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张国焘身败名裂,咎由自取!

双石 2018-01-30 浏览:
1937年3月25日~31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议题为“关于国焘同志的错误问题”。会议首先由张国焘作检讨,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是路线的错误,是退却逃跑的错误,是反党反中央的错误”。尔后五天里,与会者们经充分讨论和表达意见,形成了《中央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1938年4月2日,张国焘从延安出发到中部县黄陵祭陵。4月4日祭陵结束后,搭乘蒋鼎文的汽车同去西安,投降了国民党。此后,中共中央多次去电或派人与之沟通,但均无效果。17日,张国焘以书面形式声明脱离共产党,投降国民党,成为了可耻的叛徒。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张国焘身败名裂,咎由自取!

西路军在甘州以西踟蹰徘徊时,张国焘就已经知道自己这回是彻彻底底撞了南墙!

1937年2月6日,张国焘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写出了《从现在看未来》,对自己的“错误”作出了有保留的“检讨”:

【“我觉得我现在与党中央完全一致,原则上没有丝毫分歧”,
“从鄂豫皖赤区到川陕赤区,我执行着四中全会的路线,从一九三五年十二月决议以后,我执行着十二月决议的路线。我不是中国党中央的反对派,也不是有特殊政治见解的人物。我不是代表苏维埃运动中一种特殊形式,也不代表红军中的某一系统,更不是所谓实力派”,
“一九三五年一、四方面军会合时,因为当时目击一方面军减员和疲劳现状,就过分的估计了这一现状。由这里出发,就发生了为什么这样的疑问,发展到怀疑到五次‘围剿’中党中央的路线是否正确?”】

张国焘还明确承认:

“……党中央直接领导一、三军团北上,的确是贯彻北上方针的正确行动,指斥为逃跑路线,就是绝对错误,就是红军分开行动也不应由北上主张者负责,而应当由南下主持者负责”,
“最严重的错误是组织上的对立。否认四中全会以来的中央而自称中央,这是政治上错误的结果和组织原则上错误的表现,布尔什维克的中国共产党所不应当有的”,
“我应该申明坚决脱离过去有过的错误,而且反对过去的错误,并且劝告过去与我有过同样观点的同志们,应当坚决反对和脱离过去的错误。”】

1937年3月25日~31日,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议题为“关于国焘同志的错误问题”。会议出席者有: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张闻天、博古、朱德、张国焘、任弼时。

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何凯丰。

红一方面军负责干部彭德怀、林彪、萧劲光、罗荣桓、刘亚楼、蔡树藩、陈赓、董必武、莫文骅。

红二方面军负责人贺龙。

红四方面军负责干部周纯全、何畏、傅钟、何长工、邵式平、倪志亮、廖承志、朱光、罗世文、王维舟、谢富治。

原陕北红军、红二十五军负责干部高岗、郭洪涛、戴季英。

原红四方面军川陕省委负责人郭潜、李中权、罗华民。

四位红军女干部:朱德夫人康克清、博古夫人刘群仙、李维汉夫人金维映(阿金)以及李坚贞。

列席会议的还有:吴亮平、冯文彬、刘长胜、杜理卿、王林、周兴、徐特立、王观澜、毛齐华、李井泉、胡耀邦、曾希圣、刘转连、张振坤、谭家述、谭玉林、杨秀山、余笃生、袁克服、周光坦、丁武选、段家石。

以上共计60人。

未出席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恩来(在西安与国民党谈判)、刘少奇(在天津领导白区工作)、邓发(在苏联)和林育英(被派往外地从事职工工作,张闻天对张国焘称:林育英过去说的不能算数)、刘伯承(率援西军在镇原接应西路军失散回归人员)。

会议首先由张国焘作检讨,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是路线的错误,是退却逃跑的错误,是反党反中央的错误”。尔后五天里,与会者们经充分讨论和表达意见,形成了《中央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

决议全文如下:

【政治局听了张国焘同志关于四方面军工作的报告,并详细检查了四方面军各种文件及材料之后,认为:
(甲)张国焘同志在四方面军的领导工作中犯了许多重大的、政治的、原则的错误。这些错误在鄂豫皖苏区的工作中,已经开始存在着,在川陕苏区中,尤其在他最后一时期中,已经形成为整个政治路线的错误。从退出川陕苏区到成立第二中央为止,是右倾机会主义的退却路线与军阀主义的登峰造极的时期。这是反党反中央的路线。
(乙)张国焘同志由于对于中国革命形势的右倾机会主义的估计(否认中国革命的高涨,两个高涨之间的理论)。因此产生了对于敌人的力量的过分估计(特别在蒋介石主力的前面张惶失措),对于自己力量的估计不足(对主力红军的突围表示悲观失望,对全国人民抗日的民族命运表示不信任)。因此丧失了红军在抗日前线的中国西北部战胜敌人创造新苏区,使苏维埃红军成为抗日民族革命战争的领导中心的自信心,而主张向中国西部荒僻地区实行无限制的退却。这是张国焘同志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实质。
(丙)张国焘同志对于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胜利中的决定的作用是忽视的。因此他在他的工作过程中轻视党,忽视地方党的组织的创造,在红军中不注意政治委员制度、政治工作与党的工作的建立。相反的,他用全力在红军中创造个人的系统,他把军权看做高于党权。他的军队是中央所不能调动的。他甚至走到以军队来威逼中央,依靠军队的力量,要求改组中央。在军队中公开进行反中央的斗争。最后他不顾一切中央的命令,自动南下,实行分裂红军成立第二“中央”,造成中国党与中国苏维埃运动中空前的罪恶行为。在同二方面军会合时,他曾经企图用强制与欺骗的方法,使二方面军同意他的路线,共同反对中央。虽是这一企图遭到二方面军领导者的严拒而完全失败了。他对于创造红军模范纪律的忽视,造成了红军与群众的恶劣关系。军阀军队中的打骂制度与不良传统,在红军中依然存在着。这就是张国焘同志的军阀主义的实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双石
双石
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