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在回忆录中对蒋介石的评价

张友坤 2018-02-06 浏览: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张学良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丢失东北,辞职下野,从此背上“不抵抗将军”的恶名。基于《张学良年谱》和《张学良口述历史》等中外历史文献,向世人澄清:其一,关于东北不抵抗政策,蒋介石才是始作俑者及实际决策者,而张学良只是一个执行者;其二,在西安事变中张学良逼蒋停止内战联共抗日,被蒋幽禁后继续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政治危机发挥着特殊作用,受到毛泽东的高度评价;其三,张学良在口述历史中直斥蒋介石唯我独尊自我主义、不使用人才使用奴才、待人不诚,以及同蒋介石关于“攘外”“安内”的重大分歧等一系列史实真相。从他在口述历史中“痛贬蒋介石的人格与事业”来看,澄清了张学良晚年在书信中吹捧蒋介石、不满共产党的言论实为违心之言、不实之词的历史真相。

张学良在回忆录中对蒋介石的评价

一、关于东北不抵抗政策

“九一八”事变爆发,张学良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丢失东北。蒋介石逼张下野,替蒋背上“不抵抗将军”的恶名。对此,张学良十分不满而又无可奈何!下列材料真实呈现了这一史实。

(1)1931年7月1日,日本制造万宝事件,11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日本阴险狡猾,现非抗日之时,希督饬所部,切勿使民众发生轨外行动。’张即电东北政委会饬对日不能开战,只能据理以争,并须制止民众反日运动。”[1](2)7月12日,蒋介石自江西致电张学良,略谓:“‘若发生全国排日运动,恐被共产党利用,对中日纷争会更加纷乱,故须抑制排日运动,宜隐忍自重,以待时机。’张复电同意努力隐忍自重,无视日本乘其间隙。”[2](3)7月23日,蒋介石发表《告全国同胞书》通电:“……不先消除赤匪,恢复民族元气,则不能御侮;不先消除叛逆完成国家之统一,则不能攘外……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则以纪律之行动誓死抗议之,内对赤匪、与叛徒之叛乱,则以有组织之努力扑灭之。”至此,“攘外必先安内”之谬论正式出笼。[3](4)7月下旬,“东北形势日趋紧张,张学良又派王树翰赴南京向蒋介石请示。蒋指示不必惊慌,有九国公约及国际联盟,日本不能强占我领土。万一进攻,也不可抵抗,以免事件扩大,处理困难。”[4](5)8月16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时称‘铣电’)张旋即电令东北各军负责长官一体遵照执行。”[5](6)8月19日,“鉴于中村事件披露,恐有不肖之徒,鼓动是非,张特电辽宁当局,务加注意保护日侨。当局当即饬公安局及各县一体照办。”[6](7)9月6日,张学良致电驻沈阳北大营王以哲旅长:“中日关系现甚严重,我军与日军相处须格外谨慎。无论受如何挑衅,俱应忍耐,不准冲突,以免事端。”[7] “致电臧式毅、荣臻:“对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分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速命令各属,切实注意为要。”[8] “致电张作相:‘我国遵守非战公约,不准衅自我开’。”[9](8)9月14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称:内忧外患交迫,时局重大,中日诸问题,务须稳健处理。”[10](9)9月18日,爆发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当日,“蒋介石正乘军舰由南京抵九江,准备对红军进行第三次‘围剿’,闻讯后立即返回南京。19日,蒋密电张学良:‘沈阳日军行动,可作为地方事件,望力避冲突,以免事态扩大,一切对日交涉,听候中央处理。”[11](10)9月22日,“蒋介石在南京市党部党员大会上作‘一致奋起,共救危亡’的演讲,仍然乞怜于国际联盟,坚持不抵抗主义。他说:‘我国民众此刻必须上下一致,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痛含悲,暂取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联公理之判断。’蒋又嘱咐万福麟和鲍文樾说:‘你们回去告诉汉卿,现在他一切要听我的决定,万不可自作主张,千万要忍辱负重,顾及全局。’接着,负责监视张学良是否抵抗日军的宋子文向蒋介石报告说:‘张副司令已命令我方军队将枪械收藏于兵械库,切勿还枪报复矣。’”[12]

以上事实足以说明,“九一八”事变前后,蒋介石对于日本的军事挑衅和野蛮侵略,一再屈辱忍让,是不抵抗主义的始作俑者和实际决策者,张学良则只是一个执行者。

热河失守后,张学良十分焦虑。1933年3月上旬,他电召其部属吕正操连夜赶往北平。询问前方战况。据吕正操回忆:“他(指张学良)问,你看我们的力量怎样,能不能打?我说,我部据守长城各口,在喇嘛洞子就打了胜仗,喜峰口失而复得,士气高昂。眼下日军后方阵地空虚,没有设防,我们完全可以打!他听后当即表示,不惜一切收复热河,并命我立即赶回前线,转告何柱国、缪徵流、孙德荃三位旅长:‘准备反攻!东北军全部拼上,也要打到底!’”,并说他要去面见蒋介石,请命抗日。[13]

“3月9日下午4时,蒋介石抵保定车站,邀张登车相见。蒋说:‘接你电请辞职,知你诚意。现全国舆论沸腾,攻击我们两人。我与你同舟共命,若不先下去一人,以息全国愤怒浪潮,难免同遭灭顶,你看谁先下去好?’张答:‘当然我先下去。’蒋说:‘我同意你辞职,待机会再起用你。一切善后,可按你的意见办,可与子文商量。’张辞出后,蒋即返石家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