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白孟宸 2017-12-29 浏览:
从7月10日午夜我军各部开始穿插,至7月14日宝鸡解放,我军仅用4天时间消灭敌人1个兵团部、4个军部、8个师又3个团,共计4.4万余人,此战我军解放了武功、眉县、扶风、岐山等9座县城,我军伤亡失踪共计4701人。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1949年4月底,中国革命的形势已经彻底明朗化。

已经成为“猎物”的胡宗南自然不能坐以待毙。随着华北人民野战军在第一野战军配合下解放了阎锡山盘踞的太原,胡宗南仿佛已经听到丧钟在耳边响起,他判断华北野战军必然将主力部队调往西北,配合一野作战,便决定在此之前进行战略撤退,企图与青宁“二马”配合,以陕中、陇东为防御重点,保住西北,屏障西南,迫不得已时则退踞陕南、川北。

蒋介石“拯救”西北战局的最后稻草

可惜,胡宗南的动向已经被全面掌握,第一野战军立即发起陕中战役,趁胡宗南集团撤退的混乱,准备一举歼灭其主力,解放西安。战役打响之后,我军各路进展顺利,关中各地很快迎来解放。5月20日11时我军先头部队在国民党起义部队的协助下夺取西安西门,14时便全面控制了西安。由于敌人把守西安的部队已经在两天前向秦岭溃逃,因此只有2000敌人被歼灭在西安。经此一战,胡宗南集团的士气更为低落。西安古城的解放,国民党军队的败逃,说明国民党从东北开始的溃败此时已席卷到了大西北。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1949年,庆祝西安市解放的游行队伍

先打胡还是先打马?

6月19日,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野战军在西安建国公园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胡宗南及马步芳、马鸿逵联合反扑的严峻形势,集中研究西安防守及打胡还是打马等问题。事后可以看出,此时西北战局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虽然胡马来势汹汹,但随着华北解放军入陕,第一野战军经过艰苦作战开辟的良好局面必然进一步向有利于我军的方面发展。在第一线兵力方面,我军3个兵团、9个军27个师共24.8万人,敌人3个兵团11个军32个师共21.3万人。不过,此时华北第十九兵团尚未到位,但从长远看,第一野战军在获得第十八、十九兵团及归建的第7军之后,野战军主力将从15万扩充到35万,整个西北地区我军主力和地方武装总数将达到42万。我军只要能够拖住胡马,未来可在西安附近与敌人进行战略决战。后来战场局势的发展也确实如我军所料,随着敌军各路反扑被我军一一化解,十九兵团等部全面入陕,至26日,胡宗南部退至武功以西,二马所部退至永寿、崔木镇。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1949年,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司令员许光达作战前动员报告,桌前的横幅上写着“彻底消灭胡宗南”

该向何处先开刀?彭德怀曾经考虑过“先马后胡”,因为胡宗南虽为嫡系,但连遭沉重打击,战斗力大大削弱,而青马则是敌军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歼灭了二马主力,西北问题也就基本解决。再加上二马远离老巢,补给线长,而我军背靠物产丰富、人口稠密的关中平原,距离老解放区也近,人力物力支援上比较方便。但是打马要比打胡费劲,而华北兵团经过千里进军,已经相当疲劳,特别是十九兵团刚刚到达,准备时间过于仓促。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战前我军指战员磨刀擦枪

从胡马两兵团的实力和特点来看,马步芳、马鸿逵虽然在咸阳、西安遭到了重创,但未遭伤筋动骨的打击,士气和凝聚力尚存,且二马手下的骑兵尚具备较强机动性,又排出了一个正面极为宽大的阵型,在作战中很难予以围歼。而胡宗南所部在面对第一野战军时屡战屡败,士气已低至极限。加上胡部极度依赖铁路和公路机动,对于解放军的穿插战术缺乏抵抗能力,战线还缩得特别短,还没有预备队,更适合作为围歼对象。

7月6日,彭德怀司令员在设在咸阳的十八兵团司令部主持召开第一野战军前委第七次扩大会议。会上,一野主要领导根据军委关于迅速向西北进军的指示,制订了我军的战略进攻计划,明确了“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作战方针。7日一野正式下达扶眉战役作战计划,西北战场的战略决战终于打响。

我第一野战军“钳马打胡、先胡后马”的方针正是着眼于胡马貌合神离的关系和部队的特点,先以十九兵团等部队钳制二马,于7月10日前进至乾县、礼泉以北构筑工事。如此高调地“进攻”就是为了迷惑胡马,使敌不能确定我军主攻方向,自顾不暇。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战前我军指战员苦练杀敌本领

在保证二马不会援助胡宗南之后,我军将兵分三路,在渭河南北分别对敌重兵集团进行围歼。渭河以北战场由一野二兵团隐蔽集结于预定位置,经胡宗南和二马之间的空隙,以秘密急行军迂回至敌侧后。这一战场关键在我第4军能否在12日拂晓拿下罗局镇,夺取眉县火车站,直接切断敌人退路。我第十八兵团负责在渭水北岸正面进攻,沿陇海路及咸凤公路向武功方向攻击前进,直插敌纵深。渭河南岸歼敌由一野第一兵团负责,计划沿长益公路和秦岭北麓向西钳击敌人,切断敌向南撤退的道路,策应渭河北岸作战。

迂回穿插,多路并进

7月10日,扶眉战役正式开始,虽然我军方针为“先胡后马”,其中先后指消灭敌人的顺序。而作战开始后,担任牵制和佯攻任务的我军各部首先对二马所部及西安周边活动的敌人残部进行了打击。

决战大西北:一场扶眉战役结束了“西北王”胡宗南的12年统治

第一野战军的全线出击,让胡宗南和马步芳、马鸿逵两集团陷入了混乱,二马认为解放军将向自己发起攻击,便不顾胡宗南部,迅速收缩兵力。而胡宗南部判断解放军将要攻击二马并扫清西安外围,对即将到来的雷霆攻势浑然不觉。同在7月10日,二兵团已经由礼泉出发,向临平镇以西、漆水河以东集结。11日下午4时,第4军12师夺取临平。而第10师在7月12日凌晨3时在青化镇、益店镇附近抓获敌人哨兵,借助盘问俘虏得到的口令从敌人眼皮底下通过。终于在12日早7时拿下罗局镇,并相机夺取眉县火车站。我第4军神速前进、直插敌后,经过12小时强行军150里,夺取罗局镇和眉县火车站,成功切断了胡宗南兵团退往宝鸡的生路,为围歼敌人创造了条件。与此同时,我第3军、第6军也分别完成了迂回穿插任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