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政权与四川黑社会组织的拉拉扯扯

温靖邦 2017-08-14 浏览:
蒋介石集团在四川从事倒刘活动的生力军要数康泽的队伍,即中央军事委员会驻川参谋团所属宪兵团和别动总队,共约三干多人,都是黄埔各期失业学生以及招训的高中毕业生。他们的任务,一是反共,二是倒刘。康泽拟定了一个“五运”计划,在四川大搞军运、匪运、学运、绅运、商运,用以制造混乱,破坏秩序,搞垮刘湘。“五运”中,最见效的是匪运。即将各地的股匪招引出来,委以各种军职,什么游击军司令,什么独立旅旅长,还有什么军务督察专员,让他们横行—方,专门制造麻烦。甚至袭击川军,名曰磨擦。康泽能把匪运搞起来,倒不是只靠赏赐官职,主要在于他了解四川的土匪总与袍哥这一势力极大的黑社会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袍哥往往又与地方政府不无矛盾。他知道了这个,就懂得对症下药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国民党政权与四川黑社会组织的拉拉扯扯

抗战期间,为拉拢分化川军,蒋介石把他办黄埔的招数儿也用到四川来了。

如开办峨眉山军官训练团,他自兼团长,让刘湘、邓锡侯、刘文辉挂个副团长的名,陈诚出任教育长执掌实际大权。川康军队营以上军官多被调训, 目的是使川康将校皈依山门,认蒋介石为老师,听命于他,不再为刘湘、邓锡侯等用。蒋介石曾多次亲莅训练团,每次讲话都要强调:我们中国人有一个好的传统,尊师重道,把老师放在至高的位置上;又有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索性就……这个是,把老师当作父亲来敬爱。我现在就是你们的老师,是首席老师,今后就得听我的话。不然,……这个是,这个就叫无父无……师,与禽兽何异。这个,你们现在是我的学生,回部队以后又是我的部下,希望你们一边要努力剿赤,一边要与一切反对中央反对领袖的人作斗争,我保证你们将来前程无量。

陈诚也喜欢训话,却是一种骂大街的训法,天天骂共产党、骂地方军队。一次他讲话,刘湘在场。他说,有些人是存心跟中央作对,搞了个什么空军。中央已经有空军了,足以拱卫国家领空嘛,你地方部队拿空军来作什么,对付中央吗?嘿嘿,其实那叫什么空军呀,只不过买了几架外国的烂飞机,上天就偏偏倒倒,连送封信也不敢去。陈诚这明明是当着和尚骂贼秃。

刘湘听了垂头丧气,只好忍气吞声。

“峨训”的目的既然在于拉拢分化川军,当然就有一些公开和不公开的活动。集体加入国民党是比较浅层次的动作,最厉害的是蒋介石亲自分班接见旅长以上军官,慰勉之下,往往暗示以后只要听话定会破格高升。陈诚则对团长以上军官频频约见,搞会餐,联络感情。如果有向他揭露川军内部情况,反对现任官长,特别是反对刘湘的,更受殊遇,一定秘密约见多次,作为重点培植对象,满足其一切要求。

蒋介石集团在四川从事倒刘活动的生力军要数康泽的队伍,即中央军事委员会驻川参谋团所属宪兵团和别动总队,共约三干多人,都是黄埔各期失业学生以及招训的高中毕业生。他们的任务,一是反共,二是倒刘。康泽拟定了一个“五运”计划,在四川大搞军运、匪运、学运、绅运、商运,用以制造混乱,破坏秩序,搞垮刘湘。

“五运”中,最见效的是匪运。即将各地的股匪招引出来,委以各种军职,什么游击军司令,什么独立旅旅长,还有什么军务督察专员,让他们横行—方,专门制造麻烦。甚至袭击川军,名曰磨擦。

康泽能把匪运搞起来,倒不是只靠赏赐官职,主要在于他了解四川的土匪总与袍哥这一势力极大的黑社会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袍哥往往又与地方政府不无矛盾。他知道了这个,就懂得对症下药了。

据说康泽来川之前蒋介石就有过这样的训诫:欲要了解四川,必先了解袍哥;欲要控制四川,必先掌握袍哥。康泽心领神会,自斯入手,很快就尝到了甜头。

袍哥何以有那么大的力量?它又是何等样一种组织?

其起源各说不一。读书人说,袍哥的称呼,是根据《诗经》上“岂日无衣,与子同袍”的含义生发出来的。袍哥们自己却说是从“三国”故事来的:关二爷不得已降曹,曹操赐与金帛,他一概不受,只取了一领锦袍,却常穿在里面,外面还要罩上一件旧袍。他解释说是旧袍系刘备所赠,不敢以新忘旧。所以这个封建会门组织的老名称叫汉留,含义就是从汉朝遗留下来的精神气节。

初期的袍哥组织,不像后来那样低级复杂。清朝末年还曾与革命发生了关系,甚至可以说没有袍哥就没有四川的革命。辛亥革命前夕,成都爆发了反帝反封建的“保路运动”,全省各地纷纷组织“保路同志会”,进而发展成了一支庞大的“同志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推翻了四川最后一任总督赵尔丰的统治。当时“同志会”和“同志军”里的骨干人物就有川西南袍哥的总舵把子侯保斋,“同志军”的主力也是袍界中人。而社会上的知名维新人士、革命党的头面人物向楚、杨沧白、张澜等人都加入了袍哥。四川军政府的首席都督尹昌衡甚至自称是袍哥总舵把子。

清朝倒台,新政权巩固之后,官方脱离了袍界,袍哥重新回归半非法状态。地痞流氓角头势力土豪劣绅大量加入,这个组织从此就变得鱼龙混杂,泥沙不分了。

袍哥是个横的组织,以讲“五伦八德”的旧传统作号召。最初的形式是以一个地方作接待站,称为堆子,悬灯结彩,迎宾送客。后采事情多了,堆子逐渐扩大,固定下来,改称码头,又叫公口、堂口、社、山。

码头各有专名,分仁、义、礼、智、信五堂。发展最大的是仁、义、礼三堂。仁字袍哥,大多数是有功名、地位、身份的大小头面人物;礼、义两堂是奔走四方的社会下层人物。如商贾掮客、职业政客一类;袍哥有个流行口号:“仁字讲顶子,.礼字讲银子,义字讲刀子。”每个码头的组织分为十排,每一个首脑人物称住堂大爷又称当家大爷,另有一位只拥有虚名的“闲大爷”。接待南来北往搞“公关”的称管事五爷,权力只逊于当家大爷,所谓“内事不明问当家,外事不明问管事,”就是指这种情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