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末叶,南京大屠杀在山东预演

温靖邦 2017-05-23 浏览:
日军是二十世纪最野蛮的军队,是否缘于民族基因此处不去探究,总之他们一进城就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为十年后南京大屠杀作了预演。据济南惨案调查团报告,中国军民共死亡三千二百五十四人,受伤一千四百五十一人。

说服了陈诚,后来又说服了也是来请战的贺耀祖。

中国军队在蒋总司令关于保持克制的严令之下,敢怒而不敢出面保护自己的父老兄弟捍卫民族尊严,表现出惊人的也是可悲的忍耐。

日军见中国军队没有反应,等不及了,也不想再寻求什么借口,索性主动出击。突然向第四十军第三师第七团进攻,将该团一千多人包围缴械。炮轰中国军用电台,电台全部炸毁,守卫官兵全部牺牲。

蒋介石仍采取避让的政策,严令驻在靠近日军的南埠区的军队全部撤离;遣外交部长黄郛到日军司令部交涉。

这个黄某人仗着游日多年,与日本朝野关系都不错,拍胸口保证此行定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日军却不买帐,把黄郛扣留下来,达十八个小时之久;还把黄郛衣服剥尽。用刺刀在他的生殖器上佯作划拉,吓得这个亲日分子恐惧地号叫不止。

5月3日夜11时,日军公然破坏外惯例,冲进南京政府外交部设在山东的交涉署,收缴了警卫排的枪械。将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外交处主任、山东交涉员蔡公时以下外交官共十九人全部捆绑起来,进行毒打。蔡公时当即说明身份,同时抗议日军的暴行。

日军没料到这个个子瘦小的中国人竟敢嘴硬,就割去了他的舌头。蔡公时不能说话了,仍不屈服,怒目而视,日军又用刺刀尖挖去了他的眼珠。似乎还不够过瘾,又割去了耳朵和鼻子,然后砍下头颅。

大部分人员都遇难了,只两个外交官夺路逃脱。

日军又冲到外交部办事处,扬言要割掉黄郛的什么。幸好吓破了胆的黄郛预先避开了。日军便纵火烧了房子。

贺耀祖军团所属第四十军之九十二、九十三两师奋起反抗。九十二师是济南卫戍部队,反击十分有力,压倒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日军师团长照会蒋介石,强迫他给这两个师下停火令。

蒋介石遵令照办。

5月4日凌晨,蒋介石派高参熊式辉去谈判。

日方代表是第六师团参谋长黑田周一。黑田周一提出了极其苛刻的要求:

【一.济南商埠街道,不许中国军人通过;
二.胶济和津浦铁路不许中国运兵;
三.中国军队一律退离济南二十里外。】

太苛刻了。熊式辉不敢签字。诈称回去研究,脱身折返总司令部。

为了压服蒋介石,当天日机就轰炸了总司令部。蒋介石拉着黄郛仓惶逃离,到泰安与济南之间的党家庄暂住。

5月7日,日军福田师团长向蒋介石发出最后通牒:

【  一.严惩与本事有关系之中国军队高级干
部,如贺耀祖;
二.曾经危害过日本人之军队,全部在日本
皇军面前解除武器;
三.十二小时内撤退辛庄、张庄驻扎之军队;
四.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

蒋介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召集部属研究对策。冯玉祥从河南赶来与蒋商量别的事,赶巧参加了这个会。参加会议的是几位高等文官:黄郛、王正廷、杨杰、蒋作宾。蒋介石提出终止北伐,与奉张裂土而治,分南北朝。与会者多数反对,冯玉祥反对尤烈。商讨了一整天,终于作出了决定:济南问题继续进行外交斡旋。这事告一段落后,蒋介石回南京主持全面;前线军事由冯玉祥负责,绕开济南继续北伐。

熊式辉和战地政务委员罗家伦8日前到达福田司令部,通知日本人,最后通牒里的所有要求,国民政府将全部给予满足;只是国民政府方面也希望日本军事当局也同样处罚日军肇事者。

福田十分强横无理,要求蒋介石必须无条件承认日军的要求。此外,像熊式辉这样事事须返回请示的不能负责的官员,皇军不予接待。有话要说就叫蒋介石自己来吧。

蒋介石只得又改派何成浚为代表,身份为总司令部特命全权交涉员。为了表明中方诚意,何成浚知照日方,蒋总司令已解除贺耀祖本兼各职。

日军方面一边在谈判中胡搅蛮缠,一边继续用重炮轰击济南城。老百姓生命财产受到很大损失。5月11日,蒋介石下令剩下的军队也撤离济南城。日军遂占领了全城。

日军是二十世纪最野蛮的军队,是否缘于民族基因此处不去探究,总之他们一进城就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为十年后南京大屠杀作了预演。据济南惨案调查团报告,中国军民共死亡三千二百五十四人,受伤一千四百五十一人。(《中华民国史史料长编》第61册,国民政府国史馆1945年编印。)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