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惊人相似!“亲日派”往往是日军侵华的急先锋

温靖邦 2017-06-02 浏览:
张学良忧患重重地对于学忠说,不知石友三最近情况怎样,一定要千方百计安抚住,不使他铤而走险。他一旦动起刀兵,咱们在这里受到了牵制,日本人说不定会在东北搞什么名堂。张学良的担心后来成了事实;由于石友三之乱,东北军不得不大批入关平乱,致使东北的中国兵力相对骤减,日军少壮派得以成功发动了九一八事变。

历史惊人相似!“亲日派”往往是日军侵华的急先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诚哉斯言。国际关系尤为如是。如果一个传统的敌国,你对它百般挥舞橄榄枝,它似乎也接受了你的讨好,事后却又以种种借口对你实施战略包围,同时向你不断投放大批间谍,斥巨资支持不同政见者搞“颜色革命”,不遗余力地策动你国内的动乱。你千万不可把这些仅仅看作一个个孤立的偶然事件;毫无疑问这些都是互为关联、谋定而动之举,接下来必然是大规模的军事入侵。这个规律已然为历史所证明。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翻阅史册,细读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前的一些篇章,审察日本插手我国政治、策动亲日和并不亲日的势力之间的斗争,观照今天的种种现象,不能不感到何等相似乃尔。

中原大战以后,蒋介石头脑膨胀,一言不合,就将胡汉民抓了起来。由是爆发了两广事变。

汪精卫、孙科、古应芬、陈济棠在广州密锣紧鼓地筹组国民政府的时候,也没有忘记北方的盟友石友三。派李汉魂北上联络。

李汉魂交给石友三五十万元支票,充作国民政府发给的本月军费;又称已经内定石友三为国民政府委员、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国府近期就会成立,届时再公开发表(当时称发布任命为发表)。

石友三问国民政府在战略方面有什么打算。

李汉魂教他尽快起兵,南下中原,攻打刘峙。到时候候两广大军将倾巢北上,以收夹击之功。

石友三接受了钱也接受了封号,但不接受这种打法。他要先打张学良,肃清华北,然后再回师打刘峙。

李汉魂提醒他目前打张学良不策略。汪精卫、孙科已经派人去北平,邀张学良参加反蒋阵线。即使张学良不愿参加,争取他保持中立也好。况且以石友三的兵力要去碰东北军,未必就能获胜。

石友三哈哈大笑,称不相信张学良那样的大烟鬼能够带出什么精锐部队来。奉军在华北只有数万;关外部队动不了,有日本人看着,一动日军就会举事;何况本军在华北还有几大盟友配合行动。你回广州去告诉诸公,请他们放心,拿下了平津立刻旋师南下,误不了打刘峙。

李汉魂屡劝无效,只好告辞南归。

石友三派人与晋军大将徐永昌、杨爱源、孙楚联络。对方也早已接到阎锡山从大连发来的指令,双方一拍即合。徐永昌告诉石友三的代表,山西部队已准备成熟,可动员十万兵马参战。石部一打响,马上配合出兵,出娘子关,沿平汉铁路北上。

石友三大喜。

又派人与屯驻山西晋城的孙殿英通款,也顺利达成了协议。孙殿英同意出天井关,占领黄河铁桥北岸,阻止刘峙北上。为石友三免除后顾之忧。

孙殿英部在中原大战后被张学良缩编为一个师,称国民革命军第四十师;但实力并没减弱,尚有三万多人枪。石友三认为是一支不可缺少的借助力量。

他最有把握的是韩复榘。

两人在冯玉祥部队时就是一对难兄难弟,很有交情。后来又一起叛冯,互相支持。中原大战时各为一方,也不愿兵戎相见,函电不断,互通款曲。

他电告韩复榘,这次发动讨张反蒋,有充分把握。部队将沿平汉铁路向北进军,要求韩复榘率部取道津浦铁路北上,会师平津。

没有料到,韩复榘一连发来几封电报,大泼冷水。韩复榘认为华北局势目前并不真正有利于讨蒋,劝石友三三思而行,不可盲动。

真实的原因是韩复榘在山东处境并不很妙。蒋介石在徐州驻有重兵,如果用兵山东可以朝发夕至;亲蒋的小军阀刘珍年盘踞胶东二十一县,拥兵两万多,对韩部项背构成严重的牵制;近来王树常统率的奉军一部逐渐在沧州集结,显然意在监视山东。韩复榘的兵力不过五万,自顾不暇,哪里还能进兵平津?

电报往返磋商,一直没有个结果。最后石友三气愤极了,认为韩复榘不够朋友,临事拆台。下令电台不再收山东电报,与韩复榘断绝关系。

石友三希望备战行动尽最大可能秘密进行,其针对方向只对极少数几个核心人物公开。但是,毕竟动作太大,不少高级军官都猜到了。

张云责是张学良派到石友三总指挥部担任秘书长的奉系官员,也是石友三的同乡、儿童时代的朋友。他对石友三最近种种疯狂举动十分不满,不时发出怨言。在总部办公会上,明确质问石友三为什么那样部署部队,是不是要打仗?打谁?打东北军吗?希望作出解释。

石友三乜视张云责,尽量想要从那白多黑少的眼睛里面挤一点笑意,不料却挤出了一股杀机;只好改用脸上肌肉的折皱去构建虚假的笑容,却推出了一副狞笑;那两片猪膘似的特厚嘴唇也在微微颤动,暴露了内心的诡谲。他当然满口否认是在备战,更不可能打东北军,只是一种常规的军事演练。

张云责冷笑,问大量征集壮丁、粮草,把主力部队布防在面向东北军的地段,成战术梯队状态,这能说仅仅是常规演练吗?与晋军、韩复榘、孙殿英秘密结盟,这难道也是一种演练吗?

石友三瞠目结舌,呆了半晌。心里嘀咕,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了?

张云责又规劝他不可玩火,挑起战端可不是玩的。以区区六万多人要与三十万东北军抗衡,简直就是开玩笑。

石友三竭力克制,不让自己动怒,百般辩解,赌咒发誓宣称做梦也不会想到对东北军开火。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