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政权与四川黑社会组织的拉拉扯扯

温靖邦 2017-08-14 浏览:
蒋介石集团在四川从事倒刘活动的生力军要数康泽的队伍,即中央军事委员会驻川参谋团所属宪兵团和别动总队,共约三干多人,都是黄埔各期失业学生以及招训的高中毕业生。他们的任务,一是反共,二是倒刘。康泽拟定了一个“五运”计划,在四川大搞军运、匪运、学运、绅运、商运,用以制造混乱,破坏秩序,搞垮刘湘。“五运”中,最见效的是匪运。即将各地的股匪招引出来,委以各种军职,什么游击军司令,什么独立旅旅长,还有什么军务督察专员,让他们横行—方,专门制造麻烦。甚至袭击川军,名曰磨擦。康泽能把匪运搞起来,倒不是只靠赏赐官职,主要在于他了解四川的土匪总与袍哥这一势力极大的黑社会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袍哥往往又与地方政府不无矛盾。他知道了这个,就懂得对症下药了。

袍界每年有两次大会,正月的迎宾会,五月十三日的单刀会。在会上,往往用红帖郑重宣布新人伙的兄弟伙名单、超拔提升的兄弟伙名单,磕头行礼,大吃一顿。每有事,袍哥要求兄弟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绅商人家可以拿钱出来办个儿十桌酒席招待一下众兄弟伙,或者捐一笔钱作活动经费,算是“嗨①袍哥的具体表现,说不定会一步登天超拔为大爷,起码也:可以“嗨”个闲大爷或二排三排的。有了这身份,简直是出门有路过河有轿,可以免派款、免抽丁,官府不敢来欺负,土匪不敢来打启发笔,成为地方上的惹不起,没钱的于滚龙;多,出力在码头上跑路,或是给大爷二爷们背炮火当贴心斗伴。此外还有职业袍哥,靠开设大烟倌、赌馆为生,此两馆通常是兄弟伙聚会或接待别的码头来人的地方。

袍哥分清水和浑水两种。清水袍哥搞的是合法活动;浑水袍哥则搞非法活动,杀人越货,聚散无常,有的甚至啸聚山林,有常设土匪武装。清水和浑水看起来是两家人,各有各的活动方式,其实两者之间暗中是有联系的,而且随时都在互相转化。清水把钱挥霍光了,兄弟伙一拉扯,便去干抢劫、贩大烟、当刀刀客的勾当;浑水发了财,便想踱方步当正神,于是买田置地,占个码头公口“高雅”起来。有时清水上层人物丢个眼色,浑水立刻派出刀刀客、枪手去为之刺杀仇家;而浑水犯了案,躲进有地位有名望的清水的深宅大院里,官府也只好装眼睛雾耳朵聋。其实清浑实在没法分得清。所谓乡绅治理下海晏河清的民国农村,真相即为其然。

康泽当初为了启动这股黑社会势力,竞不惜脱下自己的少将军装,青衣小帽,纡尊降贵,投靠到川西总舵把子吴雉梧吴举人吴大绅粮的门下,求吴大爷给“栽培”成了二排。这吴大爷正是个清而通浑的舵把子,对新收的兄弟伙康泽十分满意,常常赞叹兆民(康泽)是个古风犹存的人物,不以富贵骄人,前途不可限量。袍哥对刘湘有怨气,因二刘大战时被他利用过。刘文辉赶到西康后,袍哥立刻在川省的军政两界遭到清洗,禁止军政人员入袍。后又施以种种打击。康泽提出请袍哥参加倒刘,保证一切费用、械弹均由他这个二排负责,吴大爷自然是满口答应,各地码头接到片子后也欢欣雀跃。康泽又在成都开办“游击干部训练班”,对袍哥授以颠覆之术。一时间那些抽大烟而响着老痰的、瓜皮帽下压着一条王道不绝如缕的小辫的、满脸横肉肚皮上长毛的“游干”(游击干部训练班)学员遍街都是。此后,这些有康泽撑腰的“游干”兼袍哥大爷在各县各乡镇横启是非,与当地政政府分庭抗礼,竟不断有截留赋税、袭击县府乡署的事发生。地方当局派兵弹压,又找不到这些聚散无常的游而击之之徒。弄得刘湘头痛极了。

一方面是蒋介石对四川的凯觎和蚕食,一方面是日寇在华北咄咄逼人的军事压力,真乃夹缝之中求生存,令刘湘感到困顿不堪。

“九·一八”以后,刘湘派张再赴北平找原抗日同盟军总部秘书长高兴亚、求其引见冯玉祥将军。

张再系刘湘集团的高级幕僚,地位与邓汉祥、傅常相颉颃。他四十岁出头,个儿瘦小,喜着深色长袍,取其凝重;两鬓斑白,眼角皱纹很深,前额却光洁无褶;三角形的脸白皙无华,却嵌有一对极亮的眼睛。

那高兴亚在冯玉祥帐下是个风云人物,不少大政方针都是他替冯玉祥拿主意。那时冯玉祥住在山东泰山,高兴亚陪同张再登山谒见。

张再转达了刘甫公对冯焕帅如何景仰一类的话,说是此来主要是请教应付当前局势的方略。张再谈得很具体,首先介绍了目下四川的政局,蒋介石的阴谋,刘湘的困难处境,请冯玉祥指教应该如何应付这种局面;其次请求派遣干员帮助训练四川官兵;另外希望冯玉祥向各方面进步力量解释刘、蒋关系,消除所谓刘湘是全国封疆大吏中最贴附蒋介石的误会。

冯玉祥说,日寇穷兵黩武,我民族危亡迫在眉睫,抗战是当务之急,而抗战又是受蒋介石欺压的地方实力派领袖摆脱困境的最好途径。只要甫澄先生真正能够主张抗日、直接参加抗日,当会受到全国各方面进步力量的欢迎,误会不解自消。至于训练部队的事,没问题,玉祥一定遴选德才兼备的将校,组团入川协助,人选决定后由兴亚兄通知。对了,兴亚兄,恐怕得烦你辛苦一趟,随斯可(张再)兄入川,与甫澄先生具体交换意见。如何?

高兴亚欣然笑道,焕帅差遣,敢不从命。

张再喜出望外,不断搓手,太好了太好了,焕帅对我们四川真是古道热肠,侠肝义胆。

冯玉祥摆摆手打哈哈,斯可兄把玉祥看高雅了,倍增汗颜,哈哈哈。又敛住笑,说:兴亚兄代表我去最好,斯可兄可能不清楚,在我们西北系统中,最能体现我意志的就只有他,最能影响我战略思考的也只有他。

临行前冯玉祥单独对高兴亚作了一番交待,吩咐他对刘湘说话不要只谈民主革命的大道理,一般军阀的心理都以自己的切身利害为基本考虑,要联系他本身的利害存亡问题,要消除他既怕蒋介石又怕共产党的心理,推动他往进步爱国力量靠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