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西安事变的原始状貌

温靖邦 2017-11-03 浏览:
西安事变是怎么发生的?中共是否如资老太婆所“揭露”的那样是背后的挑动者甚至是“阴谋的策划者”?我们不妨遵照原始史料指引的道路去探访其发端与源头吧。

蒋介石脸上出现了满意的微笑,点点头。又说:“虎城,你请坐下!坐下我们好谈话。”

杨虎城说了一声是,这才坐到蒋介石对面。

宋文梅给杨虎城送了一杯热茶进来;又把蒋介石杯里的残水倒掉,换上热气腾腾的白开水。

杨虎城向他略挥了一下手说你出去。

宋文梅说了一声是,退出去了。

“虎城,这次事变你知道不知道?”蒋介石看着杨虎城,心里不无希冀,他想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杨虎城没有马上回答,皱眉沉吟。下意识地掏出一支香烟,送进嘴里;旋又意识到蒋介石厌恶烟味,马上摘下来,塞回烟盒里。好一会儿,才抬起眼皮,说:“报告委员长,汉卿事先和我商量过的!”

正常的思维逻辑,不应该对这个回答有什么意外感,因为此前的一切都早就显示了杨虎城一开始就是合谋者;而蒋介石的思维逻辑已经变得畸形而衰弱,就像溺水者会对一根漂浮稻草产生希冀一样。听到这个回答竟失望了好一会儿。继而生出了几分愠怒,用质问的口气说:“你们这样干是违犯军纪国法的!究竟为了什么?”

杨虎城的态度很诚恳,也很平静。说:“主要是停止内战和抗日的问题。这个问题长期没能得到解决,汉卿就找我商量……咱们实在没有其他更妥当的办法,只好出此下策!请委员长鉴谅……”

蒋介石冷笑道:“我听说你们准备强行把中央弄到西安来,置于你们的控制之下?”

杨虎城马上分辩,“把中央迁到西安来,只是一种解决办法,但决不是置于我和汉卿控制之下;领袖仍然是委员长,我和汉卿仍然是部下!如果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当然可以不考虑迁都!”

蒋介石摇头叹气,没有说话。

“没有想到会这样,这个失误……我和汉卿都要负责任!至于今后的问题如何解决,还请委员长俯察舆情,有所决定!”

蒋介石似乎觉得杨虎城的态度比张学良诚恳,开始对他的建议有所思考。但对他们发动这次叛乱的背景,仍是十分疑惑,总以为是共产党搞的鬼。乜斜眼睛瞧杨虎城,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你们最初决定干这样的事,究竟是听了什么人的话?”

“决没有听过任何人的话!很简单,就是汉卿……找我说这个事情;我考虑别无其他路可走,再不行动,一旦他被调离,我就更没有戏了。于是咱俩就合计把委员长请到西安城里来……”

蒋介石摇头叹气,十分扼腕的样子。“这件事我自己也有责任——我太相信你们了,太疏于防范了,所以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过了一会儿,他又不无希冀地看着杨虎城,试探道:“虎城,现在你如果还能以国家为重,就应该马上设法把我送回南京去!这样,变乱就不会扩大,我对你也会原谅的,而且还会有所借重!”

杨虎城明白是在拉拢他。马上站起来,说:“委员长的意见,我可以向汉卿转达,然后咱们一起商量!委员长,我现在暂且告退,改天再来看望您。”

说罢,敬了个礼出去了。

蒋介石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目瞪口呆;半晌,才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娘希匹。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全文原载花城出版社2015年出版温靖邦长篇纪实文学《喋血山河》第一部】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