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发而先至——红二十五军首先完成长征

双石 2018-04-25 浏览:
8月30日,红二十五军经华亭县安口镇北上,由平凉县城东的四十里铺再渡泾河,向东北前进。9月3日,进抵合水县板桥镇,途中两次打败敌人骑兵的尾追。此后,红二十五军沿陕甘边境人烟稀少的山区继续北进,于9月7日到达陕北苏区的保安(今志丹)县豹子川。中共鄂豫陕省委在此召开会议,决定徐海东任军长,程子华任军政治委员、代理省委书记。9日,红二十五军进至永宁山和陕甘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在沿途受到陕北人民的热烈欢迎。

红二十五军也是第二支开始长征的红军主力。

这支红军主力原属鄂豫皖苏区的红四方面军建制。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越过平汉路开始西进后,中共鄂豫皖省委将留在苏区的部队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吴焕先任军长,王平章任政治委员,全军约7000人。主力红军走后,国民党军用了15个师的正规军和大量地方反动武装,对这块红色区域进行了连续“清乡”、“清剿”和“围剿”。红二十五军在中共鄂豫院省委领导下,以游击战争的方式与强大的敌人周旋了近两年。

两年里,根据地人口锐减,兵源枯竭,红二十五军继续坚持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对此,中共中央曾先后发出指示和训令,指示红二十五军“在情况严重不能继续在指定地区活动时”,可进行战略转移,去建立新的苏区。但鄂豫皖省委内部意见不一,一直没有就转移达成一致意见。

后发而先至——红二十五军首先完成长征

红二十五军政治委员吴焕先(左)和军长徐海东

1934年8月——也就是中革军委派出红七军团北上和红六军团西征后,中革军委派程子华前往鄂豫皖苏区工作。行前,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向他交代任务,明确指示:红军主力要作战略转移,去建立新的根据地。周恩来的这个指示当然具有很重的份量,11月初,程子华到达鄂豫皖后传达了周恩来的指示,11月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河南省光山县花山寨召开常委会议,经过讨论,决定执行这个指示并作出“省委立即率红二十五军实施战略转移”的决定。转移的目的地为“平汉铁路以西鄂豫边界的桐柏山区和豫西的伏牛山区”。为宣传党的抗日主张,转移中部队使用“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遗队”名义。省委委员高敬亭领导一部分武装组建红二十八军,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武装斗争。

会议还决定由程子华任红二十五军军长,吴焕先任政治委员,徐海东任副军长。11月13日,红25军在河南省罗山县的殷家湾、何家冲一带进行政治动员和整编工作。16日,全军3个步兵团和1个手枪团共2900余人由何家冲出发,踏上了西进的行程——也就是长征的行程。同时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出发宣言》,揭露了国民党蒋介石的卖国政策,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号召全国同胞不分政治倾向,团结起来一致抗日。

红二十五军这一路转战,历时10个月,经历了许多艰难和曲折。

西进开始还算顺利——出发第二天,他们就在朱堂店突破敌人阻拦,当晚从信阳以南东双河至柳林间越过平汉铁路,经青石桥、黄龙寺、月河店、金桥等地进入鄂豫边界之桐柏山区。但蒋介石在得悉他们西进的消息后,立即就调动了30余个团的兵力前堵后截,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围歼红军于行军途中。

红二十五军的领导者游击战争经验非常丰富,当他们发现桐柏山区靠近平汉铁路和汉水,回旋范围狭小,难以建立苏区后,立即决定向豫西伏牛山区转移。为了隐蔽意图,转移时他们先向西虚晃了一枪调动敌人,派少数部队佯攻枣阳县城。当各路敌军纷纷向枣阳进逼时,他们却突然掉头向东,并在保安寨和桐柏县歇马岭一带连续击退敌人的阻拦,绕道泌阳城东,经马谷田、贾楼等地北进。

11月26日,就在他们将要按计划进入伏牛山区之际,却遭遇了西进以来的第一场恶仗。

这一仗史称“独树镇战斗”,在红二十五军长征史上关键性的一仗!那天适逢寒流,气温骤降,冷风刺骨,风雪交加,能见度极差。午后1时,当他们在方城县独树镇附近通过公路突然与3个步兵团和一个骑兵团的敌军猝然相逢时,却已然陷入了敌军的两翼包围之中,敌人的骑兵已经发起了冲击。而独树镇这一带都是广阔的平原毫无依托,手被冻僵的红军战士一时却连枪栓都拉不开……

从一般意义而言,如此被动的态势,这场战斗的胜负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但红军就是红军!

危急时刻,年仅28岁的军政委吴焕先抢到军前,举着大刀高呼:

“共产党员跟我来!”

一大片黝黑的胳膊举起了大刀,与敌人步兵骑兵铿锵撞击,白刃相搏。但因众寡悬殊敌军仍然占着上风,好在紧要关头徐海东副军长带着后梯队跑步赶到,一番浴血恶战后敌人被击退。红军乘夜暗突出重围绕道急行,终于摆脱了敌人进入了伏牛山区。

后发而先至——红二十五军首先完成长征

然而进了伏牛山区他们才发现,此地反动统治较严地主围寨又多,群众被围在寨子里不便接近,加之敌军跟踪而至,要想站稳脚跟建立苏区问题很大,部队只好继续向陕南转。12月上旬,红二十五军迂回转战,多次击破敌军拦阻,于12月9日进入陕西东南部雒南县庾家河。10日上午,鄂豫皖省委正在庾家河开会讨论建立鄂豫陕根据地的问题时,一个师的敌军却跟追包括了上来。红军又与敌人展开了一场血战,而这一仗的残酷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半个月的独树镇。战斗中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均负重伤,吴焕先政委再一次手握大刀亲自冲入敌阵与敌人殊死拼搏,战士们也打得英勇顽强:一个机枪有三个射手连续被敌人打倒却仍然有人前仆后继上来接替,始终没有中断射击还压住了敌人;一个司号长下颏负伤不能吹号却仍然掷出几十颗手榴弹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一个团长在白刃战腿被打断仍然躺在地上继续指挥战斗。战至黄昏,两军之间的反复冲杀竟达20余次。不到3000人的红二十五军也负出了200多人的伤亡代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双石
双石
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