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我对“余光中事件”的认识和立场

陈映真 2017-12-21 浏览:
我从别人引述陈漱渝先生、从钟玲教授和余先生的来信中,知道余先生是有悔意的,我因此为余先生高兴。没有料到的是,余先生最终以略带嘲讽的标题《向历史自首?》的问号中,拒绝了自己为自己过去的不是、错误忧伤“道歉”的,内心美善的唿唤,紧抓着有没有直接向王昇“告密”的细节“反拨”。这使我读《向历史自首?》后感到寂寞、怅然和惋惜,久久不能释怀,反省是否我堵塞了余先生自我反省的动念?

01一场在大陆文坛引发的余光中争议

今年的五月二十一日,北京中国社科院港台文学所的赵稀方研究员在《中国图书商报》上刊出〈视线之外的余光中〉,并配有〈答《中国图书商报》记者问〉。文章和问答中,突出地提到一九七七年八月间台湾的“乡土文学论争”中余光中抛出以〈狼来了!〉为题的杂文,在严苛的反共戒严时代,公开警告共产党的“工农兵文学”已经渗透到台湾,要当局“抓头”,不必怕别人攻击给作家“扣帽子”;也提到一九八九年七月,当时早已是“台独”论者的陈芳明出版《鞭伤之岛》中,道出余光中曾寄给陈芳明“一封长信”并附寄了几份影印文件。其中“有一份陈映真的文章,也有一份马克思文字的英译。余光中特别以红笔加上眉批,并用中英对照的考据法,指出陈映真引述马克思之处……”。

二〇〇〇年九月,我初次在与陈芳明的一场关于台湾社会性质、与文学史分期问题上展开论争中的一篇文章中,提及余光中这“精心罗织的一封长信”,直接寄给了当时特务总管“王昇将军的手上”。而“寄给陈芳明的,应是这告密信的副本”。

有关这“一封长信”,一九八九年陈芳明的揭露,和二〇〇〇年我的提起,在岛内都未引起什么可以感知的波纹。但今年五月赵稀方的文章却很快在大陆引发了讨论。抑余者有之,扬余者也不少。参加讨论的,除台湾的吕正惠、杨若萍外,都是大陆、香港的陈漱渝、陈子善、钱虹、刘心武、薛永辰、黄维梁,和赵稀方的几篇回应。

九月十一日,余光中先生第一次在《羊城晚报》写〈向历史自首?〉作了回应,并且对我提出数问,为自己洗清。事情发展至此,虽非所愿,但继之寻思:如果我和余先生皆能端正态度,以余先生在发表回应文章前致我私信中强调的“善意与诚意”,公开交换意见,坦诚面对历史,达成谅解,弥合伤痕,增进当下台湾民族文坛的团结,当是很有积极意义的事。

02我对“余光中事件”的认识和立场

我想把应该在结论中提出的、对于“余光中事件”的认识和立场先说一说。十九世纪中后,世界进入弱肉强食的现代帝国主义时代。包括台湾在内的全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作为这沦落的一个组成部份,一八九五年因甲午战败,台湾岛进一步沦为日帝治下的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撇除殖民地台湾在社会、政治、经济上的殖民化伤害,日本据台之初,就百般压抑汉族语文,把日语当作“国语”强加于岛民,剥夺岛民的民族母语,强迫岛民以日语思想、书写和创作。一九叁七年日帝全面侵华,汉语和白话文遭到全面彻底的禁绝。一九四一年,日帝发动太平洋战争,在文学上强迫台湾作家写歌颂侵略战争,卑视自己民族的血统,煽动对“天皇”、“圣战”,并誓死尽忠的作品,在台湾新文学的心灵和精神上划下至今犹未癒合的伤口。体现了这沈痛伤口的,不仅仅是表现了皇民歇斯底里的周金波、陈火泉等人的作品,也包括了表现面从腹背、犹疑、苦闷、自弃的龙瑛琮,和为民族认同而在日帝侵华的非理世界中遭到敌人和同胞理不尽的伤害,犹疑、痛苦而终于在实践中克服了被歪曲的历史的吴浊流。

但时至今日,当韩国年轻学界(如金在涌教授)迟至今日才展开科学实证的研究,面对日占下朝鲜政治和文学历史上的“亲日”人物、行为和作品时,海峡两岸却长期对这些问题视若无睹。不,在台湾,反民族分离派甚至主张不以“中国人立场”处理日帝下“亲日”问题,并且和日本右翼学界互相唱合,主张“皇民化”为台湾带来了“第一个国语”,并谓以之构成政治和文学的“公共领域”,成长为脱离中国的“台湾民族主义”!于是伤口未见痊好,而且进一步糜烂、蓄脓。

一九二〇年代初开始,中国人民在救亡、发展问题上开始了左右两大倾向的探索。一九二七年四月蒋介石政变(清共大屠),左右分裂对峙。抗日战争中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敌。一九四五年胜利,四六年国共内战再起。在战后世界冷战体制形成过程中,美国介入我国内战。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建政,国府撤台。翌年韩战爆发,美国军事介入海峡,中国隔海峡而分裂,依靠成为美国远东战略前线自保。

就在这民族在外力介入下的分裂的伤口,台湾建立了反共军事独裁,以自由、民主的名义,鼓励极端的反共意识形态,煽动同族相仇、相疑、相残的政治,建立可以无限上纲的反共国家安全体系。

在这“体系”下,二、叁〇年代以降至四〇年代末的台湾的和大陆的文学、哲学、社会科学被非法化。以国家安全为名的密告、政治上的冤、假案泛滥,恨共、仇共的教育不知何时转化为对中国、中国人的丑诋、怨恨和对立。时至今日,这惨痛的民族伤口,因缺少反省、清理的条件,不但至今不曾痊好,而且一方面任人强加勒索性的昂贵军购,把自已捆绑在别人的战略前沿利益,一步步痴狂地走上危险的民族内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