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背后的隐秘

温靖邦 2017-09-02 浏览:
土肥原又沉吟一会儿,严肃指出,只要找准撬动的那个支点,精心策划,我方兵力虽小也可以完成占领。这个支点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张学良。这人怠惰腐化,还有恐日心理。夺取满洲不难,问题在于怎样善其后。可以预计,到时候抵抗运动明的暗的不会少,关东军弄不好将会成为治安部队甚至陷入泥潭。应该让一个满洲人政权来替我们守满洲,我们日本人不宜站在前台。

赵镇藩只好说:“好吧,我执行!参座,王旅长是否还在你那里?”

荣臻回答:“已经回你们那里去了!”

后来才知道,王以哲在回北大营途中,被行进中的日军阻隔住了。

赵镇藩觉得荣臻难以理喻,就挂上电话。仍然按照原定计划部署迎击日军。

9月18日夜,张学良在夫人于凤至和秘书赵媞以及另外两三个女人陪同下到前门外新明戏院看戏,坐在右边第三个包厢。(罗靖寰:《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当局对于日本要求修筑敦图路问题的交涉经过》,《文史资料选辑》52辑第119页,文史资料出版社1964年版。)

这场戏是梅兰芳主演的《宇宙锋》。

张学良喜欢京戏,疾病也基本痊愈,精神特别好,兴致特别高,时而用手拍打膝盖为梅兰芳击节,时而向女士们讲解每一个动作每一段唱腔的妙处。

女士们纷纷迎合地或点头微笑或摇头感叹,有的则装懵卖傻地询问梅博士的手为什么那么大腰为什么那么粗,引得少帅哈哈大笑。

10点40分,一名副官跑上来,蹑手蹑脚走到张学良身边,附耳小声说:

“报告副总司令,荣参谋长电话打到协和医院您的临时办公室,说有紧急军情,命我来请副总司令去接听电话!”

张学良正看得起劲,打节拍的手只得停下来。皱了皱眉,挥了一下手说:

“有事他自个儿处理不就得了吗!就说我有重要事情正在处理。”

副官说了一声是,退出去了。

于凤至问:“有什么事吗?”

张学良指了指戏台上,“看戏!没什么事。”

于凤至不大相信,又问,“我好像听说荣参谋长有什么事?”

张学良不耐烦地说:“翕生那人也是,真顶不了事,什么小事也要请示!不理他,看戏!”

一会儿又跑来一个副官,附在张学良耳边嘀咕了几句。

张学良恼怒地掉头瞪着这副官,喝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这是病休期间,不要找我!你去告诉荣参谋长,一切由他处置,不必问我!他处置不了,可以找张辅帅、臧主席商量嘛!真没用!”

副官只好唯唯而退。

大约又过了十多分钟,另一名副官气急败坏地跑上来,只说了两句话。张学良就唬地一声站起来,说了一句:“怎么会这样?”脸色也变得成了死灰一般。挥了一下手说回医院。

张学良一进入协和医院自己的临时办公室,就接过了副官长谭海一直捧在手中的电话。气急败坏地大声问:“荣参谋长,怎么回事?”

荣臻说:“日军大规模炮击北大营,坦克和步兵正向北大营以及城内开进!我们遵照你的指示,下令收缴独立七旅枪支不许抵抗。但是,恐怕独立七旅参谋长赵镇藩不会执行的!”

张学良又急又恼,大声质问:“他想干什么?马上把赵镇藩抓起来!王以哲呢?什么?不在营里?真气死人了!”

话说到这里,电话忽然断了。

再摇,怎么也接不通。

张学良心急如焚。

1931年9月18日夜晚,九一八事变发生以后,蒋介石是否下令张学良不要抵抗,经过学者们长达几十年的考证、辨析,基本上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当代军事史专家王书君先生所著《张学良世纪传奇(口述实录)》(山东友谊出版社2002年版。),进一步证实了这个否定是可靠的。

关于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下令张学良不要抵抗的说法,主要来自张学良机要秘书郭维城、东北军将领孙德沛、何柱国等人的回忆。更为广泛的说法是,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在军事法庭上辩护说:过去国人都责怪我出卖东北,现在我要读一封蒋委员长给我的电报。旋就从衣服口袋中掏出那封电报宣读。电报大意是事变刚发生时,蒋介石指示不要抵抗。郭维城等为贤者讳的苦心可佩,而虚构史事的行为又令人不能不有微词。

迄今为止,学术界还没有发现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蒋介石下令东北军或张学良,让其不要抵抗的确切证据。根据现有史料,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蒋介石给张学良最早的一份电报是在9月19日傍晚8时发出的。所以,18日夜蒋介石是不可能给张学良发出不抵抗令的。

九一八事变发生以后,张学良对记者谈话说:

“当日军进攻消息传来时,立刻下令收缴枪械,不作报复行动。”

1990年在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张学良说:

“我不能把责任推到中央去。是我自己不想把这件事扩大。”

张学良的恐日心理和胆怯,使他违背民心军心,下令不抵抗;他的公子哥儿脾气又使他胆大包天,为求得一己安宁,悍然将东北大片国土虚掷。在全国人民的一片骂声中,也许他逐渐有所悔恨了吧?后来,在蒋介石从未放弃的削藩政策之下,他的部队被分割成了两块:一块留在华北,一块由张学良亲自率领远赴陕北“剿共前线”与红军对销。他的东北军哪里是红军对手,连吃败仗损兵折将,使他不敢妄动。丟失东北以来的种种遭遇,创剧痛深,终于使他省悟到只有联共抗日才是东北军的出路。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主要部分摘自温靖邦长篇纪实文学《灰色短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