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靖邦:对日受降背后的阴谋

温靖邦 2017-08-15 浏览:
抗战时国军败退西南一隅,距离东北天远地远,交通十分困难。通向北方任何区域的铁路一半都瘫痪了,修复起来不是容易的事;不少地段从来就没通过公路,汽车运送也只能解决部分路程。即使请求美军帮忙,只能靠飞机和舰船,局限性也不少,短时间内不可能运送足够到可以发动战争的兵力。共产党就有利得多了。他们抗战期间一直在敌后作战,创建了很多根据地,与敌占区近在咫尺。以东北而论,八路军的冀热辽军区距离那里不到一百公里,简直可以说是朝发而夕可至。当然共产党的劣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兵力少,装备远不如国军,几乎没有运兵工具,全靠官兵的一双脚。

温靖邦:对日受降背后的阴谋

陈布雷是侍从室二处主任,林蔚是军政部次长。这两人是为对日受降的代表名单来找蒋介石签字的;陈布雷则有另一件事向蒋介石报告,在美国开会的邵毓麟今晨回来了,等候委员长传见。

各个战场的受降代表原则上都是由该地区中国方面主要指挥官担任。蒋介石接过他们为军委会草拟的这份名单,边看边默默点头。当看到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的名字时不声不响提笔划去了。

陈布雷与林蔚面面相觑。

后来是陈布雷开了腔。“委员长,如果这份名单上一个中共将领的名字也没有,我担心不好向国内外交待——特别是苏联方面!”

蒋介石毫不犹豫就说:“不要紧,就这样吧!这个是……让朱德原地待命好了!”

白崇禧倒是很赞成蒋介石这种坚决“限共”的作派,马上附和道:

“美国方面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们政府中少数平衡主义分子左右不了杜鲁门;至于苏联,王世杰(页末注:王世杰时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不是刚与他们签了《中苏同盟条约》吗?”说到这里,白崇禧微微冷笑。“哼,墨迹未干,难道他们会公然毁约——公开为共产党张目不成?”

蒋介石极为希望苏方恪守条约义务,所以总是把事情往有利的方面想;也没有听出白崇禧话里的讽刺味道。马上就点头说:

“是的,健生说得对,毁约不至于,不至于!”

辞别蒋介石出来,陈布雷忧心忡忡地叹道:“先生连这点气量都没有,恐怕未必会有利于政府吧?”

林蔚与陈布雷看法一致。但他胆小,不敢对蒋介石说长道短,只摇头叹气而已。

陈布雷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全部担心。他是个熟知中国历史的人,认为古今政治家能成事者,谋略与强硬手段固不可少,而道义与信用亦不可违。道义即人心,失人心者失天下。他担心现实情况的种种不公道,会把中国引入全面内战。这不仅叫做不平则鸣,而且叫做不公则乱。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不许共军接受日伪投降;而那些在抗战中降日的汉奸居然被列入了受降的国府与国军的代表名单。例如汪伪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成了上海先遣总队总指挥,伪海军部长任援道成了南京先遣军总司令,伪华北绥靖军总司令门致中成了华北先遣军总司令。几十万伪军像变戏法般摇身一变成为国军;那些昨天还追随日军屠杀抗战军民的伪军官们,一夜之间更换了制服成了国军的师长、军长。更奇怪的是,华北和华东地区的日军,除了被共军缴械者外,近三十万日军接到了何应钦的命令展开了“收复失地”之战。何应钦命令道:“如果各地为共匪所占,日军应负责任,并由日军将其收回。”

美国总统杜鲁门也完全肯定了蒋介石的这种策略。他说:

“这种利用日本军队打击共产党的办法,是(美国)国防部与国务院的联合决定而经我批准的。”杜鲁门解释不得不这样做的苦衷,“由于共军(在以往的对日作战中)占据了铁路中段,蒋介石要想占领东北和中南就不可能。事情很清楚地摆在我们面前,假如我们让日军立即放下武器,并且向海边开去以等待遣返,那么整个中国将会被共产党人拿过去。因此我们必须采取异乎寻常的步骤,利用日军来作守备队,直到我们能将国军运送到各地,并将海军运送去保卫海港为止。”

美国政府动用了十多亿美元将国军运送到华北、华中以及东北地区。美军甚至直接抢占了中国北方的交通要地,使之有利于国军抢夺共军地盘。一个来华参与运兵的下级军官巴赫后来说:“我们应该有勇气说真话,我们正在帮助国民党开展反共战争。这中间甚至包含了肮脏的政治交易,例如利用日军协助剿共,以此作为对日军战犯免于起诉的条件。”

对日军受降的指导精神,就是在杜鲁门与蒋介石完全一致的战略思考基础上制定出来的。

十天前,何应钦到湖南省的芷江按照这个精神作了一系列安排。这项工作有一位重要参与者名叫邵毓麟。

邵毓麟是继高宗武之后蒋介石身边的又一位“日本通”。职务是侍从室二处第六组副组长,专门研判日本情报、为蒋介石出谋划策的智囊。他是1944年末奉派赴美国出席太平洋年会,讨论战后如何处置日本;这次奉蒋介石之命紧急回国,系有重要使命——即参与对日受降的谋划与实施。

蒋介石召见了他。面授机宜之后,教他去向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报到,一切听何总司令指挥。

何应钦告诉他,受降必须尽快举行;至于接收,军统、中统只是因其行动快捷的工作特点,委员长命他们先期去对敌伪物资予以封存,具体接收尚需军队实施。因此,陆军总部已在湖南芷江成立了前进指挥部。陆总副参谋长冷欣兼任前进指挥部主任,已在芷江坐镇。何应钦当场给了邵毓麟少将参议名衔,以便代表陆总与委员长向冈村宁次宣布中国方面的政策以及相关命令。

次日何应钦就率领邵毓麟等一干人乘军用飞机到湖南芷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