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温靖邦 2017-12-13 浏览:
抗战时有过人为决堤放水御敌之事,不过并未淹死多少日寇,也未挡住日寇锋指武汉的步伐,倒是糟害了何止千万的中原人民。慑于造孽过大,罪恶滔天,决策者和实施者千方百计予以掩盖,或者干脆委过于日寇。

一位名叫温斯顿的英国记者向他发问,“请问将军,日军步兵当时尚在兰封,怎么会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轰炸花园口?这个有战略价值吗?”

蒋在珍一口咬定,“不,他们的前卫部队当时已经到了开封城下,另一支部队已经占领了中牟县城!所谓日军当时尚在兰封,我知道这一说法来自日本的《读卖新闻》。这是他们为开脱罪责制造的谎言,不值得一驳!”

这位温斯顿并不放松,进一步诘问道:

“好吧,将军,我接受你的这一解释。可是,日军向来以其攻击力为骄傲,是吧?前一向的徐州战役和最近夺取兰封,他们都没有借助水的力量;现在向郑州推进,用得着请黄河水来帮忙吗?”

蒋在珍愕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急得脸红筋胀。

陪同记者团来的一战区高级参议宁坚少将赶紧插话为他解围。

“温斯顿先生,中国兵书上有句话叫攻城为上;那意思是,只要交战,部队就会有消耗,不如考虑一个别的法子,能够不费一枪一弹不伤亡一个官兵而打败对方消灭对方夺下对方城池为最好!而打败黄河以南的中国军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办法就是水淹。这对日本人的诱惑是不言而喻的!”

宁坚少将能言善辩,又欺对方不懂军事,从容不迫好整以暇地将对方辩难轻轻拨开。

一位法国记者不待温斯顿再开口,马上插话问道:

“请问将军,既然你们熟知攻城为上之妙,你们也可以放水淹日本人呀!”

“中国军队乃王者之师仁义之师,伤天害理的事,哪怕能有利于战事,也是不屑为的!”

“是呀是呀,”蒋在珍立刻扮出悲天悯人的样子插话。“毕竟南岸的千里沃野都是中国土地,千万民众都是我中国同胞呀!我们怎么会忍心那样做呢?”

“蒋师长,请问有多少架日机轰炸堤坝?”一个懂行的香港记者问。

“十架!可怕呀,十架呀记者先生!”

“我有一事不明,想向蒋师长讨教。这堤坝有二十公尺厚,高如城楼就不用说了;日机的机载炸弹我了解,每枚最大限度可炸一公尺深两公尺直径,即使十架飞机都能精确地把炸弹投到同一个点上——大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炸出那么宽那么深的缺口!请问,这个我们应该怎么向读者解释?”

“这个是,这个是……”

“就算日本人企图水淹中国军队,难道他们不知道炸开大堤,水漫中原,岂不也赌死了他们进军的道路吗?”

蒋在珍满头大汗,答不上来,东张西望寻找宁坚少将。而此公早已躲进人群中去了。

陪同前来的中宣部官员惟恐一批懂行的记者继续往深里追问,使蒋在珍露出马脚,大家回武汉没法向蒋介石交差,赶快站出来解围,说:

“诸位,战区的将士们忙于防务,日本鬼子很快要发起进攻了,今天的活动暂告一段落吧!回到武汉后我们还要召开记者招待会,那时再请诸位继续提问吧!”

实地采访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记者们带着满腹狐疑回武汉去了。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全文摘自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温靖邦六卷本长篇文学纪实《虎啸八年》】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