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的第二次搅局

曹征路 2018-02-23 浏览:
师哲在开“七大”期间问毛泽东,王明问题的症结何在时,毛泽东说:“他对自己的事想得太少了,对别人的事却操心太多了。”毛泽东说的“自己的事”,就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中国的党不把中国人民的利益放在头等重要位置,不根据中国的实际思考抗日斗争大局,却去操心“国际”的事,在苏联重视自身利益的背景下,其结果必然是放弃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权,走上右倾投降道路。

王明的第二次搅局

1937年11月14日,王明夫妇等乘坐苏联军用飞机,经迪化和兰州,途中逗留几天后,29日到达延安。

当时在机场举行了一个小型欢迎仪式,毛泽东充满热情地致欢迎词:

【“欢迎从昆仑山下来的神仙,欢迎我们敬爱的国际朋友,欢迎从苏联回来的同志们。你们回延安来是一件大喜事。这叫做喜从天降。”】

同机抵达的还有陈云、康生、曾山等人,久别重逢,大家都很开心。

但王明在回话中,则有些阴阳怪气:

【“我们是共产国际派来的,是斯大林同志派来的。我们几个人都是我党驻共产国际的代表,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欢迎,应当欢迎的是毛泽东同志。”】

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些反客为主的味道,在场的人谁也没听懂,但从后来发生的事情看,确实反映出王明复杂纷乱的心境。

王明的第二次搅局

国共两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时,中国与苏联的关系已经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

首先是1932年12月12日,中苏两国恢复外交关系。1932年日本在中国东北扶持成立傀儡政权满洲国刺激了苏联,暂时忘却了“中东路事件”的不快,苏联认为日本的最终目的,是发动对苏联的战争。

1937年“7·7事变”,17日,国民政府驻苏大使蒋廷黼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利特维诺夫会谈,蒋廷黼是想探究苏方是否愿意与国民政府签署一个“互助条约”,目的是从苏联获得武器装备和经济支持。而斯大林那时最需要的,恰是与国民政府签署“互不侵犯条约”。斯大林目的是利用中国牵制日本,保障苏联远东安全。

“7·7事变”之前,苏美曾磋商建立环太平洋共同防御体系。美国的想法是,防御体系以英美为主导、日本重点参与,苏联可参与的仅限海军,苏联方面自然不能同意。斯大林希望支持中国抗日,牵制日本,使苏联影响力在英美环太平洋防御体系中得以增加。

苏联与中国签署《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还有经济利益考虑,体现了苏联意欲夺回在中东铁路上失去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苏联在西线已与纳粹德国的矛盾日益增多,战争的危险在增加,如果日本又从东面发起攻击,苏联就会两面受敌,处境危险。

为此,斯大林对中共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他不太相信“农民领袖”毛泽东领导的人民武装。而毛泽东提出的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又是斯大林最为顾忌的。

为避免这种局面,斯大林需要一个“熟悉国际形势的新生力量”,只有他才能“帮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不让“独立自主”搞得太离谱。

王明回国前,共产国际负责人季米特洛夫还特意会见王明,指出:由于中国共产党力量弱小,所以在统一战线中,不要刺激国民党,提出谁占优势、谁领导谁的问题,应当像法国共产党那样,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不要过分强调独立自主。同时,他也还提醒王明说:回去以后要谦逊,要尊重党的领导同志,中国党的领袖是毛泽东,不是你,你不要自封领袖。

这些,都反映出当时苏共对中共的矛盾心态,自然也会影响到这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

王明的第二次搅局

1937年12月9日至14日,在王明提议下,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会议。王明作了题为《如何继续全面抗战与争取抗战胜利》的专题报告。王明口口声声表示,他所传达的是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指示,言谈语气咄咄逼人。

一些与会者回忆:王明当时俨然是捧着尚方宝剑的莫斯科天使,说话的态度,仿佛是传达圣旨似的。

王明在报告中批评了中共中央洛川会议的方针和政策,他认为过去太强调解决民主、民生问题。他说不能再提改造国民党政府的口号,他反对关于国民党内有左、中、右三种势力的提法,认为只有抗日、亲日之分。他否认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主张“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他反对提国共两党谁吸引谁的问题,主张共同负责、共同领导。

这些意见,显然与中共中央以往的政治路线有着明显不同。但由于他代表着“国际”,大多与会者只能表示赞同。毛泽东虽然也作了解释,但还是明显地被孤立了。遵义会议以后形成的以毛泽东为核心的领导格局再次受到挑战,这就是著名的党内政治风向再次逆转的“十二月会议”。

据《张闻天年谱》记载,在这次会议上“唯有毛泽东作了实质上抵制王明错误的发言”。

当然,毛泽东的“抵制”也是有限度的。他12月11日在发言中,也承认“抗战发动后对国民党的转变估计不足”,表示统一战线工作“总的方针要适合团结御侮”,“目前应该是和为贵”,“使国共合作,大家有利”,“我们对国民党的态度要光明磊落,大公无私,委曲求全,仁至义尽”。

毛泽东对王明的一些观点虽然持不同意见,但由于王明的共产国际背景与当时的会议气氛,也不可能明确提出反对意见,只能作“基本的辩白和正面的阐述”。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曹征路
曹征路
察网专栏学者、一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