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中,联合国多边机构如何沦为西方的工具?

况腊生 2018-04-13 浏览:
叙利亚的和平安全问题本来是安理会管辖的,联大是没有权力的,但是经过欧美国家处理包装,淡化了安全问题,上升到人文关怀的高度,就不是非得安理会管辖不可了。但叙利亚问题本质是大国间的斗争,因为欧美在安理会的目的没有达到,就把斗争挪到联大来,但这无助于问题解决,反而加剧了国际社会的分裂。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在整个叙利亚战争期间,欧美在安理会遭到俄坚决阻击后,更多使用惯常的操弄人权话题、在发展中国家制造敌对的老本行,利用联合国其他多边机构,以罕见力度单方施压叙政府,加剧了紧张局势。

叙利亚战争中,联合国多边机构如何沦为西方的工具?

一、利用联合国大会追责叙政府

欧美屡次通过联合国大会决议单方面施压叙利亚政府。尽管联大决议不像安理会决议那样具有约束性和强制力,但其普遍的政治影响对深陷困境的巴沙尔有很大杀伤力。2011年11月22日,联合国大会负责社会、人道和文化事务的第三委员会通过决议,谴责叙政府镇压反政府抗议活动。12月19日,欧美提议、联合国大会通过了谴责叙政府持续使用武力镇压示威民众的决议。2012年2月16日,为报复中俄在安理会否决阿盟提出的草案,西方通过联合国大会投票通过阿盟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完全复制了2月4日遭安理会否决的草案,要求巴沙尔交权,并严厉指责叙政府应对局势承担全部责任。

决议通过后,英国外交官直言不讳地表示,这将增大俄的压力,因为两国否决了阿盟的类似草案。7月19日,在关于延长在叙利亚的观察团任期,并直接适用军事打击的议案遭中俄否决后,欧美在8月3日的联合国大会上,通过沙特提出的叙利亚问题决议,详细列举了叙政府违反人权的行为只简单提及反对派类似行为。

2013年5月初政府军取得古赛尔战役大捷,叙利亚自由军遭受沉重打击,西方甚至惊呼战局逆转。5月1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叙利亚问题由英、美、法、德等国起草的草案,指责叙政府过度使用重型武器。

在阿勒颇战役胜利后,欧美非常不甘心,指使部分小国绕开安理会,试图通过联合国大会追责叙利亚政府。2016年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临时增加议程,决定就列支敦士登等39国提出要求联合国设立“协助调查和起诉自2011年3月以来在叙利亚境内犯下国际法所规定最严重罪行者的国际公正独立机制”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叙利亚的和平安全问题本来是安理会管辖的,联大是没有权力的,但是经过欧美国家处理包装,淡化了安全问题,上升到人文关怀的高度,就不是非得安理会管辖不可了。

叙利亚战争中,联合国多边机构如何沦为西方的工具?

  图5-6 联合国的官方微博也留下了疑问:这场会到底该不该开?

这一决议的通过充满争议。联合国在“联大是否有管辖权设立该机制”,“会议该不该开”等议程性问题上出现严重分歧,导致会议几度中断,不得不寻求驻场国际法专家意见。得到相关法律专家意见后,联大主席决定对草案进行表决。最终联大以105票赞成、中俄等国15票反对和52票弃权通过决议,决定在联合国设立追责机制,对叙利亚冲突期间涉及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追究责任,这反映国际社会对安理会在叙利亚问题上长期分裂局面的不满,希望通过联大对安理会施加更大压力。但叙利亚问题本质是大国间的斗争,因为欧美在安理会的目的没有达到,把斗争挪到联大来,但这无助于问题解决,反而加剧了国际社会的分裂。虽然联大已通过决议推动机制建立,但最后的执行无法绕开安理会。

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沦为欧美工具

在欧美操控下,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为欧美升级叙利亚局势的工具,通过数十个单方面谴责巴沙尔的决议,借以逼迫巴沙尔下台,也极大增加了国际斡旋的难度。2011年8月2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十七届特别会议通过决议,设立叙利亚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其任务是调查2011年3月以来叙利亚国内所有涉嫌侵犯国际人权法的行为。

该委员会从未进入叙境内,但所有人权理事会谴责叙政府的决议均出自该委员会之手。11月28日,叙利亚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呈交调查报告指出,叙政府军大规模和系统性地侵犯人权,包括大规模和系统性的即决处决、任意逮捕、强迫失踪、包括性暴力在内的酷刑以及侵犯儿童权益等侵犯人权的行为。

12月2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并通过了这份调查报告,强烈谴责叙政府军实施“大规模和系统性暴力”,呼吁联合国主要机关调查叙政府的反人类罪。2012年3月1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决议大量引用刚刚在突尼斯闭幕的“叙利亚之友”会议主席声明,强烈谴责叙政府侵犯人权,要求政府军停止军事行动,但只字未提对叙反对派。

叙利亚战争中,联合国多边机构如何沦为西方的工具?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集体处决被俘的政府军士兵

积极配合叙利亚反对派正面战场需要的人权决议

2012年3月23日,在安南紧张斡旋叙利亚危机的时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叙利亚人权状况”决议,大量引用“叙利亚之友”主席声明的内容,强烈谴责极力淡化叙反对派及恐怖分子的暴力行为,对安南斡旋产生了很大负面影响叙利亚当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2013年5月初,叙政府军取得古塞尔大捷后,欧美立马操纵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于5月29日,通过决议案,要求调查古赛尔战役中可能侵犯人权的行为。2016年下半年,当俄叙联军将数万反对派武装和极端分子围困在阿勒颇时,10月23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英国等国提出的草案,决定成立叙利亚阿勒颇人权问题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在阿勒颇违反人权的行为。尽管俄就此提出五个修正案文,但均遭否决。欧美企图借此通阻止俄叙联军取得阿勒颇的胜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况腊生
况腊生
法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