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原大战时国军将帅的驭兵之道,还要吹捧“民国范”吗?

温靖邦 2017-05-25 浏览:
有一部分历史学家把自己对新中国的抱怨,对民国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带到自己的学术研究中来,于是民国就成了花团锦簇的历史时段。而民国好的原因盖在于有一个好政府。好政府能存在是因为有一支好军队在支撑它。然而这是真实的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作者按:一个普通的地主或资本家对民国大唱赞歌,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这都可以理解,因为这事实上是他们在为失去了自己的天堂而唱出的挽歌;但如果是历史学家这样干就不可谅解了。历史学家的基本品行应是坚守客观立场忠于史实,其天职是正确解读历史、还原历史真相;而不是相反。然而不然,现今搅浑历史大海的却正是一部分历史学家。他们把自己对新中国的抱怨(最好不用“仇恨”这个词),对民国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带到自己的学术研究中来。这就不能不产生大乱子了!于是民国就成了花团锦簇的历史时段,社会出奇地安宁,老百姓安居乐业,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是近百年来最适合科研和学术研究的环境,所以“大师”辈出。(令人不禁失笑的是他们居然把新中国前三十年的状貌借用来描绘民国!)原因盖在于有一个好政府。好政府能存在是因为有一支好军队在支撑它。这支军队好到什么程度呢?军纪森严,道德水准特别高,没多少贪腐现象,爱民如子,军队所到之处秋毫无犯。这真是王者之师呀。

然而这是真实的吗?】

抗战期间河南老百姓宁让日寇来也不欢迎汤恩伯军队,抱怨“水旱蝗汤(汤恩伯)”四大害,对此,不知历史学家们怎样解读?你们能去效法完全不懂历史的资老太婆那样诛判河南老百姓不爱抗日的本国军队“实属汉奸行为”吗?要知道,汤恩伯(军队)现象并非个案!我下面再讲一个发生在中国近百年规模最大的军阀混战一一中原大战过程中蒋介石中央军高级将领的一个真实故事(摘自花城出版社2002年推出的温靖邦著长篇纪实文学《黑色斗篷》第19章),一个无人否定得了的真实故事,请历史学家来解读。我要强调的是这样的真实故事在国军的中央军和地方军中多得不可胜数。

看中原大战时国军将帅的驭兵之道,还要吹捧“民国范”吗?

冯玉祥(左)、蒋介石(中)、阎锡山(右)

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中原大战正酣之际。

河南省的中部偏南有一座小城,五十年前只是个二十户人的小村庄。近十多二十年来,由于平汉铁路从它身旁经过,北平、郑州以及南边武汉的商贾往来,有的要在这里转道去豫西、豫东、皖北,而这一带的土特产也要先在这里屯集,然后运往南北,便有人瞅准了商机,在这里建起了旅馆、酒店、澡堂子甚至鸦片烟馆和妓院,20年代中叶就发展成了三万多人口的商埠,餐饮娱乐业也发展到一百多家了。

这便是漯河。

何成濬的第三军团总指挥部最初有人主张放在豫南的驻马店,距前线稍远,相对安全。何成濬却坚持要放在西距冯军所占逍遥镇只三十公里、北距冯军第一路军总指挥部所在地许昌只七十公里的漯河,就因为看中了这里的繁华与交通畅达,便于运送和储存他的特殊“战略物资”,敌人重兵近在咫尺也就顾不得了。

他的第三军团总指挥部设在漯河车站,他自己的办公室设在一列从武汉调来的火车上。

来漯河之初,一切并不顺利。第三军团所属全是杂牌军,那些小军阀一个个都是些小土皇帝加无赖,很难统驭起来。

是他的威望不足以慑人吗?

不是。

他在留学日本士官学校期间就加人了同盟会;武昌起义之后奔走于黄兴、陈其美之间,担任联络官;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他出任陆军部副官长;1923年孙中山在广东成立大本营,又当上了许崇智军前敌总指挥;1926年老朋友蒋介石任命他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上将总参议。无论是革命资历是军界声望,他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了。那些杂牌军将领也确实无不对他顶礼膜拜,毕恭毕敬,但却敬鬼神而远之,背后全不听招呼,或者口头服从实际却大打太极拳延宕不执行。连要两支部队换防都办不到,一旦打起仗来可想而知。

是他待人刻薄、对杂牌军将领们管束太严了吗?

更不是。

他到漯河的第二天,就命人从汉口组织了大量山珍海味、高档烟酒,甚至还有云南、印度产的大烟,陆续运到漯河。又汉口聘来几位中外名厨,必要时可以日夜制作中西点心和宴席。

这些也还不足为奇,更特殊的战略物资是从汉口搜罗来的等妓女,准备以乱点鸳鸯谱的方式分配给师、旅级杂牌军将;军一级或相当于军的“路”司令则另有安排,他在漯河城里中原大道征用了一座三进大院,专门从苏杭运来色艺俱佳的妓女充实其间,拼凑成一个个家庭的样子,打算把这些握有兵的小军阀塞进去,淫乐之外又可享受家庭的温馨。

这所大院名日“军中之家”。每一进院子都有二十几套房子、大花厅、庭院。

国军兵站总监俞飞鹏领受蒋介石指示,漯河需要的一切物资必须充分满足。他那脑袋何等样聪明,心领神会之后,常常临漯河,为何成濬出谋划策,奔走卖力。他的特长是赌博,告奋勇充当这方面的组织者,负责把小军阀们吸引到牌桌上来。

吃喝嫖赌样样都关心到家了,一应设施齐备,而杂牌军将领们仿佛一夜之间都成了良家子弟,不愿染指,逡巡偷窥一番之后,流着口水毅然离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