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大汉奸殷汝耕的遭遇,带路党们还一条道走到黑吗?

温靖邦 2017-05-09 浏览:
殷汝耕做着国家元首的春秋大梦,为了这个,他能忍受一切。当土肥原说:汝耕君,女人嘛,就是男人使用的东西,朋友之间共用一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殷汝耕服从了,然而土肥原只会鄙夷地说:这就是一个时时准备出卖祖国以换取个人利益的人—— 这就是当年投靠日本的带路党的际遇。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看大汉奸殷汝耕的遭遇,带路党们还一条道走到黑吗?

我的一位多年至交是右翼,他对“当今”的不少看法我都颇认同,但有一些观点右之太极,我一直持批评态度。例如他希望美国资本集团入主中原,将美国制度移植到中国,那么我们今天就自由多了;或者日本人当年打败了国共两军,在中国实行西式民主,那么今天中国就和日本一样好玩了。我嘲笑他实在太想当然了,在外国人统治下,我不相信能有好果子吃。香港人在五十年代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了解历史而又不故意美化英人的前辈们书面叙述甚多,可以找来读读。香港人景况改善是新中国以后的事,特别是广交会产生以后。不妨再读读印尼文学大师萨多维亚鲁的长篇《错误的教育》,看看印尼人(含上流社会精英)在荷兰殖民下过的屈辱生活。历史的经历告诉我们,在外国人治下生活,遭受屈辱的并非只是下层人民。谓予不信,请看看前辈带路党殷汝耕的事迹吧。

北平的早春,雪花仍旧纷纷扬扬,寒气仍旧浓重。

黄昏,一辆插着日本小旗的黑壳小轿车由远及近,停在旺巴胡同末尾一座中式小宅院门前。

车门开了,走下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

此人中等身材,长袍马褂,狐皮帽子,鼻梁上架一副金丝眼睛,鼻唇之间一块日式小胡子。

他挥手叫车子开走。缓步走上台阶,叩开大门。

看门人老王头一惊,忙弯腰陪笑,说:

“原来是土肥原先生!真抱歉,不巧得很,我家先生到天津去了……”

“我知道!”土肥原不待对方让,旋说旋就挤了进去。“我是来找殷夫人的!我有要紧事告诉她……”

老王头赶紧退到一旁。瞠视着土肥原的背影消失在厅堂前,愣在那里好一会儿。一股风卷来一团雪花,打在他的脸上,瑟缩了一下。这才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屋里。依然坐到小火炉旁。拿起筷子,伸进沸腾的汤锅里,夹起一块炖得稀烂的狗肉,送进嘴里。过了一会儿,端起小酒杯,抿了一小口高粱烧。这才叹了一口酒气,不平地喃喃道:

“什么东西,专挑人家男人不在的时候来!”(以下介绍殷汝耕的汉奸生涯,此处从略,详见花城出版社出版的我的抗战长篇《喋血山河》——温靖邦)

老王头酒喝到半夜,就在炉子边呼呼睡去。

风呼呼刮着,雪也下得更紧了。

睡梦中听见敲门声。急忙起来,踉跄撞出小屋。来到大门边问:

“谁呀?”

“是我!”门外人答。

老王头听出是殷汝耕的声音,吃了一惊,酒也醒了一半。急忙打开门。

殷汝耕和一名卫士进来,带着一身风雪。殷汝耕指了指老王头,叫卫兵去他那儿烤火休息。一边拍打身上的雪,迈步往里走。

老王头追上去,哭丧着脸说:

“先生,土肥原在里边……”

殷汝耕愕然,瞪着他问:

“你说什么?土肥……他来了多久?”

“黄昏的时候就来了!”

殷汝耕恼羞成怒,打了老王头一耳光。噔噔噔冲进内院。

老王头摸着被打的脸颊,眼里噙着泪花,委屈地小声说:

“人家睡你的老婆,干我什么事?”

殷汝耕三十多岁,身材中等,瘦削,肩窄而斜,脸长长的,下颔尖。眼睛较大,眼白不清亮,有点泛黄。

他冲进内院,举拳捶打卧室的门。夜深人静,木板受到巨大冲击,相连的屋子又成了共鸣箱,发出了异常宏大的声音。也许整条街巷都会被惊醒。屋内床上的男女多做了一点正经,疲困极了,赤身相拥沉沉酣睡。此时也惶然坐起,清醒了过来。到殷汝耕用脚踹门的时候,土肥原已经披衣提枪下床。踹门无果,殷汝耕打算用肩去撞。卯足了劲,企图一举撞破。此时,门忽然开了;同时,冰冷的枪口顶到了他的头上。

土肥原喝令他进屋,坐下。

殷妻也穿好了衣服;之后,拉亮了电灯。没事人似的,不惊不诧,忙活着沏茶,到厨房去为他张罗宵夜。

殷汝耕气呼呼地坐在那里。横了土肥原一眼,说:

“土肥原君,你他妈太不够朋友了嘛!你怎么能这样糟践我?”

土肥原收起了枪,也坐下来。掏出香烟,递一支过去,被殷汝耕粗暴地拨开;只好塞进自己嘴里,慢慢点燃。用力吸了一口,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

“汝耕君,何必这么认真呢?女人嘛,就是男人使用的东西;朋友之间共用一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中国古代不是有‘通家之好’这么一句习惯用语吗?我理解,就是交情好得可以互相使用老婆!”

殷汝耕瞠目结舌,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高论。

“更何况,我土肥原不是个不记情的人;既然用了你的东西,那就一定会补偿你的!”

殷汝耕哭丧着脸,摇头叹气。“补偿什么?我老婆已经被你糟蹋,还能怎么补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温靖邦
温靖邦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理论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