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远:再论十月革命开辟的人类历史新纪元

吴恩远 2017-07-07 浏览:
十月革命后苏维埃俄国在没有任何可资借鉴经验的情况下艰难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道路.其无论成功或失败的范式都为落后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有益的经验和教训,为人类文明进程积累了一笔宝贵财富。

再论十月革命开辟的人类历史新纪元

——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

吴恩远

吴恩远:再论十月革命开辟的人类历史新纪元

1917年发生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已经过去100周年。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一个世纪以来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历史发展进入新纪元:它打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的局面,在20-30年代席卷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中,刚刚诞生的苏联展示了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预示了人类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当穷凶极恶的德日法西斯侵略势力席卷全球、毁灭人类良知、力图奴役全世界人民的危急时刻,苏共、中共和共产国际等率先发动抵御法西斯的号召,并联合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国一起为消灭法西斯、捍卫世界和平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战后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兴起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扩展……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傲然屹立世界,在重重危机的资本主义迷雾中展现了新的曙光。总结十月革命百年来的世界历史发展历程,可以更加坚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

一、新世纪的曙光

1、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理付诸实践

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深刻阐明了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

他们认为:当资本主义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能适应、不能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的地步,生产力就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日益成为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桎梏,必然导致社会主义革命的发生;

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无产阶级是先进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的代表,最能团结最广大民众和社会阶层,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掘墓人;而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共产党的最近目标是:“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最终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

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指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必须改造旧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建立新的共产主义的生产关系,即剥夺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对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和生产关系要进行强制性的干涉,采取一系列过渡性措施,并尽可能发展生产力,但这是一个过程,不能一下子完成。他们还认为:社会主义革命首先将在英、法、德等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发生。

十九世纪末20世纪初,由于资本主义的不平衡发展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战争使资本主义的链条上出现“薄弱环节”,列宁据此认为社会主义革命可能首先在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国家爆发。

当时俄国资本主义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工业生产总值已经跃居欧洲第四位、世界第五位。但俄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总水平仍然属于欧洲最落后的国家。俄国居民平均寿命仅32岁;由于缺乏受教育条件,俄国居民中文盲占多数,识字的人仅有21.1%。必须改变俄国落后的面貌,尽快融人世界现代化发展的潮流,这是当时俄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

但野蛮、落后的沙皇专制制度阻碍了俄国生产力的发展。它代表反动的地主农奴主专政阻碍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沙皇政府不顾人民的反对恣意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在战争中的惨败给人民带来了更大灾难:国内经济接近崩溃,国库空竭、物价飞涨、外债高筑。沙皇专制机构还滥用高手段,大肆镇压革命党人;压制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封闭进步报刊和出版物……

沙皇政府的倒行逆施激起工人农民的强烈反抗;1910年经济罢工有214次,政治罢工8次,1914年经济罢工迅速上升到1370次,政治罢工达1034次,参加者近十万之众,要求推翻沙皇专制的政治罢工。作为“各民族监狱”的沙俄民族矛盾也日益尖锐。1916年中亚和哈萨克斯坦地区爆发了民族起义,参加者达百万人之众。

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的发展,军事失利加上经济的混乱使下层人民已经不能照旧生活下去。沙皇专制走到了尽头,俄国革命形势迅速成熟。

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党抓住时机,取得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胜利的主要原因在于:第一、党的坚强领导。新型的布尔什维克党是由无产阶级中最有觉悟、最先进分子组成,俄国无产阶级由于其所受的残酷压迫而最富革命性,“特殊的历史条件使得俄国无产阶级在某一时期,可能是很短暂的时期内成为全世界革命无产阶级的先锋”。和动摇的资产阶级不同,他们认识到变革的必要性,并能抓住历史机遇,要求革命突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围(如工厂社会化,建立工农苏维埃政权等),使革命形势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布尔什维克党是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保证了党的团结和统一。党为革命的胜利制定了正确的战略和策略.确立了工农联盟的政策和从争取革命和平发展到武装起义的方针,规划了无产阶级专政国家——苏维埃共和国的政治形式。布尔什维克党的正确领导是十月革命胜利的决定性条件。第二、苏维埃政权解决了俄国最迫切的社会问题,得到大多数人民的拥护。在全俄工兵代表苏维埃第二次会议上,通过了土地法令,宣布废除地主土地私有制,农民有权分得土地;通过了和平法令,宣布俄国退出世界大战,使饱受战争之苦的俄官兵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宣布俄国各民族平等和民族自决原则,承认了芬兰、乌克兰、波罗的海三国等国家的独立,为俄国各族人民之间的合作奠定了基础……这一系列措施使得苏维埃政权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凯歌行进”。第三、把马克思主义创造性地与俄国实践结合。在关于俄国这样一个落后国家能否越过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列宁并不拘泥于马克思主义个别词句,而是大胆发展马克思主义。这是列宁当年和普列汉诺夫、苏汉诺夫为代表的盂什维克激烈争辩而且时至今日史学界仍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列宁的主要思想是:“资本主义的发展在各个国家是极不平衡的。而且在商品生产下也只能是这样。由此得出一个结论:社会主义不能在所有国家同时获得胜利。它将首先在一个或者几个国家内获得胜利,而其余的国家在一段时间内将仍然是资产阶级或资产阶级以前的国家”。十月革命并不意味着立即实现社会主义,它要解决的仍只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但由于俄国所处特殊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它可以而且应当越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围,向社会主义过渡,采取社会主义一些最初步骤,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正在于此。列宁的思想既和那些认为“俄国只能搞资产阶级革命”的右倾思想划清界线,又和认为“俄国当立即实现社会主义”的“左”倾思想划清界线,奠定了十月革命胜利的理论基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吴恩远
吴恩远
著名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