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海子山——红一师对泸定桥夺桥战斗的有力配合

双石 2018-03-21 浏览:
红一军团教导营是和陈光师长率领的红二师师部和红六团一起行动的,实际上他们跟前卫红四团很紧。日前红四团翻过磨杠岭到奎武村后又继续冒雨前进,而紧随而至的他们则就地宿了营。29日起了个大早又急切上路疾行直奔泸定桥,半道上看见了对岸红二团叩关艰难,便出手相助给了一力。

激战海子山——红一师对泸定桥夺桥战斗的有力配合

1935年5月29日拂晓,红四团先头营抵达泸定桥西的同时,右纵队红二团也开始向泸定攻击前进。

红二团先头分队出发走了不到五里路,就跟川军打响了。

邓华回忆道:

【因炊事员全部掉在后面,第二天拂晓,有的连队煮了些稀饭吃,有的是饿着肚子,继续前进出发。走不到五里路,敌人又守住隘路,我们便接着攻击前进,一直把他压到铁丝沟附近。

这股敌人是杨开诚团曾子佩营前伸的一个排哨,“守住的隘口”当地人称“风杠”,“铁丝沟”是当年红军从当地群众口中听来的音译地名,实际地名是“瓦斯沟”。大渡河两岸很多地方都有这类重复地名——如瓦斯沟、海子山、菩萨岗。

风杠战斗很小。川军那个前哨排被击毙两人后转身就跑,红二团一路跟追,经圣宇庙、加郡老街、浏河坝、石碑湾、安家湾,在长沙坝将这个排的川军基本解决,然后接着往前进至瓦斯沟沟口……

在这里被石门坎要隘的敌机枪火力拦住了去路。

石门坎是海子山陡峭山脊上的一道险隘,正好卡在濒临河岸的往来人行小道上,其机枪火力可以居高临下封锁住瓦斯沟沟口,而这面山脊极其陡峭,只能容得一个人一个人地单行通过,进攻方根本无法发起冲击,掩护火力也因石门坎要隘地处拐角造成的射击死角难以奏效……

这石门坎的确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川军第四旅第十一团杨开诚部27日赶到龙八埠附近后的设防情况是这样的:曾子佩营以海子山小寨子为中心,依托石门坎要隘和险峻山势,就地筑工,向南防御;吴岗陵营则位于海子山—冷碛之间为第二线防御阵地;陈盈欧营为预备队,位于第四旅旅部和第十一团团部所在地龙八埠。

这是一个“重叠设防”的部署——地形狭窄,也只能如此。

关于这场战斗的情况,战斗指挥员之一的邓华留下了回忆文字:

【铁丝沟非常的险要,左边是很深很急的大渡河,波涛汹涌,如万马奔腾,右边是很陡的高山,峭壁千仞,高耸入云。敌人即利用此天险顽强固守,同时敌住龙八埠的一个旅的主力,已赶来占领了铁丝沟的最高山及其隘路。开始,上级给我们的任务是坚决驱逐隘路口的敌人,以一连向高山警戒,主力则迅速通过向泸定桥前进;后得教导营对河火力的援助,守隘路的敌人伤亡甚众,我们乘机以一部由路右山腰绕至敌人翼侧,正面同时冲击,决将敌人击退,占领了隘口,再追击前进。我们率前面的二营,折向铁丝沟的大高山佯攻,主力则由萧华同志率领,由正面迎击。背后是大河,前面是高山,敌人兵力地形都占优势,后退即有吃水的危险,只有往前面拼命,才是出路。此时真是千钧一发,危急万分。经过有力的鼓动,全体指战员奋起了拼死的决心。特别是九连一班人绕至敌人后侧,几个手榴弹一打,敌人即已动摇。同时三团一部已赶到,战士勇气更高。最后一个反冲锋,便夺取了敌人的阵地。】

这个陈述基本属实,缺点就是过于简单——实际上这场战斗打得一点也不轻松。

双方在石门坎一线形成了僵持,红二团指挥员便盘算着“另想办法”。在仔细观察地形和了解敌情后,他们决定:随红二团行动的肖华指挥红二团主力继续从正面攻击,红二团政治委员邓华则率红二团二营一部从瓦斯沟南侧的张院子绕道,迂回海子山小寨子的曾营主阵地。

邓华这个“迂回”的距离至少有十来里路远,没一个多钟头根本完成不了。

红二团迂回部队刚走没多久,红一军团教导营就从西岸经过,营长陈士榘见这边红二团与石门坎守敌僵持不下,即令全营在与石门坎要隘隔河相望的店子上展开火力支援。这一来实际上就拿住了石门坎守敌的命脉:石门坎要隘厉害是厉害,但这厉害是对沿东岸上行攻击者的厉害,而一旦面对彼岸毫无射界和障碍毫无射击死角的强悍火力,它就再也厉害不起来了!

红一军团教导营是和陈光师长率领的红二师师部和红六团一起行动的,实际上他们跟前卫红四团很紧。日前红四团翻过磨杠岭到奎武村后又继续冒雨前进,而紧随而至的他们则就地宿了营。29日起了个大早又急切上路疾行直奔泸定桥,半道上看见了对岸红二团叩关艰难,便出手相助给了一力……

教导营这“出手一助”的确很给力:教导营是红一军团培养和储备的干部精华,火力配备也很强。而店子上与石门坎之间射击距离不超过两百米,石门坎要隘毫无遮蔽毫无死角完全暴露在教导营凶悍的机枪和迫击炮的火网之下,石门坎守军终于经受不住煎熬,“从海子山下面小道绕过吴营阵地退却”……

如今的石门坎下已有宽敞的泸石公路通过,而且有一座钢缆吊桥与对岸的店子上相通,桥东头还戳着一座“石门坎战斗遗址”的石碑。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天险已变通途。如果不是对这场战斗有过深入了解,如果没有登临海子山在已被废弃的崎岖小道上蹚过一遍,此间来来去去的过往者们已然很难感受和体验到当年那些跋涉者战斗者们所经历的艰险,以及他们“跨越雄关”的豪迈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双石
双石
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