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科学家毛泽东

左克 2018-01-06 浏览:
毛主席仅仅对自然科学问题稍微关注和思考了一下,就两次擦肩诺奖,难道不配称为大科学家吗?

大科学家毛泽东

我们都知道,毛主席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也许还有人会说,毛主席是哲学家,史学家,经济管理学家,文学家,书法家,等等。在我看来,毛主席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大科学家(仅限于自然科学)。

可能有人不解:如果从人文学科的角度,说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实现翻身解放,以及进行社会主义道路的伟大探索,因此是一位社会科学家,也算对;但毛主席怎么可能是科学家,而且是“大”科学家?

实际上,毛主席不仅是一位大科学家,而且还多次与诺贝尔奖有缘呢!

在给出我的理由之前,先说一个看似无关的话题。几年前,一个中国留学生被自己在美国的前任导师和大学告上法庭,因为该学生毕业回国后,把自己在博士期间的研究成果独自申请了专利。学生认为,实验方法是自己独立发现的,自己有权使用;导师却主张,虽然学生几乎独自完成全部实验,但是自己提供了研究思路,申请到了该课题的科研经费,同时学校也提供了研究场地和资源,因此学生不具备对课题成果的所有权。最后法庭判决导师胜诉。事后,国内外的学术界对此判决没有什么争议,因此这个判决大致反映了国际学术界对课题成果所有权的认识——也就是精英们所说的“学术规则”、“国际惯例”。至于是否合理,本文不去探究,请读者自行去思考和判断。

下面继续开头的话题。很多人听说过中国科学家60年代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被诺奖委员会提名并且差点得奖。其实毛主席本人参与的两项科学研究,也都是诺奖级的工作。

一、毛主席与层子模型

上世纪五十年代,日本物理学家,同时也是左派社会活动家的坂田昌一,在总结前人关于粒子工作的基础上,提出了坂田模型,认为各种介子是由基础粒子及其反粒子构成。1964盖尔曼与兹维格在坂田模型的基础上,分别提出了强子(包括各种介子和重子等)由带分数电荷的粒子组成的假说。这种假想的粒子称为“夸克”。

几乎同时,毛主席从哲学家的角度,也开始用辩证唯物主义方法去思考核子内部结构的问题。1955年1月15日,在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上,毛主席向与会的钱三强询问有关原子核及核子的组成问题。钱三强根据当时的物理学发展水平,向毛主席解释,质子和中子是最小的、不可再分的基本粒子。毛主席说:“我看不见得吧。从哲学的观点来看,物质是无限可分的。质子、中子、电子,还应该是可分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嘛!不过,现在的实验条件不具备,将来会证明是可分的。你们信不信?你们不信,反正我信。”

1963年,《自然辩证法研究通讯》登出了译自俄文的坂田昌一的文章《基本粒子的新概念》。坂田在文中说,其关于基本粒子结构的思想,是遵循恩格斯关于“分子、原子不过是物质分割的无穷系列中的各个关节点”的思想和列宁关于“电子也是不可穷尽的”观点的结果。该文引起了毛主席的注意,1964年8月18日,他在与龚育之等一批哲学工作者谈话时,对坂田的文章表示极为赞赏,并再次阐述了物质无限可分的思想。同年8月下旬,在北京召开了由44个国家与地区代表参加的“北京科学讨论会”。会议期间,毛主席在接见作为日本代表团团长的坂田昌一时,当面称赞他:“你的文章写得好”。第二天(8月24日),毛主席即约请于光远和周培源到中南海谈话。他从坂田的文章谈起,再一次强调物质是无限可分的。会议期间,坂田昌一对于光远说,自己以前不知道毛主席“基本粒子可分”的观点非常可惜,否则一定在文章里引用的。坂田昌一回国后,多次写文章讲到毛主席的这一观点。

1965年8月,时任原子能研究所所长的钱三强接受了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张劲夫交给的一个任务,要他把国内几个单位的粒子物理理论工作者组织起来,根据毛泽东主席提出的物质无限可分思想,进行基本粒子结构问题的研究。从此,中国科学家们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经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从建立强子内部结构的波函数,一直到层子模型初步建成。

1966北京科学讨论会的筹备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夸克”不能反映毛主席关于物质的结构具有无限层次的哲学思想。钱三强提议用“层子”这个名字代替“夸克”,更能确切地反映物质结构的层次性,层子这一层次也只是人类认识的一个里程碑,也不过是自然界无限层次中的一个“关节点”,因而大家一致接受了这个名字。

层子模型在当时产生了重大影响。在1966年北京科学讨论会上,巴基斯坦著名物理学家萨拉姆(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当面向周总理高度评价层子模型:“这是第一流的科学工作!”至今,仍有不少科学家认为层子模型已经“非常接近最后的结果”,“属于接近诺贝尔奖的工作”。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