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郭松民 2018-02-09 浏览:
阳早、寒春在中国生活了大半辈子,但一直没有加入中国籍。寒春解释说,她爱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国革命”。阳早、寒春像热恋那样爱上了中国革命。这场爱情,至死不渝,历久弥新。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北京电视台《档案》栏目制作了专题片《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专题片详尽介绍阳早与寒春的生平。主持人阳和平教授,是他们的长子,和我也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尽管我对这两位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美国老人的故事早已非常熟悉,但观看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热泪。

这是一个精彩的、感人的、有着两位特殊主角的“中国故事”。是革命与爱情的故事。

这部专题片的出现,本身就是对历史虚无主义的一次有力反击。

其中,专题片透过当年还是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工作人员阳早的眼睛,对陕甘宁边区和国统区的比较,让今天一切对“民国”的美化都显得荒诞不经。

专题片中披露的一个细节,今天看起来格外有趣:胡宗南占领延安后,也想用“为人民服务”来和共产党争民心。

可是,他理解的为人民服务,不过是免费向老百姓发两尺布、两升米而已。

国民党中最有头脑的精英,对政治的理解竟如此肤浅,焉能不败?

一切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等,都是建立在历史自信的基础上的。

《阳早与寒春的故事》,生动地刻画了当年新旧世界交替时候、中国人民和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先进思想的人们,为探索和实践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所经历的心路历程,当年的革命是人民共同的决定、也是历史必然的决定。

这样一部记录片,令我们的历史自信更加坚定——这也是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和文艺座谈会上反复提倡的。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青年时期的阳早和寒春

阳早和寒春,在解放战争期间来到延安,正是青春逼人的年龄。

巧合的是,如果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算起,中国革命此时也是青春逼人,凯歌行进。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全身心投入的爱情就此展开。

这场爱情,不仅发生在阳早和寒春之间,更发生在阳早、寒春与中国革命之间。

我们甚至可以说,正因为他们对中国革命共同的爱,也成就了他们自己的爱情开花结果、落地生根。。

2004年,早春的一天,我陪革命老人魏巍去北京郊区沙河小王庄去看望寒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仰慕已久的寒春老人。

寒春的朴素令我惊讶。

她穿着一件褪色的旧大衣,带着我们去看她心爱的奶牛,农场的工人对她以“老寒”相称,显然,他们之间的关系熟悉而且亲密。

如果不是她的金发碧眼,身材高大,那么她和一个普通的中国老人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寒春

由于阳早刚刚去世不久,魏老有些伤感,谈起往事不胜唏嘘。他专门为寒春老人写了一个条幅:“向中国人民的朋友,白求恩式的共产主义战士阳早、寒春同志致敬!”

在寒春老人那个设施简单,甚至有些寒伧——比如最大的写字台,是用两垛砖块和一块木板搭起来的——魏老问起如何处理阳早的后事。

这个办公室,在《阳早与寒春的故事》中反复出现。

寒春答道:“阳早的意思是进行树葬,就是说买一棵树,把他的骨灰埋在下面。但是要埋在他能够看见那些奶牛的地方。”

饲养奶牛,让新中国的儿童喝上新鲜的牛奶,这是他们表达对中国革命热爱的一种方式。

中国乳品消费研究员、奶牛场管理专家梁子哲这样评价阳早和寒春的贡献:“他们直接推动了中国奶牛业乃至乳业的发展,帮助中国把奶牛的年产奶量从一两吨提高到了七八吨,堪称中国奶牛业的袁隆平。”

从玻璃窗射进来早春的阳光,照在魏老和寒春老人身上,使他们显得温暖而慈祥,全身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那天,寒春老人向我们讲述了阳早、她自己和中国革命的故事。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韩丁

寒春先从他的哥哥韩丁谈起。

韩丁是著名记者,倾心中国革命。曾根据山西张庄的土改实践,创作了长篇纪实文学《翻身》,今天仍然是回击妖魔化土改的有力材料。

八十年代,他继续追踪张庄的变迁,写下了更令人深思的《深翻》。

五十年代,美国麦卡锡主义猖獗之时,韩丁曾被美国政府迫害16年,不能再来中国。周总理称他是“中国人民患难与共的老朋友”。

阳早是韩丁的好友,他们都是美国的进步青年。作为韩丁的妹妹,寒春也结识了阳早。

斯诺的《西行漫记——红星照耀着中国》,为他们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是的,全新的世界,和弱肉强食,赢者通吃的旧世界截然不同的新世界。

这使他们都向往神话般的中国革命。

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国梦,准确地说是中国人民的革命梦想,在最优秀的美国青年那里,战胜了美国梦。

韩丁于1945年首先来到中国。见到了在重庆谈判期间的毛泽东,为毛泽东的魅力所折服,“像是在暗夜中看到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

回美国后,他逢人必谈毛泽东。

阳早就是在韩丁的影响下决定来中国的。

27岁的阳早,毕业于美国康乃尔大学农牧专业,正在稳步地接近自己的梦想——拥有一个自己农场,饲养自己的奶牛。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郭松民
郭松民
独立新闻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