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西斯”组织出笼探秘

温靖邦 2017-11-29 浏览:
当年蒋介石也深为国民党的腐败头痛。他曾经痛下狠手,下令诛杀了一些官员。然而,无论他如何严防死守,如何大刀阔斧,腐败之风不仅没能遏制反倒越演越烈。徒呼奈何之余,他异想天开地谋划成立一个新组织,逐渐取代现时的国民党;同时授予这个组织以特权,可以采取非法与非政府手段,对贪腐官员进行秘密诛杀。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中国“法西斯”组织出笼探秘

美国自从立国以来,腐败一直困扰着当局。为了对付腐败,一届又一届的立法机构制订了一条又一条的法律。结果仍然难以遏制腐败蔓延的势头。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林肯总统以后,新产生的律条又对旧有的律条予以新的解释,规定了多少金额以下或什么情况下收受钱财不算腐败,例如政治献金与“非巨额”的商业回扣。也就是说法律向腐败作了让步。然则原因在哪里呢?

当年蒋介石也深为国民党的腐败头痛。他曾经痛下狠手,下令诛杀了一些官员。然而,无论他如何严防死守,如何大刀阔斧,腐败之风不仅没能遏制反倒越演越烈。徒呼奈何之余,他异想天开地谋划成立一个新组织,逐渐取代现时的国民党;同时授予这个组织以特权,可以采取非法与非政府手段,对贪腐官员进行秘密诛杀。

效果如何呢?我在《虎啸八年》(花城出版社)里对这个组织产生的过程作了详细描绘,看看它的成员以及每个人的动机,当能判断一二。

美国法律无法遏制腐败反倒向腐败让步使其合法化的深层次原因也就有了答案。

国民党内复杂的局面,蒋介石感到有必要成立一个强有力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要类似于意大利的黑衫党,把墨索里尼视作至尊,唯墨索里尼之命是从,无视国家与政党的存在。这样一个太过分太极端的念头,即使对至亲至信的党国要员也不能讲;甚至不便向他暗暗择定承担这个重任的黄埔学生明说,只能启发他们去揣摩,最后吃透这个意思。

他向侍卫长王世和布置,把这么几个人召到军委会去:贺衷寒、康泽、桂永清、肖赞育、周复、滕杰、郑介民、邱开基、邓文仪、戴笠。

这十个人在军委会会议室刚落座,马上又不得不站起来——蒋介石进来了。

一般这种聚会,往常蒋介石都好着长袍马褂显示儒雅;今天却全副戎装,不仅着上将军服,还悬挂了中正剑。

校长这是在向我们暗示什么?大家偷偷互相窥视打量,都本能地想要从对方脸上读出答案来。蒋介石铁板着脸,没说话,只伸手往下按了按,示意都坐下。

他习惯地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喝了一口白开水,又慢慢放下杯子。仍没说话,凝神直视杯子,好像在品尝白开水的滋味。似乎这水今天有些苦涩,他渐渐皱起了眉头。

大家都端坐在椅子上,一个个挺直腰板,不敢去碰面前的水杯。校长依礼赐予的一杯白开水,往往被他们当成了一种仪仗;有时校长诧异地指指杯子诘问怎么不喝水,也只端起来虚碰一碰嘴唇。

“诸位,现在国势危艰呀!日本人强占东北,威胁华北;两广与中央离心离德;共产党日渐坐大;大学生不顾全大局,竞相包围冲击各地的党部,甚至中央党部和国府也一度遭到包围。我党的精神完全丧失了,一点力量也没有了,国民革命多半要夭折在我们手里!”

大家不由自主侧过脸去,注视蒋校长,一个个也学着样,满脸的悲怆。有的表情不到位,弄得成了哭丧脸。这个时候当然不该他们说话,他们得听下文,听结论。然后校长叫说才能说。

蒋介石似乎动了真情,脸色转青,眼睛变红,声音也提高了。

“面对党国艰危,大员们依然歌舞升平,直把杭州作汴州;依然搞钱的搞钱,搞女人的搞女人,上行下效,一片乌烟瘴气!政府要员不思进取,军人只玩花拳绣腿;文恬武嬉呀!要拨乱反正必须花大力气,必须依靠健康的新生力量!可惜呀可惜,我的好学生都死光了,你们这些又不中用!我依靠谁去?”讲到这里,他激动地站起来,用力摆手,把声音提到极至,喝道:“算了,不讲了不讲了,讲也没用!散会……”

说罢蹬蹬蹬地冲出门去,留下一卷冷风。

望着蒋介石的背影,感受着他留下的一卷冷风,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

贺衷寒三十多岁,寡骨脸,头上稀疏几根头发集中在两边,中部完全没有。毕业于黄埔一期,现任总司令部军事教育处处长。好以黄埔学生领袖、老大哥自居。蒋介石一离开,他就摆出一副小蒋介石的模样,这个是这个是地讲了半天心得。智者般指出,刚才校长并不是真正生气了,而是一种启发;校长是采取训骂的方式,让我们去琢磨他的意思。一些重大事项校长不便自己提出来,要靠我们来说。以前很多次都是这样,这次怕也差不多吧?贺衷寒双眉深锁,下意识地不断捋那几根头发,竭力去掩盖前面的秃顶,自语般问道:

“老头子这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蒋介石一走,康泽就把面前的白开水喝完了。他今年二十六岁,是黄埔三期生,曾到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现任总司令部宣传大队长。他虚起眼睛,一张油光光的柿饼脸一会儿向这边,一会儿移向那边,沉吟着说:

“一定是校长要我们研究一个办法,克服目前的困难!看来时局真是不可收拾了,不然老头子也不会这样一下子把我们集中到这里来!”

邓文仪发出嘿嘿两声嘲笑,乜视康泽,说:

“这不是废话吗?关键在于老头子究竟想让我们干什么,这个问题没搞清,一切都是废话!”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