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温靖邦 2017-12-13 浏览:
抗战时有过人为决堤放水御敌之事,不过并未淹死多少日寇,也未挡住日寇锋指武汉的步伐,倒是糟害了何止千万的中原人民。慑于造孽过大,罪恶滔天,决策者和实施者千方百计予以掩盖,或者干脆委过于日寇。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按:关羽镇守荊襄九郡时迎战犯境的曹军,借助水势,淹没了来犯之敌,大获全胜。史称水淹七军。抗战时也有过人为决堤放水御敌之事,不过并未淹死多少日寇,也未挡住日寇锋指武汉的步伐,倒是糟害了何止千万的中原人民。慑于造孽过大,罪恶滔天,决策者和实施者千方百计予以掩盖,或者干脆委过于日寇。到了当代,围绕花园口决堤事件有了新的解读,据说在战略上是必须之举,至于淹死了百万小百姓、祸及数省两千多万人民,那也是为了抗战,是无奈之举。对于这个决黄阻敌祸民的重大历史事件,我将前后真相披露于次,供大家去做结论吧。】

蒋介石花园口决堤:是“水淹七军”,还是为祸万民

日寇兵薄开封,郑州岌岌可危。

蒋介石一天三电,催问程潜,有什么办法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挡住大批日寇西涌,保住郑州。此刻,时间比什么都精贵,他太需要时间了。武汉肯定是敌人的下一个目标。而保卫武汉的一多半部队还不是要靠徐州退下来的那五十个师;可眼下这批部队士气低落,编制残缺不全,不经过补充、整训,没法与强敌较量。这,没时间怎么行。武汉保卫战的整体布防,那就更需要时间了。中央机关,学校,工厂,经武汉撤往川滇是个大工程,虽早就开始,尚需时日方可完成。

程潜回电支支吾吾,不作正面回答。

程潜并非没有作过研究,只是觉得他们想出的那个办法太可怕。事关重大,不能由他主动提出来。

数日前,参谋长晏勋甫曾向他建议,挖开黄河大堤,水淹日军。这样,可以将大批日寇隔绝在豫东,足以迟滞其攻打郑州进窥武汉。

程潜当时大吃一惊,接下来长时间沉默不语。后来,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说,这个可不能由我们首先提出来呀,事关黄河以南几个省千万百姓的生命财产,我们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呀。

晏勋甫想了想,说那我们何不诱导武汉方面提出来呢?

程潜若有深意地瞧了他一下,轻轻唔了一声。

晏勋甫动用武汉关系,先通过一些不相干的私人,将“掘黄阻敌”的思路影响侍从室人员,让侍从室一处新任主任林蔚将这个思路扩展,然后直达“天听”。

此计果然奏效。不久晏勋甫就接到林蔚电话,向他们征求意见,能否掘黄放水以阻日寇?

晏勋甫回答,“这也不是不可以;但事关重大,得有委员长命令才行!”

林蔚说:“命令不成问题;待我请示以后,就会以委员长名义发个正式电报给你!”

程潜听了晏勋甫汇报,沉吟半晌,觉得只是电报还不行,得拿到蒋委员长的亲笔手令才行。

“这样吧,勋甫,你辛苦一趟,到武汉索要这个手令;他如果不给,你就说这个命令碍难执行!”

“这样最好!”

晏勋甫到了武汉,如此这般地把程潜的意思转达了,说无论如何请委员长给个手令,不然不好执行!颂公倒无所谓,一个电话他也会去执行;问题是下边将领不干,非要看到委员长手令不可!毕竟颂公不可能亲自去指挥掘堤呀。

林蔚向蒋介石作了汇报。

蒋介石坐在办公桌后,面对着桌上平时写手令的便笺,迟迟提不起笔。要是一份让他签字的作战命令,他会毫不犹豫地落笔;打仗,有胜有败,哪个也不敢担保每战必胜。掘黄放水不一样了,南边几个省老百姓的身家性命将会葬身鱼腹,这个历史责任谁敢去扛呀!以后,活着的人饶不过你,死去的众多冤魂也会纠缠你,历史必将重重记上你一笔。这个决心难下啊!程潜以下那些一战区的将领,平日里谁也管不住,想打就打想撤就撤,谁来请示过?现在居然变得安分起来,电话不行,电报不行,还非得要个亲笔手令不可。这不是明摆着不想扛任何责任,要我蒋某人出头当恶人吗!想当年程潜天不怕地不怕,天王老子也不放在眼里,拥兵与蒋某人作对,今天也装成个循规蹈矩的人了。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滑头,干大事而惜身,临大难而忘义,把遭唾骂的角色推给我蒋中正。

蒋介石瞻顾徘徊,两天后才提笔写下手令。

是日本人促使他下这个决心的。日寇兵临开封城下,逼近中牟,陇海线、平汉线风雨飘摇,郑州城已能依稀听到炮声。河南一旦不保,武汉就过早地成了前线,那可不得了!

晏勋甫拿到手令,喜笑颜开地跑回郑州去了。

六月四日黎明,濛濛晨雾笼罩着黄河大堤。郑州以东的中牟县赵口大堤上响起铁锹、镐头乱七八糟的挖掘声,时不时还夹杂着吆喝、咒骂的人声。商震二十集团军五十六师汤邦桢旅五千多人正堤上堤下忙活。

干到中午时分,五十六师师长刘尚志着急起来。昨天到集团军总司令部领受任务时,拍胸口向商总司令保证,那么点点活儿,派一个旅几个小时就可以干完,请总司令放心吧。今天凌晨开工,折腾半天,他傻眼了。官兵们知道这活儿是蒋委员长督办,上面催得紧,又是淹日本鬼子,都很卖力。战场上不是鬼子对手,挖沙担土他们不含糊,都是庄稼佬出身嘛。不料赵口这一带土质差,含沙量大,随挖随塌,根本弄不成型。有几处似乎挖成了,稍不留意又塌下来,还连人带工具埋了几个下去。大半天过去了,工程毫无进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