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要判决侵华日军总司令无罪 ——附《冈村宁次回忆录》

去伪求真 2018-01-10 浏览:
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国民政府严惩侵华日军战犯,但是蒋介石却逆民心而动,千方百计包庇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及其他战犯,为了帮助冈村宁次逃避东京大审判,蒋介石等以种种理由予以庇护。因为在蒋介石眼里,冈村宁次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最初提名我为战犯的是在1945年11月由当时仅为一地方政权的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在延安发表的战犯名单约二万多人,我被指定为第一号战犯,第二号战犯为曾任华北方面军的多田骏大将,第三号战犯为曾任驻山东第四十三军司令官细川中康中将。

中共方面坚决主张把我定为第一号战犯,直到1949年初与李宗仁谈判时,还要求将我引渡共方,作为谈判的一项条件。在我回国以后,至今仍不断看到报纸上对我的责难和攻击。

1946年2月12日,何应钦总司令部参谋钮先铭、曹士徽两少将,王武上校三人来访,传达何应钦的口信如下:

“最近中国报纸刊载何应钦谈称:冈村大将将作为战犯予以逮捕的消息,与事实不符,应予更正。并指出:战犯系由政府决定,与总司令部无干,但对努力配合接收工作者,总司令部将建议政府不以战犯论。政府是否采纳尚难逆料。”

其后有关我个人的战犯问题,在中国政府和军部内进行过多次讨论。1年6月下旬,联络参谋透露会议内容的片断如下:

(1)1946年4月22日,在某次会议上,何应饮将军曾列举许多理由,为冈村免罪,蒋主席虽表同意,但指出要考虑政治方面的策略,研究处理办法。

(2) 6月25日,在战犯审理会上国防部二厅王处长建议,可任冈村为总联络班长,留驻南京,与会者多数同意。

(3) 最近参谋总长陈诚曾向蒋主席建议,冈村在战争结束后功绩显著,应予宽大处理,如此对将来中日关系亦属有利。蒋主席默不作声。

有关我的拘留间题,(民国)政府发言人往往在国内外记者面前难以解答。对此,均使我感到内疚。

汤恩伯将军曾屡次对我说;蒋主席内定伺机将与中国有关的战犯全部释放回国。

1946年11月29日,王俊中将通过今井少将,向我传达国防部长白崇禧上将口信如下:

现已决定,冈村最近不和联络班同时归国,因其已被列入东京战犯名单,一旦归国,恐将引起国际问题。如在现地审判,则考虑到民众的反感和国际影响,又难于从宽处断。因此对外仍以联络班尚有重要工作为理由,使我继续留在现地以待时机的缓和。

战犯被转到日本国内之后,中国政府曾一再要求仍由中国处理,但麦帅总部坚持主张战犯既经转移到巢鸭监狱,即应受占领军直接管理,不同意中国方面的要求。而中国方面仍维持签订和约时全部释放的内定方针。

6月17日王俊中将来访,传达国防部长白崇禧口信如下:

根据国际情况,以暂不归国为安全。为了敷衍舆论,也可能移交军事法庭审理,但审判只是走走形式而已。这和小笠原参谋月初由国防部听到的消息是一致的。

1947年7月5日,国防部二厅曹少将向小笠原参谋透露:“对冈村的审理,争取于九月以后进行。由于蒋主席、白崇禧国防部长,陈诚总参谋长、何应钦将军等对冈村在停战后的工作甚为感谢,审判只是走走形式,毋庸挂虑,但归国时机,以在和约签定后为宜。”

7月8日,国防部二厅联络军官吴文华来访,传达何应钦国防部长的安排,即在东京国际法庭结束之前,对我进行审理,开始审理的训令已经下达,并口述以下各项:

(1 ) 训令中所谓病已痊愈,乃是为了病中可拖延审理,法庭将根据病清斟酌行事,为此速向法庭提出诊断书为好。

(2) 蒋总统也同意开始审判,并已指示要从轻处理。

(3) 作为被告理应拘禁于战犯监狱,但因病中疗养或以移住于京沪医院为宜,此事尚在研究。

(4) 关于保释问题,届时法庭当有指示。停战以来,我一直认为,作为战犯而受审的日子势必来临,现在终于来到了。然而二、三年来对于中国政府及军方的领导层所给予我的关照和好意,更使我万分感激。

根据训令我将于8月14日(星期六)出庭受审。

9时30分公审开始,旁听者千余人,外国人也不少,座无虚席。上午由检察官宣读起诉书,对被告及证人进行庭审,中午休息三小时,午餐是丰盛的中国菜。证人们对此大为满意。

然而在此情况下,辩护人敢于大胆为我辩护,令人感激,尤其江一平律师不顾其父反对,毅然出庭,并列举我在华北任方面军司令官时期为供给农民棉布、打击奸商等事例,为我辩护,使我永铭肺腑。(1961年6月我去台北曾经访江一平及石美瑜表示谢意,据说杨鹏、钱龙生二人当时在中国大陆。)

次日24日孙典狱长前来慰问,他透露说:“对先生的公审判决的时机政府内部有两种意见,外交部方面主张等待国际上对其他方面的战犯判决后,斟酌情况再作判决为宜,而国防部方面则主张从速判决。因此,只得请示蒋总统才能决定。下次公审可能是继续辩论,是否立即判决尚未定。”

今日徐军法局长来监视察,并说:何应钦国防部长嘱我问候先生病情。

1月26日,对我进行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公审。

9时30分与龙佐良少将及松冈同乘军事法庭派来的汽车(特地选派战犯监狱里的日人金子为司机)前往法庭。

10时开始公审,此次事前并未公布,今晨报纸始发表消息。法庭甚狭小,规模与去年8月23日公审大不相同。上次的特别大拔庭旁听者千人,并有外交使团参加;此次公审,旁听席只有新闻记者20余人,特邀辩护律师迟到,只有钱龙生律师一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去伪求真
去伪求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