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抗美援朝

高远 2018-01-08 浏览:
在抗美援朝的日子里,中南海西花厅的总理办公室,许多干部进进出出,周恩来整天忙个不停。毛泽东风趣地对他说:“你那里是轴心。”1958年2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回国,周恩来亲自到北京火车站迎接。当天,在为志愿军指战员代表举行的庆功宴上,酒量过人且极富自制力的周恩来醉在最可爱的人面前。这其中固然饱含了他对战争胜利的无比喜悦,又何尝不是他在巨大付出后的一刻轻松……

周恩来与抗美援朝

新中国成立后,正当中国共产党集中精力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恢复国民经济的时候,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出兵干涉并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而且命令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中国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紧要的历史关头,中共中央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在这场战争中,毛泽东自然是主持大计,而周恩来的作用同样不可或缺。作为毛泽东的主要助手,他参与了整个过程的决策指挥和组织实施。

审时度势,支持出兵朝鲜的决策

抗美援朝的决策过程一波三折,是在最困难的局面下做出的最佳选择。周恩来积极支持毛泽东出兵的主张,中国打响了一场震惊中外且影响深远的艰苦战争。

二战结束后,朝鲜以北纬38度线为界被划分为两个部分。1948年,在美苏授意下,南北相继建立政权,都承认一个朝鲜,一方要“北进统一”,一方要“解放祖国”。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朝鲜人民军势如破竹,仅用3天,人民军就攻陷了南朝鲜首都汉城。美国对朝鲜内战的反应异常迅速,且态度强硬地全面卷入其中。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战争形势发生逆转。接着,美军大举北犯,越过三八线向鸭绿江、图们江推进。这时,斯大林致电毛泽东、周恩来,要中国志愿军部队投入战斗。朝鲜政府在10月1日和3日连续请求中国出兵支援。金日成在给毛泽东的信中用了6个感叹号,急迫之情可见一斑。不期而至的朝鲜战争,对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来说,是一次生死攸关的考验。中共中央面临着重大战略抉择。

朝鲜战争爆发后,尤其是美国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便密切关注着朝鲜半岛的局势。一方面,迅速成立东北边防军,集结了25.5万人的兵力,用周恩来的话说,叫做宁可“备而不用”。一方面,“向朝鲜同志表示支持,看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做,请他们提出来,我们一定尽力去做。”毛泽东明确地说,如果朝鲜需要援助,中国“可以派自己的军队去朝鲜,中国方面已为此准备了4个军,共32万人”。与此同时,周恩来通过外交途径郑重表明中国政府的态度,警告美国如果企图越过三八线,“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他特意强调,中国军队将以志愿军的方式并穿着朝鲜人民军的制服与美军作战。对此,美国人以为只是中国虚张声势的恫吓。

尽管毛泽东心里已有出兵的想法,但关系国家命运的抉择也不是他自己一锤定音的。10月2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朝鲜战局和中国出兵援朝问题,毛泽东认为出兵已是万分火急,周恩来表示支持,但多数人不赞成出兵。本来,会前毛泽东已起草了给斯大林的电报,表示“我们决定用志愿军名义派一部分军队至朝鲜境内和美国及其走狗李承晚的军队作战,援助朝鲜同志”。但因意见不一没有发出。3日,苏联驻中国大使罗申就毛泽东关于中国暂不出兵的意见电告斯大林。在4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首先让大家讲讲出兵的不利情况。据说,为让与会者畅所欲言,毛泽东特意要求不作会议记录。会上,大多数人不同意出兵,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多年的战争创伤还未医治,新中国急需在和平的环境里搞建设;二是我们的对手太强大,以现有的武器装备没法与拥有原子弹的美国抗衡,而且面对的不仅仅是美国,而是由16国组成的“联合国军”。听到大家的发言后,毛泽东讲了这样一段话:你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不论怎样说,心里也难过。第二天,会议继续进行,讨论中仍是两种意见。周恩来、彭德怀支持出兵援朝。彭德怀说:出兵朝鲜是必要的,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经充分讨论、反复权衡,大家统一了认识。会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决定由彭德怀率领志愿军入朝作战,并派周恩来前去同斯大林洽谈苏联出动空军支援和提供武器装备。

10月8日,毛泽东签发命令,要求志愿军各部立即准备完毕,待令出动。彭德怀飞抵沈阳,准备入朝。12日,周恩来从苏联发来的电报又让毛泽东改变了想法,遂急电彭德怀:“命令暂不实行,十三兵团各部仍就原地进行训练,不要出动。”原来,斯大林曾向中共中央做过承诺,如果中国出兵,苏联可提供武器装备和空军支援。而当他在黑海海湾的休养地见到为此专程而来的周恩来时,态度却动摇了。斯大林说,苏联可以满足中国关于武器装备的要求,但因飞机转场困难,两个月至两个半月之内不能出动空军。还说,中国既有困难,不出兵也可,北朝鲜丢掉,我们还是社会主义,中国还在。苏联提供武器装备并出动空军,本是中国出兵朝鲜与美国作战的前提条件,斯大林态度的变化,让中共中央面临第二次决策出兵朝鲜的问题。13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告知“与政治局同志商量结果,一致认为我军还是出动到朝鲜为有利”。“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按毛泽东的设想,志愿军入朝后,拟在平壤至元山以北山区组织防御,使敌军“有所顾虑,而停止继续前进”。以此“争取时间装备训练,并等候苏联空军到来,然后再打”。主要问题是看“两个月内苏联是否确定能派出前线的志愿空军及后方各大城市的掩护空军”,以及苏联是否可以用租借的办法提供军事装备。就此,周恩来继续与苏联方面进行磋商。斯大林的答复令人惊讶:武器装备可按半价来算,战争结束后结账。但苏联只以派空军到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作战。怎么办?中共中央第三次面临抉择。毛泽东再次下达暂缓入朝命令,于18日主持中央会议再作定夺。据彭德怀回忆,毛泽东决断地说: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不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计划渡江。10月19日晚,早已摆在东北边防地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三个方向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境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