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严治党,就要时刻不忘大目标——读宋平同志关于缅怀、学习陈云的文章和谈话

陈东林 2018-01-10 浏览:
宋平说:“在任何情况下,对共产主义信念坚定不移,时刻不忘大目标,这是几十年来我从陈云同志身上受到的最深刻的教育。”陈云强调从严治党,还表现在要求高级干部提高革命觉悟,抵制个人主义和腐败思想。

从严治党,就要时刻不忘大目标——读宋平同志关于缅怀、学习陈云的文章和谈话

陈云为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奋斗的一生中,在领导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思想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两个方面,有着重大贡献。他担任过中央组织部长、中央纪委第一书记和负责经济的中财委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宋平同志在新中国成立以后,恰好也在这两个方面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和中央组织部长、分管党务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陈云领导下或与陈云有较多接触。

因此,宋平同志对学习陈云,有着特别深刻的理解,在陈云逝世后发表过三篇缅怀和学习陈云的文章和谈话。分别是:《缅怀陈云同志》、《宋平同志谈陈云》、《学习陈云同志的民主作风》。宋平同志写到了他学习陈云体会到的最重要两点:“陈云同志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很重视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调查研究,都要先弄清事实,而且实事求是,避免主观臆断。”[[1]]“在任何情况下,对共产主义信念坚定不移,时刻不忘大目标,这是几十年来我从陈云同志身上受到的最深刻的教育。”[[2]]

笔者即从这两方面,在学习这三篇文章的基础上,加上自己2012年至2015年采访宋平同志过程中所掌握的一些资料,撰写成此文,作为缅怀、学习、研究陈云思想和生平的一个参考。

一、宋平回忆在陈云领导下学习思想和工作方法

“七七”事变以后,宋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和清华大学同学陈舜瑶(后来成为宋平夫人)投身抗日救亡运动,辗转经长沙、山西,于1938年2月来到延安。他回忆说:“我第一次见到陈云同志,是1938年3月在延安中央组织部的窑洞里。当时,陈云同志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后来,我在马列学院学习、工作,多次听陈云同志讲党课,读过他的一些文章。陈云同志讲党课,善于把许多深奥的道理和复杂的问题,用简明生动的语言表达出来,深入浅出,幽默风趣。”[[3]]1941年9月,陈云代表中央组织部找宋平谈话,要他去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工作。宋平提出希望到抗日前方去,请组织上考虑。陈云说:不能考虑,恩来要你去南方局工作,你就去吧![[4]]这一别,就是七年。1948年11月,沈阳解放,宋平调到东北总工会任文教部长,其上级中华全国总工会也在一起,正是由陈云领导。新中国成立后,从1952年到1956年,宋平先后担任国家计委劳动工资计划局局长、劳动部副部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在分管财经的副总理陈云直接领导下工作,主管计划综合。他参加了陈云主持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编制工作,负责劳动工资政策和计划,经常听到陈云的直接指示。宋平回忆说:“当时,劳动部、国家计委、全国总工会都想把杂乱的工资制度作些规范、改革,花了不少力量去调查研究,也提出过各种方案,但由于牵涉的方面太多,又涉及千千万万职工的切身利益,老是定不下来。会议上,三言两语又讲不清楚,搞工资工作的同志都感到苦恼。陈云副总理得知这一情况后告诉我,他可以听听我们的意见。我说一个半天怕讲不完。他说,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四次、五次。我们很高兴。总工会、劳动部和计委六七个同志敞开思想,把我们了解的情况,其中的矛盾和各方面的意见以及自己的想法,都尽情地讲了出来。他连续听了两天,听完了又问:还有意见吗?我们说,没有了。”[[5]]

1958年“大跃进”开始后,各方面的不平衡矛盾暴露出来。6月23日,陈云专门同宋平等人谈了工厂工作和政治学习时间的安排问题,要求妥善安排。8月宋平到河南去调研大炼钢铁。到了登封,看到全县劳动力都上阵,采矿、运输、冶炼,到处人山人海。也看到农田冷冷清清,庄稼长势很好,但只有老人和妇女干活,抛洒在地里,丰产不能丰收。宋平首先感到是:钢铁指标太高,损耗太大,干部群众都很疲劳。他在招待所里议论说:这种焦炭与铁矿石一烧,炉温不够,铁水伴着渣滓一起出炉,这个东西能叫铁吗?能炼钢吗?他留下一位工程师,试验能不能炼钢。工程师告诉他:很难。宋平拿了两块烧结铁回京给李富春看,李只说了一句话:“精神可嘉。”[[6]]

1959年春,陈云、李富春等国务院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召开讨论钢铁生产指标的会议。前几天,各部围绕当年生产2000万吨的计划指标发表了意见。因为毛泽东在1月讲话说:现在定下来的指标并不吓人,是经过努力可以达到的。因此各部“都说自己的生产任务能够完成,但都提出了其它部门保证不了的条件。总之,谁也不当促退派”。代表国家计委出席会议的宋平听了两天,认为自己在国家计委工作,又分管综合计划,应该说说自己的看法,讲讲心里话。但也想到讲出来会有当促退派的危险。他想了一晚上,第二天发言说:我考虑再三,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讲出自己的真实意见。他从现有的铁矿石开采、炼焦、洗煤和运输能力进行了详细的数据分析,认为:这么大的差距,靠挖潜、靠主观能动性是难以办到的。建议钢的指标从2000万、1800万吨降下来,并说就是降到1600万吨,问题和困难也是不少的。宋平讲完,没有人讲话。安静了一段时间,李富春宣布散会。走出会场时,陈云拍着宋平的肩膀说:“质量!质量!”宋平顿时意识到,自己只讲数量,没有讲质量,不全面。因为一讲质量,那些不合格的铁、钢就不算数了,高指标非降不可。他由衷地佩服陈云的智慧,后来说:“姜还是老的辣啊!”[[7]]5月11日,陈云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中央财经小组在听了汇报并讨论后认为,钢的生产指标要压到1300万吨,还强调了目前需要着重注意改进质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