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为何要判决侵华日军总司令无罪 ——附《冈村宁次回忆录》

去伪求真 2018-01-10 浏览:
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国民政府严惩侵华日军战犯,但是蒋介石却逆民心而动,千方百计包庇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及其他战犯,为了帮助冈村宁次逃避东京大审判,蒋介石等以种种理由予以庇护。因为在蒋介石眼里,冈村宁次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蒋介石为何要判决侵华日军总司令无罪 ——附《冈村宁次回忆录》

近日看到一文章介绍,8月18日某官方新媒体xx每日电讯公众号刊发一篇《一寸山河一寸血,80年前的淞沪会战如何改变中国?》的文章,该文用台湾抗战纪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剧照作配图,引用蒋介石的抗战口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肯定了蒋介石在抗战中的积极作用。

笔者从不否认蒋介石作为二战时期中国战区的最高统帅曾参加过对日作战,但绝不认同蒋介石在抗战中起到了什么“积极作用”。众所周知,日本侵略中国大陆始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了中国东三省后蒋介石不但不抵抗还严令“奢言抗日者杀无赦”。1933年4、5月,日军越过长城,进逼平津,并侵占察哈尔省多伦、沽源等地。蒋介石坚持不抵抗政策,一方面于5月31日派熊斌与日本代表冈村宁次在塘沽签订停战协定。规定中国军队撤至延庆、通州、宝坻、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以上地区以北、以东至长城沿线为武装区,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对东北、热河的占领,同时划绥东、察北、冀东为日军自由出入地区,从而为日军进一步侵占华北以及后来发动“七·七卢沟桥事变”敞开了大门。另一方面联日逼迫冯玉祥、吉鸿昌解散了抗日武装“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冯玉祥被迫出国,吉鸿昌被捕杀害。蒋介石在对违今抗日者杀无赦方面的确做到了言行一致,但在抵抗日本侵略方面却表现得处处被动。且不说蒋介石是被部下用枪指着秃头被迫抗日的,从1931年 “九一八事变”日寇发动侵华战争,直到1941年12月9日蒋介石才正式对日宣战,虽然期间蒋介石也组织过几次对日会战,但均以损兵折将、丢失国土的失败告终,直到1945年8月8日抗战胜利前夕,还被日寇攻陷了江西丰城县。日寇侵华的14年间,除西藏、西康、新疆、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川外,我国其它省份皆遭日军铁蹄蹂躏,导致3500万中国军民在自己的国土上惨遭日寇的屠杀,直接和间接财产损失共达5620多亿美元。蒋介石在抗战期间指挥的唯一的“胜仗”就是偷袭毫无防备的新四军而发动的“皖南事变”。要说蒋介石在抗战中所起的“积极作用”就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抗战胜利后,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国民政府严惩侵华日军战犯,但是蒋介石却逆民心而动,千方百计包庇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及其他战犯,为了帮助冈村宁次逃避东京大审判,蒋介石等以种种理由予以庇护。因为在蒋介石眼里,冈村宁次不但无罪而且有功,一是因为1933年5月冈村宁次代表日本政府与中国国民党政府签订出卖中国利益的《塘沽协定》有功,蒋介石一贯主张以放弃中国长城以外主权为停战谈判的底线;二是因为1941年冈村宁次任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后,指挥日军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进行"蚕食"和"扫荡",推行残忍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等反共有功;三是因为日本宣布投降后,冈村宁次作为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很好地执行了蒋介石的命令,指挥日军不向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投降有功。而冈村宁次1938年6月参与指挥武汉会战,1944年春率部参加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和攻占桂林、柳州等都不算侵占中国领土、屠杀中国军民的侵略罪行。因此,中华民国38年1月26日,“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根据蒋介石的授意,判决冈村宁次无罪。随后,冈村宁次被国民党政府聘为反共军事顾问,1950年又被台湾当局聘为反攻大陆"军事实践研究院"高级教官。拟想,一个双手沾满中国军民鲜血的侵略军总指挥被判决无罪,且成为蒋介石的座上宾和反共高参,日本侵略者还会认为它们是战败国、是战争恶魔吗?

下面摘录的是《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冈村宁次回顾被民国军事法庭判决无罪经过的部分自述。《冈村宁次回忆录》由中华书局于1981年12月出版,作者是(日)冈村宁次 / (日)稻叶正夫。

以下摘录的均出自冈村宁次的部分自述:

停战不久蒋介石委员长就发表了对日本人宽大处理的方针,因此,中国军民对我军的态度大体良好。日本除下述与共军接触地区之外,基本上保持了稳定的秩序。

停战后,中国官民对我等日人态度,总的来看出乎意料的良好。这可能与中国人慷慨的民族性格有关。但我认为其最大原因,是广为传闻的蒋介石委员长8月15日所作的“以德报怨”的广播演讲。

其他地区总的也表示了好意。汉口的中国军司令部在旧历9月9日重阳节时,向日军司令部赠送了满满一卡车月饼。

只是共军,如上所述与国民政府军的矛盾加剧,在中共势力范围内,此一大方针未能实行。

中国事变以来,我虽未直接参与战争的谋划,但一直在中国战线先后担任师团长、军司令官、方面军司令官,最后达到最高地位的总司令官。因此,在停战初期,我自忖不仅被判为战犯,且死刑也在所难免。但几经曲折,终被宣判无罪,得以生还。如此命运实非始料所及,对此,社会上似有误传之处,现将其经过详述如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去伪求真
去伪求真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