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苏星:毛泽东不懂经济吗?

张素华 边彦军 吴晓梅 苏星 2018-01-19 浏览:
毛泽东不仅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由于中国革命的特点,是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用农村包围城市,然后取得城市,他还对革命根据地的经济问题作了创造性的研究。在井冈山,他写了《必须注意经济工作》、《我们的经济政策》,在延安,写了《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必须学会做经济工作》。这些著作,对革命根据地的经济结构、建设方针、工作方法都作了精辟的论述,其中提出的许多理论问题和基本原则,对我们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依然具有指导意义。

苏星,1926年生,原热河省建平县(今内蒙古敖汉旗)人。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求是》杂志总编辑。现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教授。著有《我国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再生产的理论与实践》、《我国城市住宅问题》、《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研究》等书,并出版了《苏星选集》。

他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又有很高的行政职务。原想一定很忙,请他谈毛泽东可能要费些时日。谁料想,苏教授既很爽快又很谦虚!

访苏星:毛泽东不懂经济吗?

不是因为不懂经济

访问人:从毛泽东的知识结构来看,他文史著作读得多,经济理论、科学技术方面的书读得少一些;此外毛泽东在指导经济建设上有不少失误。是不是存在这样一个问题,毛泽东不太懂得经济。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苏星:毛泽东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我认为,毛泽东是懂经济的。在民主革命阶段,他写了《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论持久战》、《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等照耀中国革命航程的著作。这些著作,对中国的社会性质和阶级关系作了深入的分析,论证了哪些阶级是革命对象,哪些阶级是革命动力,在不同历史条件下,这些阶级力量如何改组和变化,并据此制定了党的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这些著作的理论依据,主要是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和列宁的帝国主义理论。不懂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是写不出这些著作来的。

访问人:据我们所知,毛泽东在写《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之前,还没有读过马克思的经济理论书籍。

苏星:不容否认,本世纪初,马克思的经济学原著翻译到中国来的还不多,但介绍这些理论的文章和书已经不少。例如,1919年11月出版了《共产党宣言》的第一章(全译本在1920年8月发表)和考茨基著《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说》一书的大部分内容。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建立前,上海报刊集中刊登宣传剩余价值论方面的文章有7篇左右,译文4篇左右。这些书和文章,对渴望寻找中国前途的毛泽东,都会具有极大的吸引力。1936年,他在同斯诺谈话时,说他当时读了《共产党宣言》、考茨基的《阶级斗争》(可能就是《卡尔·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和柯卡普著《社会主义史》,这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

在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一直坚持读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根据吴亮平回忆,在长征途中读过《反杜林论》(其中第二编是政治经济学)。在延安,读过《资本论》和《帝国主义是资产主义最高阶段》等重要著作。

正如为毛泽东掌握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才有可能对中国革命问题、抗日战争问题作出那么透彻,那么符合实际的科学结论。

毛泽东不仅运用马克思主义原理解决中国革命问题,由于中国革命的特点,是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用农村包围城市,然后取得城市,他还对革命根据地的经济问题作了创造性的研究。在井冈山,他写了《必须注意经济工作》、《我们的经济政策》,在延安,写了《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必须学会做经济工作》。这些著作,对革命根据地的经济结构、建设方针、工作方法都作了精辟的论述,其中提出的许多理论问题和基本原则,对我们今天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依然具有指导意义。

访问人:可不可以这样看,这些理论都是针对根据地建设来讲的,它和大规模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还不一样?

苏星:当然建设社会主义,光有革命根据地的经验是不够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当革命战争取得基本胜利时,毛泽东就及时告诫全党:“严重的经济建设任务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熟悉的东西有些要闲起来了,我们不熟习的东西正在强迫我们去作。”“我们必须克服困难,我们必须学会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毛泽东自己就是这样作的。在党的工作重心转到大规模经济建设的时候,1954年,他又一次阅读《资本论》,多次读《政治经济学批判》、《列宁有关政治经济学论文十三篇》等经济学著作。1958年“大跃进”中,为了纠正当时出现的“左”的观点,毛泽东下功夫研究了斯大林的《苏联论文经济问题》。1959年冬,又阅读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对比苏联和中国经济建设经验,讲了许多意见,其中有许多意见是独创性的。与此同时,毛泽东也很强调学习自然科学和技术。由于一直刻苦学习,才有可能写出像《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有深远影响的著作。

当然,毛泽东也说过:“社会主义经济,对我们来说,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拿我来说,经济建设中间的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对于农业,我懂得一点。但是也只是比较地懂得,还是懂得不多。”不过,他在经济建设上出现失误(最大的失误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主要不是因为不懂经济,而来源于他对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认识和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个人主观专断。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