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抹黑曹操为哪般?

长河红阳 2017-11-16 浏览:
我们回溯历史,看一下被陈寅恪努力标榜道德的士大夫们在当时能不能用呢?当然不能!在东汉尚未崩溃的时候,陈寅恪口中的“士大夫”们/世家大族/豪族们的庄园经济就在蚕食东汉王朝的经济基础,兼并土地,隐匿人口,截留赋税。而这个王朝对外战争,对内的支出,包括给这些士大夫们发俸禄,无不从愈来愈少的自耕小农身上加重剥削,最后形成王朝崩溃的一个要因;东汉崩溃之后,它们又勾帮结伙形成一个个的军阀集团,制造军阀混战,“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的要紧原因之一就是它们造成的。这些人上位掌权的“典范”时代就是“以孝治国”的西晋,什么下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陈寅恪抹黑曹操为哪般?

陈寅恪陈大师的学问据说是很大的。有多大?有知名学者这样说:

【教授的教授】

不过,这句话终归是个比方,具体这位陈先生的学问,有哪些一般史学工作者赶不上的地方,在这句话里并不能得到回答。好在有郭沫若的话可以提供参考。他曾这样勉励新中国研读历史的学子们

【在史学研究方面,我们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在史料的占有上超过陈寅恪】

如此可以确定的是,陈寅恪先生博闻强记,对史料掌握的熟稔绝非一般史学工作者可比。不过呢,我们也要明白,一个优秀的史学工作者的史学功力,不应该仅仅是博闻强记这一个突出优点,还有史识上的高明建树——由历史材料中概括总结出的,对历史的认知有强过一般同行的地方。从郭沫若的话里我们看出,他对陈寅恪先生的博闻强记是佩服的,但在史识上,却没有类似表述。那么说陈寅恪先生的史识未必有高明的地方是可以的。所以,对于这个方面,郭沫若对新中国的学子们有信心。

陈寅恪先生的史识,实在算不上高明——《“民国大师”要的自由,是什么样的“自由”?——再谈<南渡北归>》中已经说得明白,陈先生的史识中,有“精英论”、“血统论”的成分。这样的史识,类同于垃圾,这个不说了,不过,这先生有如此深重的“精英/血统”论,是否全是史识上的缺失,这个倒是需要剖白清楚。这里不妨以他的名文——《世说新语文学类钟会撰四本论始必条后》的某些见识做个分析。

陈寅恪对曹操的刻薄评价

在这个名文里,陈先生对曹操是有些“不俗”的评价的

【夫曹孟德者,旷世之枭杰也】

枭杰,不是什么好词语,不过承认曹操很有本事却溢于言表,况且还是旷世之枭杰,从曹操的能力上讲,还不算偏颇。这个认识的正确性将就吧。但是,其他语句就有些不像话了

【魏为东汉内廷阉宦阶级之代表,晋则外廷士大夫阶级之代表。姑魏晋之兴亡递嬗乃东汉晚年两统治阶级之竞争胜败问题。自来史家惟以曹魏司马两姓之关系目之,殊未尽史事之真相也。本来汉末士大夫阶级之代表人袁绍其凭借深厚,远过于阉宦阶级之代表人曹操,而官渡一战曹氏胜,袁氏败。】

“阉宦阶级”,就是阉党的代名词。这段话里,陈先生把曹操打下根基,+曹丕建立的魏政权归入了“阉宦”一党,显然极刻薄了。那么,曹操真是所谓的“阉宦”一党么?那么先看看陈先生对“阉宦”二字的定义

【东汉中晚之世,其统治阶级可分为两类人群,以为内廷之阉宦。一为外廷之士大夫。阉宦之出身大抵为非儒家之寒族。所谓“乞匄携养”之类。其详未易考见,暂不置论。】

陈先生对“阉宦”的定义仅仅是指其人的出身家庭。这个标准也算够狭隘的。因为曹操出身是“阉宦”之家,就划定了他的政治分野,划定他那个政团的政治属性,是不是也太偏颇了呢?须知,曹操创业的时的核心任务里,陈寅恪所言的士大夫也不少——比如荀攸、荀彧、程昱、贾诩、郭嘉,这都是士大夫中的人才,在曹操还没有统一北方的微末时候,就跟着曹操,这也算“阉宦阶级”?一杆杆打翻一船人么!

在中国古史中,“阉宦”也好,“阉党”也罢,是个被人深恶痛绝的政治势力,是个特别明白的专称,是不可以随便乱用的!但是,陈寅恪先生就是要称呼曹魏是什么“阉宦阶级”,倘若不是学问做的极其粗陋,这样的刻薄言辞也实在让人看着没风度,太反常!如此反常所为何来?

汉末魏初时,存在一个“阉宦阶级”吗?

考诸东汉历史,权阉/“阉宦阶级”威福自用的历史不短,自然,权阉们的亲属们——“乞匄携养”者们靠着裙带关系作恶四方也不在话下。在《后汉书》的列传中常见这路人。但是,在曹操打天下的时候,是否当时也还存在着这么一个“乞匄携养”的政治集团追随曹操得利,助力曹操打天下,这是要史料作证明的。这也正是陈寅恪先生要做的工作。但是,这位陈先生却用了“其详未易考见,暂不置论”轻轻把千斤重担卸去了,这个学问做的实在滑头。

“乞匄携养”的“阉宦阶级”在曹操角逐北方是否存在,这在史料中是找不到根据的。不但找不到根据,而且还有相反的的证据证明,在当时的主政者-大将军何进攻杀权阉集团大意被杀后,他的跟班袁绍、袁术兄弟紧跟着就对皇宫内的权阉们和无权无势的宦官们展开凶狠的报复,连不长胡子的正常人也不放过,以至于有人看见大兵,自己先脱了裤子给人检验自己不是宦官,这番惶恐,可见当时的恐怖。这样的恐怖政策下,权阉们没有漏网的。具体文字在裴注《三国志·魏书·董二袁刘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