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温靖邦 2017-12-13 浏览:
抗战时有过人为决堤放水御敌之事,不过并未淹死多少日寇,也未挡住日寇锋指武汉的步伐,倒是糟害了何止千万的中原人民。慑于造孽过大,罪恶滔天,决策者和实施者千方百计予以掩盖,或者干脆委过于日寇。

刘尚志急得在堤上走来走去。

汤邦桢旅长指着几千部属破口大骂。

下午,刘尚志增派工兵营来助阵。

到了深夜,好歹扒开了两道口子。水也涌了一些出来。大家正在欢呼,那水没流多远,掘口又塌了,沙土重新填塞住口子。大家傻了,干瞪眼睛。

第一天掘堤失败了。

武汉的蒋介石过了午夜都还没睡,他在等着掘堤的消息。等来的却是坏消息,挖堤失败了。他大骂娘希匹、饭桶,坐卧不宁,绕室而行。日本人逼到开封大门口了,平汉线危急。五十六师那帮笨蛋掘了一整天毫无结果,一伙没用的东西。

他叫来林蔚,吩咐电令程潜,增加防守开封的部队。开封守得越久越好,多守一天就多一分水淹敌军的把握。嘱商震继续催督部队,悬赏万元,限日完工。

商震得令,急忙亲赴现场。

汤邦桢旅长改变了方法,实行爆破。成堆的炸药塞进堤坝,甚至大炮也用上了。可是,一声声巨响过后,沙土又滑了下去,依然掩塞了刚炸开的缺口。

汤旅长不死心,指挥部队接着干。

这一天,从早上干到深夜,炸药用了一大堆,依然宣告失败。

蒋介石获悉,在电话里大发雷霆。商震手捧话筒,只觉得电话里轰轰震响,夹杂着蒋介石尖利的声音,禁不住心惊肉跳。听了半个小时,只听清了这么几句话:

“……掘堤屡屡失败,几千人对付不了一段土堤,是何道理?你要明白,这事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命运;没有小的牺牲,哪有大的成就?你是革命军人,在这个生死存亡关头,切戒妇人之仁;必须打破一切顾虑,尽快完成!一切有我顶着,你还怕什么呢?”

听这话,蒋介石似乎在疑心他程潜怕担干系,有意在暗中拖延。他满腹委屈,放下电话,颓然跌坐椅子上。几天没睡好觉,头大得厉害,眼皮粘粘糊糊。但是根本没法去睡,也根本睡不着,蒋介石的训斥声在耳际回环,不绝如缕,搅得他忧心如焚。

第二天,土肥原师团在第二十师团配合下,疯狂反扑,攻下了开封;不稍停留,马上推进,不到半天又拿下了中牟。郑州已然遥遥在望。

蒋介石大惊失色。又接通了程潜电话,把掘堤赏金提到两万。

更为焦头烂额的是商震。他明白,水淹日寇如果不成,自己前程堪虞。而今已非复当年拥兵自重,蒋介石不得不给予一定地位那阵子了;从山西带出来的武装力量早就消耗光了,麾下大部分是别人的部队,得靠蒋介石吃饭呀,不得不看人家脸色呀。

天无绝人之路,正一筹莫展,一位能人闯进他的办公室。

驻屯花园口京水镇的新八师师长蒋在珍说,他有办法把河堤挖开。

商震大喜。继而又审视地打量蒋在珍,担心会不会是个妄人、吹牛家?

蒋在珍看出了商震的疑惑,便不慌不忙讲出他的计划。他说,花园口掘堤条件比这边好,土质较硬,中心地带是青石条垒砌,好打炮眼;可以从大堤斜面凿出几个洞子,填埋炸药,一举炸开大堤不成问题。

商震病急乱投医,也顾不得分辨是否有道理,马上向程潜禀报。

程潜招集郑州的水利专家十多名,赴花园口考察,倾听蒋在珍讲方案。论证结果,认为可行。

程潜马上电禀蒋介石。

蒋介石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马电令火速进行;电报末尾加上一条:着新八师即刻执行;若成功,赏银元三万。

大家都把宝押在了蒋在珍身上。

六月七日的夜晚,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中原大地漆黑一片。花园口关帝庙西侧几百米远近就是黄河大堤。堤上灯笼火把连成一片,铁器碰触到泥土的沉闷声响与人声混杂在一起。蒋在珍派了一个旅在这里干开了。

他在关帝庙内架了个行军床,亲自监督工程的实施。

正要朦胧入睡,忽然感觉工地上干活的喧嚣变成了一片激烈的对骂。怎么回事?发生什么冲突了?士兵与官长还是部队与部队?妈的,不好好干活吵什么吵!

他翻身下床,没好气地往堤坝方向走去。

原来,一位团长为加快进度,抢下头功,私自从附近招雇了几百个民工。对民工说是修筑国防工事。

民工们听说是打鬼子用的,都踊跃报名参加。

而上堤干活不久,察觉是要爆破放水,不仅骚动起来,旋即炸了窝一般吵嚷开了。堤下或远或近是他们的家园,是祖祖辈辈用血与汗浇灌的庄稼地,是百代基业,堤坝一旦炸开,顷刻间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们怎么会不急红眼睛呢。一时间,老者扔下手中工具,哭喊央求;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则与官兵争执起来,几处地方甚至发生了推搡扭打。工地上乱成一团。

蒋在珍把这个旅的旅长叫到一旁,申斥一番。“你太糊涂了,这种事怎么能让民工掺和进来?误了事你掉脑袋倒不要紧,我和商总司令也得陪斩!你现在马上到堤上指挥宪兵弹压,可以向天开枪吓一吓刁民,但不许打死人;然后每人发点钱,押解他们回去。另外,抽一个团去担任警戒,五公里内不许老百姓进来!”

旅长刚把老百姓弄走,蒋在珍又把他叫过去。吩咐道:

“从堤上这个团里抽出精壮士兵,编成几个队,轮番挖掘,人息工不息;我把工兵营也拨给你用。每个挖掘点,挖到二十公尺深就可以填埋炸药了;炸一轮,再挖下一轮。一定要按时完工,可不能再出半点儿差错呀!”

“放心吧,师长,我保证不会出岔子!”

八日,工程进度加快了不少。一声声炸药巨响,烟尘冲天而起。烟尘散处,几个缺口现了出来。官兵们又抓紧挖掘,再填装炸药。爆炸声一次比一次大,缺口不断扩大不断降低。九日凌晨,巨大得可安放一座楼房的缺口基本形成。最后一次爆炸就将驱赶黄水出来。几百麻袋炸药填埋进去,蒋在珍还不放心,他追求万无一失;请求战区调几门平射炮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