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红:十月革命评价问题,普京试图调和“白”与“红”

陈红 2017-06-07 浏览:
目前俄罗斯国内对十月革命仍然是评价不一,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观点。大致可从右翼主义者、以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俄罗斯政府这三个方面来解读目前俄罗斯所存在的十月革命观。有将其视为灾难的否定性评价,有始终坚信其伟大意义的肯定性评价,有试图调和左与右的矛盾性评价。实际上,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根源,我们只有结合当时具体的历史事实和具体历史形势下的人心向背才会对十月革命有着正确认知,才会有理有据地驳斥种种右翼主义者的错误观点。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要认真总结十月革命的经验,深刻认识十月革命的重大意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继续高歌猛进。

陈红:十月革命评价问题,普京试图调和“白”与“红”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这一伟大的日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如何评析这一20 世纪的重要事件却始终是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的话题。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国内外学界再度将之作为关注的焦点,并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个日子。2017年初,俄罗斯陆续举办了以十月革命为主题的系列研讨会。3月29—31日在莫斯科大学举办了主题为“十月革命一百年”的国际学术会议,3月30—31日召开的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的3 000余人参会的“莫斯科经济论坛”,专门设立了以十月革命为主题的分论坛,笔者有幸应邀参加。俄罗斯接下来还将举办一系列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年的学术研讨会。在已召开的研讨会上,学者们主要围绕十月革命的性质、十月革命的爆发是必然还是偶然、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和影响等问题展开了讨论。事实上,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论从十月革命发生之日起就从未停止过。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十月革命的故乡之时,会发现目前俄罗斯国内对十月革命仍然是评价不一,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观点。大致可从右翼主义者、以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俄罗斯政府这三个方面来解读目前俄罗斯所存在的十月革命观。

一、右翼主义者的观点

右翼主义者的观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在十月革命产生的原因上,认为十月革命是偶然的事件,是布尔什维克利用当时俄国的混乱局势阴谋策划的一次政变,十月革命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文化的前提,是以列宁为首的一小撮冒险家采取的主观武断的行动。不久前,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信息科学院院长彼沃瓦罗夫在谈十月革命时还坚持这样的观点,他说:“(十月革命的爆发)不存在任何客观规律。”[1]此外,右翼主义者在十月革命爆发的原因上还有“间谍说”和“德国黄金说”,简单地解释就是认为列宁是德国间谍,用德国人的钱发动了十月革命。“关于‘德国黄金’的神话……不仅成为众多出版社出版的对象,在电视荧屏上也播了很长时间。关于政治冒险家帕尔乌斯的故事广泛传播,他企图用德国总参谋部的钱,借助列宁的手在俄罗斯进行革命。”[2](P50)第二,在对待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态度上,支持二月革命,反对十月革命。他们赞成孟什维克的观点,认为俄罗斯还没有达到建设社会主义的条件,革命应局限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围内。我们知道,当时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是“社会民主主义”在俄国的主要代表,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采取妥协投降政策,反对把政权转移到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的手中。尼·苏汉诺夫是俄国的孟什维克,在1922年出版的《革命札记》一书中,以“俄国的生产力还没有达到足以实现社会主义的水平”作为论据,否定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而在布尔什维克党内也有人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的观点,早在1917年4月,加米涅夫就不同意列宁在《四月提纲》中提出的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论断,他认为俄国还没有成熟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程度。在布尔什维克党的第七次代表会议上,加米涅夫坚持错误观点,李可夫对加米涅夫表示支持,认为“社会主义革命的首创性不属于我们”,现在不具备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这些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的谬论,至今仍然被右翼自由主义者所信奉。俄罗斯自由主义遗产基金会主席阿列克谢·阿列克谢耶维奇·卡拉-穆尔扎是这样来阐述二月革命的:“二月革命是普遍民主的革命,得到了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1917年春天的政权掌握在被称为自由改良主义者的手中。这些人从根本上否认用革命来解决俄国的问题,专制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二月革命的活动家依靠社会精英和议会两院的大多数人试图熄灭革命,而不是点燃革命。”[3]第三,十月革命的结果使俄国“偏离了人类文明进步的轨道”,“中断了俄国的自然发展进程”。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不是十月革命的爆发,沙皇俄国将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战胜国,并建设成为君主立宪制的强大帝国,十月革命并没有带来积极结果,苏联是一个经济上赤字、政治上专制的国家。持这种观点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是右翼君主主义者。《政治杂志》主编彼得·阿科波夫称,“君主制的消失造成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后来陷入内战,数百万人失去生命”。[4]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不爆发十月革命,二月革命的结果将会使俄国正常地发展资本主义,建成像一些西方国家那样的具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的资本主义国家。似乎十月革命之前资本主义有一个“光明的过去”,十月革命之后资本主义也有一个“灿烂的未来”。[5]这可以看做是右翼自由主义者们的观点。两种右翼立场上的观点比较接近,只是对国家发展前景的设想方面略有不同而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