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为什么要纪念十月革命

周新城 2017-07-14 浏览:
2017年是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纪念十月革命意义重大。现今谈论十月革命道路的普遍意义,需要理清三方面问题:一是实事求是地评价十月革命道路的第一个结晶——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二是实事求是地分析苏联向资本主义演变的原因;三是实事求是地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十月革命道路的关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中取得了伟大成就。“走俄国人的路”,就是走十月革命道路,中国共产党人把自己的事业看作是十月革命的继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十月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周新城:为什么要纪念十月革命

2017年是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纪念十月革命意义重大。因为时间过得越久,这场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意义越是彰显出来。

一、十月革命道路具有普遍意义

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是没有异议的。毛泽东明确指出:俄国社会主义十月革命“改变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方向,划分了整个世界历史的时代。”十月革命“开创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这个“新纪元”,就是人类社会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按照1957年《莫斯科宣言》的提法,就是进入了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中国人民对十月革命怀有深厚的感情,因为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人民一直在探寻救国的道路,努力向西方学习,但始终无法成功。正当人们彷徨、迷茫,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的面貌才焕然一新,中国人“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从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中国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在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中取得了伟大成就。“走俄国人的路”,就是走十月革命道路。事实证明,这条路是走对了。

但是改革开放以来,有人怀疑十月革命道路的正确性,他们把我国的改革理解为“去苏联化”,改革就是与苏联对着干,凡是苏联干的,都是错的,都要改。有的观点甚至认为,必须彻底否定斯大林模式(也就是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否定得越彻底越好,并且列举了一系列中国实行的与苏联不一样的做法,以此证明改革就是抛弃“俄国人的路”,即十月革命道路。至于中国与苏联共同的东西却一概不提,例如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公有制、按劳分配,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等,其实这才是最重要的、本质的东西。还有观点赤裸裸地提出,我国一开始提出“走俄国人的路”,就背离了“人类文明的正道”,这是历史的迷误,改革就是“去苏联化”,扭转方向走上英美资本主义道路。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苏联、东欧一系列社会主义国家复辟了资本主义,世界社会主义跌入低潮,一大批人(包括一些党员甚至领导干部)患上了“低潮综合症”,丧失了社会主义的信念,怀疑和否定十月革命道路成了相当普遍的认识。他们认为,十月革命的故乡都放弃了十月革命道路,我们还能走这条道路吗?在这种氛围下,人们不再纪念十月革命了。这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

十月革命是永远值得纪念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学说,在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现实矛盾的基础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阐述了取代资本主义的新社会制度的基本轮廓。但这还只是科学的预见,只是一种理想。十月革命使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俄国付诸实施,按照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在世界上第一次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也从一种理想变成了现实,整个世界的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十月革命道路的本质就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它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中国共产党在酝酿写作批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观点的文章时,强调“每个国家都有它的具体的发展道路,但从基本原理来说,都离不开并且都必须遵循十月革命的普遍规律。一切修正主义者所提出的修正意见,正是要否定这些基本经验、普遍规律和共同道路”。十月革命道路是人类社会发展特定阶段的普遍规律,是任何国家都必须遵循的,任何国家都要走十月革命道路,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背离十月革命道路,必然葬送社会主义事业。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失败证明了这一点。

在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作斗争时,中国共产党对所有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途径有一个经典的表述:“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有共同的基本规律。但是在不同的国家和民族中间,又存在着千差万别的特点。因此,每个民族都经历着阶级斗争,并且最后都将沿着基本点相同、具体形式各有不同的道路,走向共产主义。”这个“共同的基本规律”,这个共同的“基本点”,就是十月革命道路。

中国共产党八大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把我们的事业看作是十月革命的继续,其根据就在这里。这就是我们一定要捍卫十月革命道路的道理,也是我们要纪念十月革命的缘由。

在苏联已经复辟资本主义、我国正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背景下,谈论十月革命道路有没有普遍意义的问题,也就是十月革命道路灵不灵的问题,主要同以下三个问题有关:一是如何评价苏联社会主义模式,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是十月革命道路的第一个结晶,如果说苏联社会主义模式是失败的,必须否定,那就谈不上十月革命道路的意义了;二是如何分析苏联向资本主义演变的原因,如果说“十月革命的结晶”——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必然走向资本主义复辟,那十月革命道路就是错误的,毫无意义;三是如何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十月革命道路的关系,如果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十月革命道路没有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之外的一个“独立形态的社会主义”,那么也就谈不上十月革命的普遍意义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