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沈志华是如何在日本大放厥词的?

鹿野 2017-12-13 浏览:
沈志华在日本的这个讲话完全是谣言段子的大汇编。其不仅妄图左右我国的对外政策,而且肆意歪曲攻击毛周邓等老一辈领导人的观点,甚至根本不顾一些相关讲话文件都白纸黑字的写在那里,很容易就能查到。笔者不禁要问,到底是谁支持他在海外大放厥词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沈志华是如何在日本大放厥词的?

2017年11月7日下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史学会理事、香港中文大学中国当代文化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北京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兼职研究员、香港大学名誉研究员沈志华在美中新视角基金会协助笹川日中友好基金于日本财团报告大厅举办的关于朝核问题的报告会上做了一个“震撼性发言”。不少朋友想让笔者点评一下。笔者本不想说太多,因为这个讲话基本上是其一惯观点的老调重弹。而笔者已写过十篇关于沈志华今年3月份大连外国语学院讲话的评论文章并希望其回应,但至今其未作任何回应。不过近日来,随着朝鲜半岛局势再度紧张,网上又纷纷炒作沈志华这个讲话,已经造成了极大不良影响,笔者在这里就再简单的点评一下吧。

首先,沈志华在讲话中宣称,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有一种“天朝上国观念”,不仅把天池和长白山让给了朝鲜,还打算把整个东北交给朝鲜管理:

毛泽东怎么讲的呢?大概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说,你们的祖宗说中朝边界在辽河,我们的祖宗说中朝边界在鸭绿江。现在都把你们赶到鸭绿江南面去了,怪可怜的,但是这不是我的错,是封建主义压迫了你们,这些事都是武则天、唐太宗、隋炀帝,都是他们干的,我不是把天池给你们了吗?类似这样的话,周恩来也说过。周恩来大概的意思是说,过去中国的祖宗欺负了你们的祖宗,现在我们要道歉。这是讲边界问题,讲为什么要把天池和长白山让给朝鲜,讲中国领导人的一种理念。还有一层意思,直接讲的东北问题。毛是这样说的,说金首相,朝鲜就是我们的前方,东北就是你们的后方,将来打起仗来,你就前方、后方一起管吧,我就把东北交给你啦,东北是个好地方,这里不但有粮食,你还可以在这里招兵,你不但要熟悉这里的山川地形,还要熟悉这里的干部……金日成就在朝鲜办了一个东北领导干部培训班。到文革前,培训了两期,就是东北的司以上的、局以上的干部,分别到朝鲜来,表面上疗养,实际就是接受朝鲜的培训。我请诸位想想,天底下有没有这样的领袖,天底下发生过这种事吗?

然而,事实却与沈志华这说法完全相反。关于所谓中朝边境划分的问题,概括说起来就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即在1909年的时候,清朝与日本控制下的朝鲜签订的边界条约中,大体就已经奠定了今天中朝边界的基础,1964年的中朝边界条约实际还是朝鲜方面做了一些微小的让步。第二句话是,一个相关的问题是鸭绿江三岛之所以归朝鲜所有,并不是因为新中国割让的,而是因为当时这三岛由于泥沙淤积而形成的时候国民党把整个东北都丢了,自然而然就是由日本统治下的朝鲜首先开发的领土。把清政府时期和国民党时期丢掉的领土通通算到中国共产党头上,无疑是一种极不合理的行为。关于这个流传很广的谣言,网友“无风即风”曾经在《别再地图开疆!天池砍半是日本人干的!说失去鸭绿江三岛是智障!》做过详细的分析,笔者就不过多重复了。

至于毛主席和周总理批评过历史上隋炀帝和唐太宗那些东征高丽的行为,主要是为反对现实中以美国为代表的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同时也是为化解历史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一些矛盾,不仅与所谓“天朝上国观念”毫无关系,恰恰是与这种观念进行切割。笔者不知道沈志华是怎么想的,如果说毛主席和周总理批评隋炀帝和唐玄宗东征高丽就是“有天朝上国观念”,难道他们表示“要继承隋炀帝和唐太宗的思想”才是“没有天朝上国观念”吗?

至于所谓让一些干部去朝鲜疗养就是把东北交给朝鲜更是无稽之谈,且不说把疗养说成是干部培训仅仅是沈志华的一面之词,即使真的是让一部分干部去朝鲜培训过,那么当下中国干部海外培训最多的国家就是美国,按照沈志华的逻辑,难道就是把全国各地都让给美国了吗?另外,朝鲜也让不少干部去中国培训,是不是朝鲜就把全部国土让给中国了呢?像仅仅2011年11月到2012年5月的半年期间,朝鲜派往中国培训的干部就有四批之多呢:

据环球时报近日援引媒体的报道称,20名朝鲜官员、学者5月抵达中国天津,观摩高新经济区的运作和学习招商引资经验,“这些人将在华参加两个月实地培训”。另有消息称,朝鲜还将派遣工人进入中国务工。事实上,这种交流并非首次。早在今年3月29日-4月18日,来自朝鲜黄金坪和威化岛经济区的20名管理官员在大连行政学院进行了为期20天的研修任务。这也是自去年12月19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消息发布以来,该研修班时隔4个月后首次重新开班。第一、二期朝鲜“两个经济区”管理官员研修班分别在去年11月、12月开班并顺利完成研修课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