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背后的隐秘

温靖邦 2017-09-02 浏览:
土肥原又沉吟一会儿,严肃指出,只要找准撬动的那个支点,精心策划,我方兵力虽小也可以完成占领。这个支点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张学良。这人怠惰腐化,还有恐日心理。夺取满洲不难,问题在于怎样善其后。可以预计,到时候抵抗运动明的暗的不会少,关东军弄不好将会成为治安部队甚至陷入泥潭。应该让一个满洲人政权来替我们守满洲,我们日本人不宜站在前台。

坂垣征四郎出生的那个贵族世家,于德川幕府统治时期,在日本极北地区古老的家臣中,相当显赫。这样的血统使他天生就有自高自大的情绪,天生就有掠夺别人的东西毫不羞赧的秉性。他早年毕业于士官学校,皇姑屯炸死张作霖以后接替河本大作(皇姑屯事件的直接责任人。)出任关东军高级参谋。

石原莞尔也毕业于士官学校,后来又进陆军大学深造,留校任教官。不久调往柏林作大使馆武官,从事情报工作。1928年10月,奉调到关东军参谋部担任作战部主任参谋。

他们在策划未来大计时,感到核心集团人手不够,必须再调一个强有力的阴谋家来,形成三足支撑之势,以便尽快推进事变的发生。于是,两人联名向本庄司令官请求,调天津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回沈阳来。本庄繁毫不犹豫就照准了,并立刻向国内参谋本部提出这事。没费多大周折就获得通过。

土肥原束装就道,到沈阳担任特务机关长来了。

抵达的当天晚上就会晤了石原莞尔和坂垣征四郎。

三人共进工作晚餐。

石原莞尔出示了自己的计划,请土肥原指正。

那份计划认为,如果用一种更像政变而不像入侵的行动在内部发动,一举占领满洲,对各方感情上的刺激也许要小一些。日本在南满铁路的通行权将为这种行动提供有力保证。让满洲人自己先进行颠覆远比公开征服代价少,危险小。

土肥原认真阅读了这份计划,沉思了好一阵,客气地说,有几个想法,请石原君不要见怪。

石原莞尔说,为了天皇的理想,不必客气。只要是有错误,我们一起来研究修正。

土肥原又沉吟一会儿,严肃指出,策动满洲人内部政变推倒奉张,根本不可能,亲日的满洲人太少。这个任务只能由关东军来完成。现在关东军正规部队不过一万多,而奉军总兵力是二十八万,这还没有算地方治安部队。尽管因为石友三之乱而调了十万人马入关,奉军数量上仍然占绝对优势,而且关内十万人马再调回满洲也可以朝发夕至。然而,只要找准撬动的那个支点,精心策划,我方兵力虽小也可以完成占领。这个支点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张学良。这人怠惰腐化,还有恐日心理。夺取满洲不难,问题在于怎样善其后。可以预计,到时候抵抗运动明的暗的不会少,关东军弄不好将会成为治安部队甚至陷入泥潭。应该让一个满洲人政权来替我们守满洲,我们日本人不宜站在前台。看来石原君是忽略了成立满洲政权的计划。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没有考虑进去——内阁赞不赞成?军部会不会反对?如果反对,我们怎么办?

石原莞尔以为,奉军人数虽多,战斗力很弱,比较腐败,用中国话说就是将骄兵惰。张学良又是个缺乏决断,目光短浅的主帅,一旦面临皇军的席卷之势,必将手忙足乱无所措。所以,诚如土肥原君所说,瞅准时机,以皇军一万多精锐打垮他十万二十万乌合之众并不是不可能的。首先应该是先拿下满洲。拿下来以后才知道真正的结果是什么。现在去揣测,都属虚妄。女人生孩子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生下来,添丁进口;而不会去顾虑孩子生下来是死是活,产妇是否有危险。

坂垣点头赞同石原莞尔的意见。旋又鼓励地望着土肥原,赞扬他遇事多方斟酌务求完善的谨慎作风,以为如果再加上果断和魄力,一定前程更为远大。满洲的冒险如果成功,不啻天下奇勋,帝国当前的经济危机可望摆脱,天皇向太平洋纵深推进的理想也有了坚实的物质基地了。这样诱人的前景,难道不不值得一试吗?

土肥原的冒险精神被全面激活了。一时间把自己的谨慎看成了胆怯,务求完善也不无颟顸庸懦之嫌,摆了一下手尽数挥去,豪迈地答应干吧。

他问,关东军仓库有多余的武器吗?

坂垣说,有呀,足够武装一个师团。

土肥原大喜,宣称三天之内将在沈阳城外组建一个师团。

坂垣和石原瞠目以对,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他摆了摆手,郑重地表示,决非戏言。

坂垣又打量他半晌,仍然不敢相信,纳罕地说,你纵然有撒豆成兵的本领,一下也变不出这么多呀?一个师团,两三万人呢。

土肥原提出,近年来,世界经济危机冲击日本,国内百业调敝,经济萧条,许多退役青年在国内找不到职业,跑到满洲来寻求出路,仅沈阳一地就有这样的人一万多,全满洲该有多少?给他们发放武器,不须太多训练,很快就可以编组一个师。

坂垣与石原这才省悟,赞叹这真是个出奇制胜的好主意。

坂垣问,这支军队用什么名义呢?军部和内阁多半不会支持。

土肥原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以为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不必向上边要编制,也不必要军饷,就地征发粮草,可以用大日本皇军“在乡军”的名义。如果军部和内阁追究,可以说这是亦兵亦民的民兵组织。谁还管得了呢?

石原点头赞叹,土肥原君真是奇才,果然像坂垣君说的有撒豆成兵本领。看来这次把你调过来是完全正确的。

土肥原又说,至于帝国政府以为时机尚未成熟,不同意军事占领,这个也不要紧。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效法先辈,以“下克上”的方法促使其按照我们的意愿行动呢?

他这个佶屈聱牙的词儿是什么意思呢?15世纪,日本遍地叛乱,地方豪强割据称雄,不服从将军,将军又不服从天皇。武士试图用暴力和暗杀自下而上地纠正这种现象,匡护天皇的权威。当时的人把这叫“下克上”。土肥原的意思是用闪击方式夺取满洲,造成既成事实,迫使帝国政府认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