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冷战攻势中,苏联经济遭遇了什么打击

尹伊文 2018-01-30 浏览:
西方战略家在冷战中很聪明地制定了与己方有利的大战略。而苏联不仅没有意识到西方的战略谋算,并且对自己的软肋也缺乏认识,没有认识到计划经济的薄弱之处,没有进行有效的改革,因此最后堕入解体的悲剧。

苏联解体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世纪,关于解体的原因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其中一个被广泛传播的解释是苏联经济的失败:僵化的计划经济使苏联的经济萎靡不振,1980年代病入膏肓,无法和美国竞争,无法再持续,因而滑向自我溃败。

1980年代的苏联经济究竟有多么糟糕呢?如果去查一查来自权威机构的经济数据(包括西方的机构),结果却并非如此简单。

苏联在1980年代经济的确增长乏力,但并没有出现衰退,在1980年至1989年的十年期间,没有一年出现过经济下滑,每年都有经济增长,只是增长幅度比较小,低的年份是2%上下,高的年份是5%左右,平均年增长率是3%(美国在1980年代的年均增长率也是3%)。[1]

那么,苏联的解体和苏联的经济究竟有什么关系呢?苏联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呢?从1917年到1991年,在这七十多年中苏联经济是如何发展变化的?计划经济给苏联带来了什么?市场因素在苏联经济中扮演过什么角色?在西方的冷战攻势中,苏联经济遭遇了什么打击?苏联经济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是什么?

本文将引用实证数据和案例重现苏联经济70多年的发展演变,并且引用西方的文件来展现冷战时期双方的较劲博弈,以解答苏联经济之谜。对苏联经济的分析可以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改革提供前车之鉴。

从“战时共产主义”到“新经济政策”

苏联建国始于1917年的十月革命,在1918至1921年间,苏联实行了战时共产主义,其政策极端抑制市场,其计划极端简陋原始。如果说计划的目标是“政权生存”,那时的经济也许可以说是计划经济;但如果说计划的目标是“经济发展”,那时的所谓计划则极为缺乏经济发展的成分。

当时的苏维埃政权面临着“四面”楚歌的危难局面,第一面是国内的白军反抗,第二面是国际盟军14个国家的出兵干涉,第三面是周边十多个地区的非俄罗斯民族的独立运动,第四面是与波兰的苏波战争。

在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革命之后,白军立刻发起了强大的反抗运动,白军中不仅有很多军事经验丰富的沙俄军官和饶勇善战的哥萨克,而且还吸引了社会上各党各派的大量支持者,因为在1918年1月召集的制宪议会中,布尔什维克只获得了707个席位中的170个[2],布尔什维克强行解散了议会,其他党派的追随者因此非常不满,纷纷加入或支持白军。

白军还得到入侵干涉的资本主义强国的援助,譬如英国给白军提供了先进的坦克等武器装备,共有14个国家派兵进入了俄国,包括军力强大的英、美、法、意、日等国,兵力总数达22万以上,这就是所谓的国际盟军。

在西方冷战攻势中,苏联经济遭遇了什么打击

除了白军和国际武装,当时红军还要应付许多要求分离的民族独立斗争。沙俄帝国中有大量的非俄罗斯民族地区,在1917和1918年间,许多地区纷纷宣布独立,从北部波罗的海沿岸的芬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到中部的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蔓延至南高加索地区的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此起彼伏地爆发了独立运动。

错综纠缠在这些独立运动中,还有一场涉外战争:苏联和波兰的战争。在历史上,波兰曾经拥有过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部分领土,此时波兰要求危机中的苏维埃政权割让乌克兰西部和白俄罗斯西部。苏波战争在1920年爆发,红军先获得了一些胜利,但后来败北,被迫割让了大片领土。

虽然在苏波战争这一面红军失利,但在对抗白军和国际武装那两面,红军取得了胜利。在民族独立纷争那一面,红军也取得了基本的胜利,苏维埃政权失去了波罗的海的几个地区,但保住了白俄罗斯、乌克兰、南高加索地区等大多数领土。

面对四面楚歌的危机,苏维埃政权推行了战时共产主义的经济政策,1918年实行了大规模的国有化,颁布了余粮收集制法令,强制征收农民除维持生存之外的所有粮食,实行了集中配给食物与商品的计划,对成年人实施“必须劳动”的制度,对工人采取严格的纪律管理……这些措施确保了红军的基本口粮和其它物质的供给,使苏维埃政权在战争危机中得以生存。

但是战时共产主义没有给苏联带来经济发展,当1921年战争结束的时候,工矿产出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1913年的20%,棉花产量甚至落到战前的5%水平;在强制征粮的制度下,农民不愿意多种地,耕种面积只有战前的62%。[3]为了挽救濒临崩溃的经济,苏联结束了战时共产主义,转而实行新经济政策。

1921至1928年期间是苏联的新经济政策时期,新经济政策增加了市场经济的成分,减少了计划经济的含量。

其计划经济的元素主要表现在国家仍牢牢掌控着大型工业企业和重要行业,如金融、外贸、现代交通等等。

其市场经济元素则表现在对农业和小工商业的“私有化”“自由化”,譬如,取消了余粮收集制法令,改为征收农业税赋,农民的剩余产品可以在市场上自由出售;允许雇员少于20人的小型工商企业由私人经营;取消了配给制度,允许商品自由买卖,那时的零售业有75%在私营商人手中。[4]

来源 : 观察者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