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

鹿野 2018-01-10 浏览:
伊朗在鲁哈尼上台后,宣扬全盘私有化能迅速改善经济和民众生活这一套逻辑,私有化几乎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政治正确,而当前伊朗的动荡证明了一个事实,即鲁哈尼为代表的亲西方集团的承诺彻底破产。现在伊朗的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都已经出了,如果不能恢复霍梅尼时代以广大民众为中心的发展政策,恐怕出现叶利钦式的人物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伊朗的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

近来,伊朗的动荡引发了广泛关注。据伊朗新闻电视台7日援引伊朗警方发言人赛义德·蒙塔兹-迈赫迪的话报道,20人在骚乱中死亡,包括1名警察。有的朋友认为这是西方干预的结果,有的朋友认为是伊朗经济没有搞好,也有的朋友则认为伊朗私有化才是更重要的根源。应该说,这些说法都是有道理的,但是却很少有人说出伊朗经济发展、私有化与西方渗透的具体脉络。笔者就在这里就自己的了解简单的介绍一下相关情况,仅供朋友们参考。

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后,伊朗的执政者们就分裂为两派。一派以高级教士为主体,认为《古兰经》主张尊重私有财产,应该大力发展私有经济,减少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几乎所有的宪法监护委员会中的高级教士都属于这一派。另一派以低级教士和革命卫队军官为主,认为伊斯兰教强调所有财富均属于真主,安拉的信徒人人平等,所以应该实行国有化和国家计划化,把广大贫苦民众作为经济发展的中心。革命卫队是这一派的主要支持者。霍梅尼本人在两派之间搞平衡,但是总体来看霍梅尼时代还是后者占了绝对优势。

在霍梅尼时代,伊朗在经济方面进行了三大改革,即土地改革、计划化改革和国有化改革。在土地改革方面,伊朗政府八次颁布土改法,将大地主的土地分给农民耕种或者收归政府建立国营农场。在计划方面,伊朗实行国家统一管理对外贸易,反对外国资本控制经济命脉,同时建立起了关于劳动保险、最低工资和最低劳动年龄等一系列法律,充分保障劳动者权益。不过,其中成就最明显的领域还是国有化方面,从根本上改变了巴列维时代私有资本占绝对优势的局面:

【国家没收了巴列维王室及有关的财产,实行银行、保险公司的国有化和钢铁、化学、造船、飞机制造、矿产等战略性企业的国有化。在伊斯兰共和国建国初期,因为大量没收巴列维王朝的国家和国王个人财产以及大批私有企业国有化。到1985年,公有部门控制的大型企业总数为905家,工业增加值的60%由国营企业提供;到1984年,国有企业雇用43.2万名员工,占全国大型企业雇员总数的72.8%。
陈万里等著,二战后中东伊斯兰国家发展道路案例研究,宁夏人民出版社,2015.08,第57页】

在霍梅尼去世以后,原总统哈梅内伊当选最高精神领袖,原议长拉夫桑贾尼被选举为总统,政治力量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在拉夫桑贾尼担任总统的八年里,伊朗的私有化进程开启了。其上台伊始,就接受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私有化和全盘市场化的建议,同时在媒体舆论方面也减少了对于亲西方势力的批评。1991年,拉夫桑贾尼政府宣布将400家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重组。从这一年到1994年,世界银行向伊朗借贷8.5亿美元。拉夫桑贾尼政府明确规定外国资本可以进入伊朗的油气开发与大坝修筑等核心领域,并且设立了三个自由贸易区作为引进外资的特区,取消了对于贫苦群众在食品、电力等许多领域的补贴。西方人士据此认为,伊朗的变化已经开始,拉夫桑贾尼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伊朗的赫鲁晓夫式角色:

【霍梅尼的死亡为思考伊朗内外政策中的实际问题打开了一个缺口,这些政策原本与更加极端地遵循激进主义原则密切相关。……拉夫桑贾尼在两届总统任期内,充当伊朗革命主要发言人的角色,在诸多方面,代替了阿亚图拉·霍梅尼成为宗教激进主义的代言人。在其任期内,伊朗至少局部上开始与全球经济接轨。证券交易所重新营业,一些国有化的工业开始私有化,鼓励外资在伊朗投资。
(美)迈克尔·D.理查兹著;任灵兰译,世界历史上的革命,商务印书馆,2015.07,第94页】

1997年,哈塔米上台。其在经济私有化方面走得更远。一方面,其把不少基金会下属的企业列入私有化行列,这些企业往往都是规模比较大,效益比较好的。另一方面,其进一步对外国资本开放市场。在2002年通过了《促进和保护外来投资法》,明确规定,外资可以全面进入工业、农业、矿业等几乎一切关于国家经济命脉的部门,同时所有得到批准的外资必须得到充分保护。更重要的是,他在下台前夕的2004年修改了宪法第44款,废除了国有经济主导的规定,在宪法中正式允许80%的国有资产都可以被私有化。兼之其在政治外交方面的亲西方观点,哈塔米被西方不少人士视之为“伊朗的戈尔巴乔夫”:

【尽管哈塔米的改革措施并没有超越伊斯兰体制的范畴。但西方国家的一些人士仍感到异常兴奋。一些西方媒体的评论员将哈塔米称作“阿亚图拉·戈尔巴乔夫”,意思是他将主持伊斯兰体制的解体,就如戈尔巴乔夫对前苏联崩溃所起的催化作用。
金良祥著,伊朗外交的国内根源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04,第122页】

但是,哈塔米集团并没有能够得到伊朗民众的广泛支持。2005年,内贾德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其主要观点就是反对全盘私有化,要恢复霍梅尼时代的路线。但是,这种做法不仅为哈米为代表的亲西方势力所不容,包括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和宪法监护委员会在内的高级教士集团也表示强烈反对。最终,内贾德不得不妥协,不但没有兑现竞选时的承诺,反而几乎全面落实了哈塔米时代制定的私有化方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