旨,首先一定要理解他所回答的“时代之问”。

一、紧扣历史的脉搏:马克思的“时代之问”

马克思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紧扣历史脉搏,以超凡的理论直觉感受到他那个时代掩藏在层层现象背后的深层问题,发现和回答了这些“时代之问”。其中最主要的是以下四个方面:

时代之问1:“日不落帝国”崛起和资本增殖之谜

疆域约相当于我国四川省面积的一半,当时人口大约2000万的英国,历史上并不起眼。“威尼斯大使指出:1640年,‘在世界各国的眼中,英国只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民族,因而无足轻重’。”[2]然而到了18世纪,它成为全球生产力最先进、军事上天下无敌的“日不落帝国”。英国派出区区一万人的远征军入侵GDP居世界第一的大清帝国,竟然能够横冲直撞,致使80万清朝政府军节节败退,最后清朝政府割地赔款。马克思在美国《每日先驱论坛报》上发表了一系列文章,精辟分析了中英鸦片战争及其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英国迅速崛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这是当时的“时代之问”。无数人研究了这个问题,而马克思找到了最深刻最彻底的答案。

直接地看,英国崛起是因为它发生了工业革命,发明了蒸汽机和坚船利炮,中国之弱在于器物文明上技不如人。大清重臣李鸿章、张之洞等人正是持此见解,于是大力推行洋务运动,发展器物文明。但是这并没有使大清帝国真正强大起来,洋务运动随着1894年甲午战争失败而不得不收场。这说明器物文明固然重要,但并非国家强弱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应当在于能够产生这种器物文明的社会制度。

于是,许多人认为英国强盛的根本原因在于它实行了君主立宪的宪政制度,中国由此发生了效仿英国式君主立宪政体的“戊戌变法”。然而,这触动了封建贵族的“奶酪”,变法百日而终。和平改良行不通,于是发生了1911年的辛亥革命,成立了中华民国,效仿西方式民主政体。然而这不但没有带来中国的崛起,反而使中国政局陷入长期的军阀混战与割据,中国基层社会结构依然如旧,陷入国弱民穷的深渊之中。中国用自己的实践证明了:国力强大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实施“宪政”。当初英国也并非先有君主立宪政体然后才有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是英国社会内部已经产生了推动社会生产力迅速崛起的新兴力量,进行了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统治之后,历经复辟与反复辟的较量,才确立了君主立宪制政体。因此,把英国崛起的原因归结为“宪政”,实际上是因果颠倒。

在马克思之前,德国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通过对比西班牙与英国的崛起,认为国力并不取决于财富数量,而取决于生产财富的“生产力”。西班牙商人用海盗式掠夺来获得金银、贩卖黑奴来赚钱,虽然盛极一时,但却由此丧失发展生产力的机会,最后在大国崛起中黯然失色。而英国资本家则用原始积累的资本兴办纺织业与制造业,用产品占领世界市场,才成为真正的“日不落帝国”。李斯特由此得出结论:“生产力是树之本,可以由此产生财富的果实,因为结果子的树比果实本身价值更大。”[3]国家必须用统一强大的国家权力来保护本国弱势生产力和组织资源发展新的生产力。此说有道理,但并不深刻。当初的大清帝国也有统一强大的国家权力,也曾经用来保护过本国弱势生产力,搞洋务运动兴办实业,但并没有使中国真正强大起来。英国的生产力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一定是这种生产力被注入了一种强大的动力,它使社会生产力永无止歇地追求发展扩张。

马克思发现,这种注入到生产力中的强大动力,不是别的,正是作为社会关系力量的“资本”。“资本”(Capital)一词起源于“牛头”,意指能够生产财富的财富。“资本”这头能够产奶与繁殖的“牛”,通过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实现增殖。那么如何使财富成为作为活财富的“资本”?资本何以具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共产党宣言》提出了这个“时代之问”:“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4]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鲁品越
鲁品越
上海财经大学资深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