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赵婷 2017-08-15 浏览:
抗战胜利了!古都沸腾了!北平人民激动万分,敲锣打鼓走上街头……每一位在苦难中挺过来的中国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

抗战胜利了!古都沸腾了!鞭炮、锣鼓、横幅、标语,历经八年屈辱与抗争的北平,人民痛快淋漓地宣泄着、庆祝着,处处洋溢着胜利的欢乐。

10月10日,北平受降大典在太和殿前隆重举行。

72年后的今天,我们从一些老人的回忆中还原那个对所有北京人、所有中国人难忘的时刻。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我看见日军司令交出战刀

赵勇田(总参政治部文化部原副部长)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我15岁加入八路军,在冀中平原和太行山转战,参加了抗日战争的全过程。1945年10月,我有幸目睹了在太和殿前举行的北平战区受降仪式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幕。

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我身负特殊使命秘密来到北平。那天深夜,我正在熟睡中,忽听到街头有鞭炮声,继而传来阵阵锣鼓声。等我到门口一望,街上有人奔跑着大声呼喊:“日本投降了!”“日本投降了!”街头巷尾很快挤满了人,人人眉开眼笑,欣喜若狂,不少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次日,街面上有了明显变化,日本兵不再那样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了。随着平、津新闻报纸发文和广播电台广播,日本投降的消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10月10日,风和日丽,秋高气爽,北平战区受降仪式在故宫太和殿前广场隆重举行。我因为特殊身份,挤在太和殿广场东南角一个不显眼的地方。

国民党第92军在军长侯镜如率领下,列队于太和殿前的广场上;群众代表陆续进入指定区域;主持受降仪式的第11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步入会场;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率领缴械投降代表团60人来到会场,站立主席台一侧;万人会场上一片寂静,除了南归的飞雁经过故宫上空发出的几声鸣叫外,此时此刻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日军代表根本博等交出战刀。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孙连仲将军在受降仪式上签字。

上午10点整,煤山(即景山)山顶上的汽笛长鸣,太和殿前受降仪式开始。会场上礼炮响起,军乐队奏乐,全体肃立,为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默哀,日本代表团成员个个低头躬身,向中国人民谢罪。

按大会程序,首先由孙连仲将军在日本华北派遣军投降书上签字,接着由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在投降书上签字。

紧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日军以根本博为首的5名代表双手捧着自己身上佩带过的战刀来到签降桌前,先是向主官鞠躬示礼,然后恭恭敬敬地交出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刀,放置桌面上。

日军战犯交出战刀的瞬间,是一个十分不平凡的时刻,这是侵略者的必然下场,也是亿万中国军民浴血奋战的结果。

日本兵跪地哭成一片

王鸿儒(北京退休职工)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1942年,我还不到13岁,到北京学徒,在崇文门街上一家纸行学印刷、加工。当时,哈德门(即现在的崇文门)城门楼子底下每天都有3个日本兵站岗,还有两个伪警察给他们帮忙。

那时,几乎每家铺子里都有收音机,纸行里也有一台,是日本兵和伪警察逼着店里交了20块钱买下的。不过,正是这台收音机为我们带来了真正胜利的消息。

1945年8月15日中午,广播里宣读了日本天皇的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当时,大家都不敢相信。因为头一天日本兵还开着车在大街上巡逻呢,还听到他们在广播里说,他们打沉了美军多少船舰,取得了如何的胜利。

直到傍晚,其他店铺的伙计跑来告诉我们:“快去看看吧,日本兵在哭呢。”我们将信将疑,于是约了好几个街坊,一起跑去崇外大街上路东的福源线店。那里是日本宪兵队驻地,平时大家都不敢靠近那个院子,可今天门口站岗的日本兵不见了,围了一大群中国人兴高采烈地议论着。我往院子里一望,只见八九十个日本兵都面朝东,单腿跪在地上哭成一片,日本国旗也降了一半,往日的神气全没了。围观的中国人都觉得特别高兴,特别解气。

1945年10月10日,日寇华北方面军在故宫太和殿前广场正式向国民党军队投降。街上每个商铺只能去一个代表,我的大师兄作为代表去看了仪式。他回来告诉我们:“日本军官在投降书上签了字,交了军刀。可寒碜了。”

日军出城的时候,枪把朝后,攥着枪口,蔫透了。还有收缴的日军小坦克,就排在金水桥南的小马路上。当初耀武扬威的坦克,这时看上去又小又粗糙,像孩子的玩具似的。

街上的日本人都低下了头

李书贤(原北京铁路分局地区党委书记)

72年前的今天日本投降!北京人奔走相告,日本兵跪地痛哭

当时我住在东四,离北大红楼不远。8月14日就从北大传出消息说日本投降了。第二天标语就贴出来了:“日本投降了!”“日本滚回老家去!”日本投降了,混合面不用吃了,德胜门外的鬼市也热闹了,日本自行车、家具特别多,还有和服,那时人们叫“日本大袍”。不但街上的日本兵少了,那些住在北京的日本男男女女见了人也都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用日语说“你好”。有一个航空公司的日本人经常到我学徒的祥昌铁工厂修车。以前他脾气挺不好的,有一次还打了我们一个工人。日本投降的第二天他就老实了,跑来说“我打了人,对不起”。

来源 : 北京日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