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文明”的政治清洗:4.12大屠杀真相

温靖邦 2017-05-18 浏览:
伪“史料”所支撑起来的伪历史、伪传记三十多年来排山倒海般席卷中国,充斥于网络、霸屏于报刊,甚至堂而皇之地进入史学界。庙堂上的某些责任攸关的大员和“有影响的近现代史权威”非但不予干预,予以矫正,反倒觉得正合孤意而乐观其成。我有理由怀疑这是怀着某种政治鬼胎。你们有自己的政治诉求,这无可厚非;但你们不能拿历史撒气,肆无忌惮地把历史推倒、捣碎从而“重塑”,揉捏成有利于自己政治诉求的模样。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伪“史料”所支撑起来的伪历史、伪传记三十多年来排山倒海般席卷中国,充斥于网络、霸屏于报刊,甚至堂而皇之地进入史学界。庙堂上的某些责任攸关的大员和“有影响的近现代史权威”非但不予干预,予以矫正,反倒觉得正合孤意而乐观其成。我有理由怀疑这是怀着某种政治鬼胎。你们有自己的政治诉求,这无可厚非;但你们不能拿历史撒气,肆无忌惮地把历史推倒、捣碎从而“重塑”,揉捏成有利于自己政治诉求的模样。在你们的颠覆下,便有了刚解放时为了社会安宁人民安居乐业的清匪反霸运动被“重塑”成了“亘古罕见的大屠杀”,以及后来的任何一次“斩犯”都被“重塑”成了“杀害无辜”。

例如有这么一个人,利用政治运动时枪支失控,腰怀利器、手提冲锋枪、胸悬手榴弹埋伏在铁路之下,企图炸阻毛主席专列,然后用冲锋枪行刺。结果误炸了普通客列。此人对自己的“壮举”供认不讳,有案卷可查。此人该不该斩立决?我们不妨请特朗普来回答。然而此事却被描绘成了“杀害不同政见者!”反之,一旦说到国民党政权,则红口白牙什么都说得出,什么“以苏州反省院为标志的文明司法”;把一个人间地狱似的地方说成了月白风清的光明场所。甚至蒋介石屠杀“持不同政见者”的四·一二政变在那位著名学者资老太婆嘴里也成了“历史上最文明的政治清洗,因故去世者不超过五人”!好家伙,妄改史实已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

最“文明”的政治清洗:4.12大屠杀真相

四·一二大屠杀

被搅浑的水太多,我今天只说这个“历史上最文明的政治清洗”其文明程度到底有多高。我有一部专门再现国共关系的纪实文学作品《褐色道袍》(花城出版社2001年版),其中正好有依据大量原始史料(不少是国民党自己的存档)再现的这一段历史。从问世到今天,多年过去了,也无人对我采用的史料提出质疑。

巨大的风波正在酝酿。陈诚刚接掌的二十一师不少黄埔出身的军官都卷入了。

蒋介石占领了上海、南京后日益猖狂地反苏反共残害工农的行径引起了广大官兵不满,就是在蒋介石的“后院”也冒起了火花。何应钦兼军长的第一军是蒋介石的起家队伍,一向倚为干城。而它的官兵大多在广州深受革命影响,对三大政策有一定理解,不少中下级军官对共产党和工农大众有一定感情,认为是先总理的朋友。第二军、第六军也有明显的左倾情绪。上海市区的北伐军还多次与工人纠察队联欢。他们对蒋总司令何总指挥公开破坏国共合作的大好局面、残害工农、勾结土豪劣绅的行径十分不理解。加上将军们进入十里洋场,花天酒地,更使他们感觉头头们正在“北洋”化了。何应钦惊呼第一军“不稳”,驻沪宁、沪杭路上的各师中下级军官“自由行动”,“不听约束”。他们甚至包围何应钦,问他为什么要残害工农为什么要限制苏俄顾问切列潘诺夫的人身自由。有的索性指着他的鼻头威胁,如果要反革命我们就不认你这个总指挥。弄得何应钦狼狈不堪。

这些军官们后来干脆“成群结队到上海向蒋校长质问”。(《李宗仁回忆录》上册,第458页。)

蒋介石大惊,教副官到大门外堵住。但这些昔日的黄埔学生已经轰然进了大门来到院子里,黑压压站了一片。蒋介石只得出来接见,还只得满脸堆笑。和颜悦色地问道:

“同志们有什么事呀?”

温营长代表大家上前立正敬礼禀报来意,说:

“报告校长!我们都是黄埔同学,这一段时间有一些问题搞不懂,特来请校长教诲!”

蒋介石脸上的笑一直堆着,“你们说,你们说!这个是……尽管说!”

人堆里一位矮胖黧黑的中校军官挤上前,抢先说话。“报告校长,学生是一期的,现在是六十四团副团长,名叫褚本恕。学生一事不明白,校长过去在军校一再强调服从第三国际的领导,为什么现在又说那是国际阴谋集团?”

蒋介石脸上的笑再也留不住,变成了尴尬。学生们在静候他回答,他不能不说话。他清了清喉咙,说:

“这个是,这个是……时势的变化,我们的策略也要发生变化!这个是……”

“校长的意思是不是教导我们,为了策略的变化,我们可以不顾信义?”

“这个是,这个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