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要判决侵华日军总司令无罪 ——附《冈村宁次回忆录》

去伪求真 2018-01-10 浏览:
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国民政府严惩侵华日军战犯,但是蒋介石却逆民心而动,千方百计包庇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及其他战犯,为了帮助冈村宁次逃避东京大审判,蒋介石等以种种理由予以庇护。因为在蒋介石眼里,冈村宁次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对我宣判要点如下:

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决(民国三十七年度战审第二十八号)

公诉人.本庭检察官

被告冈村宁次男66岁日本东京人,前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官陆军大将。

指定辩护人 江一平律师、杨鹏律、钱龙生律师。

对上述被告因战犯案由本庭检察员起诉,本庭判决如下:

主文:

冈村宁次无罪

理由:

构成战争犯罪的条件是:在作战期间,犯有态意屠杀、强奸、抢劫,或阴谋策划违反国际公法,以及支持侵略战争等罪行。此为国际公法及我国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二、第三条所明确规定者。

本案被告于民国33年11月26日接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所有长沙、徐州各会战中日军之暴行,以及酒井隆在广东,松井石根、谷寿夫等在南京的大屠杀事件等,均系被告到任以前发生之事,与被告无关。

被告在任期间,我军作战大有进展,日军陷于孤立,战意丧失。日本政府正式投降后,被告立即停战,率百万日军奉命投降。在此期间并无上述条款之罪行,只因身为敌军总司令官,而被列为战犯嫌疑犯。

被告在任期间,驻湖南、江西、浙江等地之日军曾发生零星罪行,已由该驻军直接上级落合甚九郎、菱田元四郎等承担罪责,本庭已分别判罪,现在服刑中。以上零星罪行无以证明与被告有联系,因而不应负共犯罪责。

综合以上各项,依法应判为无罪。

根据以上结论,按战争罪犯审判条例第一条第一项、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判决如主文。

中华民国38年1月26日 审判长等人署名盖章

宣判结束后,记者们为这意外判决涌进庭长室叫嚷起来,我原拟向庭长致谢,但被拒绝会见。此时聪明的法庭副官向我耳语:宜乘此混乱时机从后门走脱为妙。我乃与松冈从后门走出,徒步返回寓所。

关于对我的判决,军方以外各方面有的主张判无期徒,石审判长曾拟判徒刑七年,我自己也希望如此判处。这样,表面上也好,实际上因有种种条件即使服刑也几等于零。今天判决无罪,我想主要是以何应钦国防部长为首的军方要人,尤其是汤恩伯将军强硬主张宣判无罪的作用。

念及我一人无罪,而归日部下二百余人尚在狱中,实觉寝食不安。所幸已经内定所有战犯将送回日本服刑,且经蒋总统批准等待时机即全部释放,唯有盼其早日实现而已。对我的战犯间题,中国政府特设联络班,安置我担任遣送工作,借以推迟入狱时间。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将我列入战犯名单,传我到庭作证,中国政府借口有病予以拒绝。以后因等待东京军事审判的进展,并考虑国际关系及舆论动向最后才使我入狱,随后又因病情恶化准予秘密保释,恢复狱外生活,以迄今,终于判决无罪。除对中国政府、蒋总统、国防部各位将军的一贯好意永志不忘外,并愿病愈之后,献身于日华友好,以酬宿愿。

孰料,仅隔一日,28日榜晚,军事法庭郭副官突然来访,通知我于明晨6时30分以前去战犯监狱集合,与狱中的战犯同乘美轮归国。

事后得知,中国当局为使我等能搭乘该关轮回国,在该轮从横滨启航后,特提前宣判。

唯一困难是第二天适值旧历正月初一,无处雇车,幸蒙汤恩伯将军盛情帮助,借给卡车一辆。

日后,据当时留在上海的日本人讲,彼时在上海市到处都贴出了“不许把日本战犯运走”的标语。此举,似中共分子所为。

榜晚,船上轮机长来告:“据适才东京广播,中共对国府提出的和平条件之一,为不承认对冈村的无罪判决,要求引渡冈村。但是我们的船已驶出领海了”,言下一笑。

事后得知,李宗仁代总统为争取和平,已下令对我重新逮捕,而上海警备司令汤恩伯将军,将命令扣压不发,而令我乘船归国。此外,日后在东京,中国代表团团长商震亲日告我,李宗仁也曾命令商震将我逮捕归案,经与美军当局协商结果,予以拒绝。

我再次幸免于难,过去不止一次幸免于难,可谓幸运儿了。

……

【去伪求真,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去伪求真
去伪求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