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美国人口专家论证饿死三千万的方法和结论

黄卫东 2018-02-07 浏览:
长期以来,西方学界和我国的一些人采用美国人口学家的说法,即在中国三年困难时期,有三千万人因饥饿至死。通过分析美国知名人口学家科尔在其相关报告中提供的数据和计算方法,我们发现,美国人口学家在论证“饿死三千万”的过程中存在虚增出生人数、夸大死亡人数的作假行为,而其用于估算“饿死”人数的“超线性死亡”理论也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而且严重的质疑,既不客观,也不科学。因此“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根本不可信。我国学者和媒体对于西方所谓的“公认”的说法和论断,应采用科学的方法和手段对其加以验证,切不可盲目偏信,因此质疑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

评美国人口专家论证饿死三千万的方法和结论

一、“饿死三千万”首先是美国人口专家制造出的结论

美国和西方很早就关注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的人口变化和死亡人数。早在1960年美国的报纸就开始公开报道中国的饥荒,谈论中国的大饥荒造成饿死人的现象。美国出于敌对新中国的需要,实行欺骗性宣传,经常有类似消息的报道,并未引起关注。1981年,美国人口学会主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科尔发表文章,对大饥荒的人口变化进行了推断,认为1958~1961年中国的超线性死亡人口是1650万人。[1]我国于1983年公布人口普查和生育率抽查资料后,科尔领导的美国人口研究委员会声称采用抽查的生育率和人口普查得到的分性别年龄分布数据对中国人口重新进行了估算。1984年科尔代表人口与人口学学会向美国全国研究委员会提交的中国人口报告中公布了他们的研究方法和结论。科尔等在报告中称,中国在1958~1963年间的超线性死亡人口为2700万人。同年,美国人口普查局中国处处长班尼斯特也发表文章,声称采用我国新公布的人口资料,使用美国统计局的程序,对大饥荒期间的人口进行了估算。其方法和采用的变量与科尔的差别不大,但由于她所修正的1960年和1961年的死亡率比科尔的要高,所以按照她所给出的死亡率,1958~1961年中国的过度死亡人口为2880万人。

同年,阿什顿等发表《中国的饥荒:1958~1961》一文,使用方法类似科尔和班尼斯特等人的工作,重新修正了一些参数,增加了儿童的死亡率。该文认为,1958~1961年中国人口的超线性死亡量为2950万人,其中成人为1730万人,10岁以下儿童为1220万人。其结论声称:1958~1962年中国过早死亡人口为3000万人,同期内因生育率降低而少出生的人口为3300万。至此,西方学术界对大饥荒人口的研究告一段落。[2]

美国的研究结论逐渐成为西方共识并传入国内。在美国的人口学家看来,阿什顿等估算的1958~1962年有3000万人口非正常死亡是更加可以接受的说法,科尔和班尼斯特的估算结果略低。到此时,美国学术界已经公认,中国在1960年前后发生的大饥荒,饿死了3000万人。此后,美国和西方的主流媒体开始经常在文章中广泛传播这个结论。后来,这一结论又逐渐传播到国内,也逐渐让国内很多学者相信了西方人口专家们的研究结论,部分学者还从国内地方政府和民间寻找证据,以支持美国人口专家的结论。

二、美国人口专家论证“饿死三千万人”的方法

按照科尔公开发布的报告,美国人口专家的论证是基于我国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普查等统计数据和美国专家建立的人口学计算方法。在联合国人口委员会的帮助和指导下,中国在1982年进行了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3]和千分之一生育率抽查[4]。1983年中国对外公布了这些资料,同时还公布了1953年和1964年人口普查资料。以科尔为首的美国专家们首先在报告中阐明,它们都是比较可靠的统计资料,只需要少许修正(主要是纠正没有包括在统计资料中的军人数据和少数没有提供年龄等完整资料的人口)就可以得到比较完整和可靠的人口数据。这些数据主要包括:中国政府公布的根据千分之一生育率抽查的统计资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育龄妇女在每一年度的分年龄生育率,以及我国政府公布的三次人口普查即1953、1964和1982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分年龄分性别人口数量分布。

1984年,科尔领导的关于中国人口研究的委员会发布报告[5],声称就是根据这些数据,使用科尔本人在1984年建立的人口学模型和计算程序[6],重建了我国1952~1982年的分年龄和性别人口数量分布,其中采用两次人口普查给出的分年龄性别人口数量数据,计算人口普查间隔期的分年龄性别死亡率,进而得到每年的分年龄性别人口数量;采用我国公布的生育率抽查数据给出的各年度分年龄育龄妇女生育率,计算我国每年出生人口数量和生育率,从而估算每年死亡人口数量和死亡率。班尼斯特、阿什顿等人则是使用不同的方法,调整我国在三个普查年度的人口分布数据,然后使用类似的计算方法乃至计算程序,计算我国历年来分年龄和性别的人口数量分布,得到出生和死亡数据。

美国的专家们又确定某些年份是非正常年份,如科尔确定1958~1963年为非正常年份,其他年份是正常年份。由于新中国在改善人民生活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新中国成立后每一年的死亡率比上一年都有明显下降。美国的专家们宣称,根据他们估算的正常年份的死亡率,用死亡率与时间之间的线性关系式拟合他们估算的正常年死亡率数据,得到线性关系式中的参数。然后,根据该线性关系式计算非正常年份的正常死亡人数。最后,重建得到我国历年人口数据的非正常年份死亡人数与正常死亡人数之差,就是专家们论证的“超线性死亡人口”,暗示他们就是饿死的人口。

科尔领导的人口专家委员会,在计算不同年份中国人口时,使用的是插值方法,就是在两个人口普查年数据之间,通过插值确定各年度分年龄人口数量。最简单的插值方法,是人口数量上的线性插值,简单地说,就是将某一年龄段在两个普查年之间的死亡人口均匀分配到各个年份。例如,科尔在其报告第20页举例说,1954年年龄为15岁的人口数量,是通过1953年人口普查14岁人口数量扣除两次普查人口减少(也就是1964年年龄为25岁人口数量与1953年年龄为14岁人口数量之差)的1/11。科尔还指出,通过这种简单插值方法,就可以重建育龄妇女在各年度的分年龄数量,从而就可以与中国政府公布的生育率抽查得到的各年度分年龄生育率数据相乘,然后将这些相乘结果加总,得到各年度出生婴儿数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