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立大国地位与重返联合国 ——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三)

长河红阳 2017-11-15 浏览:
新中国在朝鲜战争后获得的事实上的大国地位——“五常”席位,终于以不可阻碍的势头得以恢复,美国人从1953年到1971年的18年打了水漂!这18年,贯穿始终的是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与压制,内中动机是对朝鲜战争后中国获得的大国地位拒不承认。美国在朝鲜战场上面对中国连连失分,为了挽回局面,它越要在中国这里讨回失分,结果却是次次失分,最后连它的“后院”——联合国都倒了墙!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确立大国地位与重返联合国 ——抗美援朝留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三)

抗美援朝带给中国的战争红利是巨大的。“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这一仗保证了中国边疆几十年的基本和平,为此后的和平稳定发展、经济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国际政治基础。而实际上沈某加给抗美援朝的罪名如耽误了中国重返联合国等,也是不存在的,相反,是抗美援朝带给中国的战争红利,保证了中国此后的国际地位稳步上升,在进入联合国、取得“五常”席位之前,就已实质上登上了国际舞台、确立了大国地位,得到大多数国家的认可,并最终实至名归地重返联合国,取代台湾伪政权而成为名副其实的“五常”成员。这是美国一再阻挡却无力阻挡的。下面就谈谈朝鲜战争的停战及其后续影响,探讨相关问题。 

朝鲜战争的停战:第四次、第五次战役的苦战是否值得,是否能避免? 

1951年1月25日——4月21日,第四次战役;4月11日麦克阿瑟被解职;4月22日——6月10日,第五次战役,经过第四、第五两次战役后,中美两军在三八线对峙的局面形成。

但是,也就在第五次战役期间,美国人通过间接渠道主动寻求与中国和谈判的机会,用艾奇逊的话说就是“像一群狗子那样到处寻找线索”。

艾奇逊派出五条“狗子”寻找可能与中国和谈的门路。最后,美国国务院政策办公室主任乔治·凯南与苏联驻联合国代表马立克搭上了话头,通过这条斜道拉线,最终中美1951年7月10日在板门店举行会谈。

从史实看,1950年底,印度劝和的前后,美国人的地盘还在三八线以北,但是当时的美国以征兵百万扩军备战为后盾拒绝和谈;但是在中美军队三八线附近拉锯的时候,美国人实际有效控制的地盘已经退缩到三八线以南的时候,美国却要和谈了。在这个档口美国寻求和谈,证明1950年底美国的确不甘心失败,不甘心放弃其地缘政治利益,并且有大举扩军继续战争的余力,因而也就没有真正实现“和谈”的条件;同时表明了中国此前拒绝接受不公正、挖陷阱的“和谈”方案,坚决奉陪到底,直到把美国人打得无力再战的正确性。

美国人在1950年底不与中国和解,觉得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的失败是因为军事动员程度不够,在朝鲜战场上投入的军事资源还不足,还算不上放手大打,所以把本来就对中国不利的“十三国提案”进一步肢解、阉割,为自己继续大打做准备,以至杜鲁门进行征兵百万的全国总动员。

但是在更多援军开进朝鲜战场,经过第四次战役后,美国人才发觉,哪怕征兵百万扩军备战,它的力量打到三八线以北也十分困难,并且无力有效地控制!它也绝不可能在“惩罚中国人”之后再体面的撤兵!也正是在这个让它无可奈何的境地下,美国人才想到要与中国和谈。

那么,这个让志愿军倍感吃力的第四次战役不该打么?如果不经过那么一场苦战,会让美国觉得他在朝鲜战场上的能量也仅仅是保住三八线以南地盘不丢么?

类似于沈某的观点在网上常见,被无知马甲们留声机似的反复呻吟:要是抗美援朝中,不打过三八线就好了,不占领汉城就好了,早些时候“响应”联合国同美国谈判就好了……

这些无知者们总以为这样的话,不但四次、第五次的苦战就不会有了,而且还能尽早结束战争。但是需要清楚:杜鲁门在1950年12月16日下达的全国动员令是闹着玩儿的么?杜鲁门要是不在朝鲜“惩罚”中国人,不把战线推进到三八线以北,它会罢手么?美国扩军百万那是为了什么?!一纸什么和谈条约就能让美国把武装起来的军队再解散了?不把更多的美国兵投送在朝鲜战场上和志愿军见个死活,不狠狠地“惩罚”中国人,美国绝不会罢手!第四次、第五次战役非打不可!你不打,美国人也会逼你打,不把美国的武器和美元消耗个差不多,不搭上更多美国平民的性命,美国政府是不会承认它在朝鲜奈何不了中国,它也绝不会主动同中国和谈。

·美国为朝鲜战争出动兵力总数超过百万

美国征兵百万,那么它真正投入朝鲜战场的兵力又有多少?这个数字在很多资料那里都只是数十万,但在国务卿艾奇逊的后任杜勒斯那里却有另一种说法:

【团结原则的实现不能没有牺牲。没有人能只做他想做的事。美国的年轻人没有做他们想做的事情。100多万美国孩子离开他们的家庭、亲人和和平事业,奔赴遥远的朝鲜。他们去那里的原因是,你在黑暗的时刻提出以自由世界大团结的神圣原则来挽救贵国与巨大的灾难。那100万去贵国的美国孩子中,2.4万名牺牲,11万受伤。我们在金钱上付出了成百上亿美元。那就是我们为忠诚于你提出的团结原则付出的一部分代价。(1953年6月22日杜勒斯致李承晚的信,《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1卷)】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