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儒家保守主义的历史意识与历史存在 ——以“康有为主义”的兴起为线索

白钢 2018-01-25 浏览:
五四运动的这种效果历史,使它成为儒家保守主义所深恶痛绝的对象,从肯定五四反对列强欺凌(反帝)的积极意义而否定其对儒家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之激进批判(反封建),发展到“五四之祸,甚于秦火”乃至“应彻底否定五四”这样的言论,正是文家法之习性在失去质家法的平衡而无所顾忌情态下的真实流露。作为五四运动之激烈批判对象也激烈地批判着五四的康有为,又一次完美地满足了儒家保守主义与五四决裂的心理需要。

当代中国儒家保守主义的历史意识与历史存在 ——以“康有为主义”的兴起为线索

·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长期高速增长与在各阶层间不断深化的利益差别

· 当代中国思想界之版图-格局亦发生重大之变化

· 儒家保守主义的强势崛起无疑是其中极值得重视的现象

不同于港台新儒家试图结合传统儒家资源与西方现代性的做法,即以西方价值为普适而发掘中国传统中与之对应的资源、论证儒家能够与西方道路(以自由市场经济+民主政治为核心)相协调适应的折中主义实践。

当代中国的儒家保守主义主要由大陆学者所倡导阐发,以复兴弘扬儒家价值为核心的中华道体为旨归,在中西关系上重新强调“中体西用”与“夷夏之辨”。在此意义上的保守主义,体现为对于儒家家法的剖辨、体认、信仰、恪守,并以之为究竟。

对于儒家保守主义而言,如何解释传统(道统、政统、教统)之现代转化,解释传统中国与现代中国之断裂与相续,是极核心而富于挑战性的任务。正是在此背景下,康有为研究成为儒家保守主义的自我意识中最重要也最具现实意义的环节,康学俨然化身当代儒家之王官学。

曾亦的《共和与君主:康有为晚期政治思想研究》(2010)可谓开此风气之先,唐文明的《敷教在宽:康有为孔教思想申论》(2012)与干春松的《保教立国:康有为的建国方略》(2015)、《康有为与儒学的“新世”》(2015)是儒学内部为对此风气之呼应,而章永乐与张翔所做的一系列围绕康有为与中国近代思想史的研究,则可以视作此风气在儒学之外的学界激荡之余波。

有别于此前主流的中国近代思想史之论述脉络,当代康学所重视者,不在作为戊戌变法之思想领袖与政治实践者的早期康有为,而在戊戌之后持保皇立场的晚期康有为。

而晚期康有为之于当代儒家保守主义特具魅力吸引乃至欲罢不能者,正在两点:

【1)康有为是近代以来极罕见的一以贯之反对革命道路的保守派,或更明白 地说,反革命;
2)康有为是试图赋予儒家以宗教形式的孔教会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是假托孔子而事实上欲以自立的孔教会教主。】

这事实上是对于此前之思想史对康有为评价的颠覆与反转:

【力主变法的、激越的、进步的康有为,成为需要反思的对象。
而保守的、反动的、将西方宗教经验移植于中国失败的康有为,被认为是较同时代的思想者更高明成熟者。】

这种极具戏剧性的评价转换,自然离不开相应之史料钩沉、思想梳理与学术考量,但其内在逻辑早已超越纯粹学理之范畴。或者,以新时代的阶级关系与阶级意识来思考这一问题,会更接近其本质。

在过去三十余年的时间中,中国新兴资产阶级的财富累积之迅疾丰厚是人类历史上极为罕见的。

在其资本-财富累积过程中,既分享了中国经济超常增长所带来的巨大的结构性机会,又常有利用体制内资源为己所用、化公为私、损公肥私的经历(国有企业的MBO与房地产企业的超常规发展特别具有典型意义)。

对于那些所从事的产业植根于中国,其资本、财富的主体集中于中国的群体,他们自然地对于中国之历史与现实具有某种同情。而其被形容为“原罪”的财富积累事实使得这一群体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革命建国历史、对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党渊源、对于通过革命所确立的平等原则具有深切的反感、忧虑乃至愤懑。

伴随着这一群体力量的不断增长、自我意识的不断强化与财富代际传承的集中发生,他们迫切地需要一种能够较高明地体现其整体利益的理论:既能有效地解释其财富来源的正当性,反对任何外来力量对于其财富可能进行的剥夺(这种剥夺最激烈的形式便是革命),又能保证其财富及与之相应的权力关系合理、有序、平稳、持久的传承,进而论证这样的财富-权力结构的在文化层面的优越性。

此前,中国的资产阶级与其世界范围内的同类相似,以自由主义为主要的意识形态。上世纪80年代后开启的中国式资本主义发展,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呈现为极迅猛蓬勃的野蛮生长态势,这直接决定了这一时期的中国自由主义具有极粗暴乃至粗鄙的原教旨主义倾向,在市场决定/政府干预、私有制/公有制、市民社会/民族国家、选举式民主/共产党领导的关系上,机械般地坚持前者之于后者的绝对优越地位。

【这种形态的自由主义,内与中国特定的经济、社会发展现实相应,外从属于全球范围之新自由主义的浪潮,通过对于各种资源特别是媒体资源的有效操控整合,成为了对于若干重大领域之决策具有核心影响力的事实上的主流意识形态。】

2008年世界金融-经济危机的爆发,宣告了全球范围内新自由主义学说与实践的失效乃至破产。

中国的整体经济情态此后发生重大之变化,粗放的野蛮生长式的经济增长难以为继,其对应之资本逻辑也无可避免地需要进行调整。这直接导致原教旨主义的自由主义无法适应新的社会现实。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儒家保守主义应运而生,涌动风云。

中国的资产阶级选择儒家保守主义为自己的新型意识形态,是与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日益失去其效力、中国从地区大国上升为世界大国的大格局相关联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