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真是首个白话文学大师吗?

鹿野 2017-12-28 浏览:
胡适很难称得上是什么中国首位白话文学大师,对于中国的白话文学发展也没有起到多少正面作用。和很多人想象的不同,文言文在整个民国时代仍然居于主流地位,甚至呈现上升的趋势。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白话文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文化教育运动才确立起来的。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现代白话文的主导地位才扩展到了全国。
何其芳全集·第4集,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01,第92页】

当然,在全盘否定古典文学基础上,如果胡适自己能够写出好的作品,那么无疑也是有助于推动中国文学发展的。问题在于,胡适本人毫无文学素养。我们仅以他写的最好的诗歌和散文看看胡适的文学水平到底有多高。

胡适认为,自己写得最好的诗是《应该》,远远超过了李白和杜甫的打油诗。像其在《谈新诗》里就说,白话文与白话诗要胜古文与古诗多多,新诗遣词造句所形成的意蕴与表达的精微是古诗无以及的,“五七言八句的律诗,决不能容丰富的材料;二十八字的绝句决不能写出精密的观察,长短一定的七言五言决不能委婉达出高深的理想与复杂的感情”,“我且举我自己的一首诗作例”:

【他也许爱我,——也许还爱我,——
但他总劝我莫再爱他、
他常常怪我;
这一天他眼泪汪汪的望着我,
说道:“你如何还想着我?
你想着我,又如何能对他?
你要是当真爱我,
你应该把爱我的心爱他,
你应该把待我的情待他。”
他的话句句都不错:
上帝帮我!
我“应该”这样做!】

但是,任何一个不戴有色眼镜的人恐怕都会感觉,胡适这首所谓的“诗”最多也就是初中生水平,别说什么超过了李白和杜甫,恐怕连张宗昌之类打油诗都不如。最好的诗尚且如此,其他的诗就更差了。比如说另一首被吹捧为开辟了文学史新纪元的《两个蝴蝶》,更加令人不忍卒读: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胡适写的最好的散文是《差不多先生传》,国民党当局曾经长期将其吹捧为超越鲁迅的《阿Q正传》,更是令四大古典名著望尘莫及的文学杰作。我们在这里简单摘录号称其中最精彩的两段,看看胡适的散文水平到底有多高:

【有一天,他为了一件要紧的事,要搭火车到上海去。他从从容容地走到火车站,迟了两分钟,火车已开走了。他白瞪着眼,望着远远的火车上的煤烟,摇摇头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天走同明天走,也还差不多。可是火车公司未免太认真了。八点三十分开,同八点三十二分开,不是差不多吗?”他一面说,一面慢慢地走回家,心里总不明白为什么火车不肯等他两分钟。
有一天,他忽然得了急病,赶快叫家人去请东街的汪医生。那家人急急忙忙地跑去,一时寻不着东街的汪大夫,却把西街牛医王大夫请来了。差不多先生病在床上,知道寻错了人;但病急了,身上痛苦,心里焦急,等不得了,心里想道:“好在王大夫同汪大夫也差不多,让他试试看罢。”于是这位牛医王大夫走近床前,用医牛的法子给差不多先生治病。不上一点钟,差不多先生就一命呜呼了。差不多先生差不多要死的时候,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道:“活人同死人也差……差……差不多,……凡事只要……差……差……不多……就……好了,……何……何……必……太……太认真呢?”他说完了这句话,方才绝气了。】

我们可以看出,这篇“文学杰作”最多也不过是初中生的水平,比现在流行的一些网络段子还差很多。不仅讽刺用得很低劣,都是近乎无厘头的夸张,而且基本的语言也没有掌握好。如果用这篇文章去参加中考,估计也就混个马马虎虎的及格分吧。

其实,《差不多先生传》不仅是一篇拙劣之作,而且还有抄袭之嫌。其中的段子明显模访了中世纪波斯大文学家萨迪的《蔷薇园》中的名篇。只不过萨迪是讽刺个别人的愚蠢,认为这种现象是不分国家民族的。胡适却把这种现象说成是中国人普遍具有,而西方人不可能存在的“国民性”。这当然不符合事实,只不过暴露了他自己的逆向民族主义而已。而且,如果我们和原文对比一下,就会发现从语言到情节远不如原文写的好。原文语言精练、诗文结合,讽刺也比较适度,胡适改写时把原文的几个优点全改没了:

【有一个人眼睛害病。他去找一位兽医,向他说:“请给我些药。”兽医把治疗牲口眼病的药品给了他。他的眼睛瞎掉了。他去告官。法官认为他不能得到赔偿。“因为,”法官说,“这人如果不是驴子,决不会去找兽医。”
那人若是聪明谨慎,决不会把重任交给庸人;
他若知道某人编制草席,决不会托他纺织绸衣。
——《蔷薇园》,水建馥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12月第1版,第154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