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带走了“道统”、“学统”和“政统”?吹牛也得有点影吧!

梁孝 2017-03-27 浏览:
既然蒋介石能带走“道统”、“法统”、“政统”、“学统”,带走儒、释、道、法,带走圣、仙、佛,使台湾“残山剩水”有了“大江大海”的气象万千,那么,这就奇怪了,有这么多“法宝”的蒋介石,怎么丢掉了真正的大江大河,只能栖身于“残山剩水”呢?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蒋介石带走了“道统”、“学统”和“政统”?吹牛也得有点影吧!

偶尔在微信群中看到一篇文章,《蒋介石不仅带走了黄金,还带走了他们——圣、神、佛》,大意是说,蒋介石不仅将中华民国的“政统”(“法统”)带去了台湾,还带走了“学统”和“道统”,带走了儒、道、释、法,如此,“残山剩水”才有了“大江大海”的气象万千。

文章浏览一遍,只觉得挺可笑。后来发现,这篇文章居然2009年就出来了,而且不断转载,流传很广。就这样的吹牛文章来说,真是出乎意料。下面就说说,为什么这篇文章是吹牛。文章涉及道统、学统、政统、儒、神、佛,神、佛是出世的宗教,这里不讨论,只说道统、学统、政统(法统)。

先说道统。

何谓道统?韩愈有一篇《原道》,说是有个道统,也就是孔孟之道,传承路线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孟,后来遗失,他自己继承了真正的孔孟之道。这是道统说的由来。用现在的话说,道统就是儒家学说和儒家学说的传承。儒家学说有先秦儒家,然后董仲舒为代表的汉儒,融合了佛教哲学的宋儒,近代以来又有吸收西方文化的新儒家。儒家学说的核心就是孔子的“仁学”,这些都转化为典章礼教制度,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人。

蒋介石如何带走这个“道统”?

据文章说,1949年蒋介石逃亡台湾,带走了孔子第77代嫡长孙衍圣公孔德成。衍圣公是孔子嫡系长子长孙的封号,传承多年。蒋介石还为此专门在台北复建孔氏家庙。

中国古代确实有“衣钵”之说,以某种东西为信物,代表传承。比如六祖慧能就得黄梅五祖弘忍传授衣钵,在隐藏数年后,拿出衣钵,以示身份,开宗立派。但是,六祖慧能之所以能得到五祖弘忍衣钵,是因为他的佛学修为。否则,即使得了衣钵,拉起一个山头,修为不足,又能如何?

衍圣公孔德成也是如此。历代统治者处于政治需要,宣扬孔孟之道,重视孔家。但孔孟之道与孔家已经分开,孔家不等于孔孟之道。衍圣公不过是儒家孔教的一种象征而已。蒋介石带走衍圣公孔德成,就认为蒋介石带带走了“道统”,岂不可笑?

《三国演义》中,一些诸侯千方百计争玉玺。玉玺是历代皇帝的大印,自然重要。但皇帝的权力实际来自自己的实力,玉玺只是一个凭证。认为抢到玉玺就能够当皇帝,那就本末倒置。

说蒋介石带走衍圣公孔德成就是带走“道统”,也是一样。

为什么说孔府不能代表儒学呢?尤其是不能代表“道统”呢?

如果到曲阜孔府游览,就能了解孔府礼法森严。孔府女眷内宅完全封闭。墙上开有一窗,仆人送水,都是由此。有下人进入内宅,不论有意无意,乱棍打死。导游们都会绘声绘色讲述最后一代衍圣公孔德成的故事。上一代衍圣公孔令贻曾先后有妻妾孙氏、丰氏、陶氏,但都不生养,又和纳陶氏随身丫鬟王宝翠有染,后纳为妾,生有两女。但王宝翠一直受到陶氏打骂虐待,毫无地位。1919年,孔令贻在北京病逝。此时,王宝翠已经有了身孕。这个孩子引起官方和民间高度关注。因为衍圣公只是封给长子长孙,如果孔令贻家不能生个男孩,就无资格继承衍圣公称号,也就没了官职,成了老百姓,还必须搬出孔府。衍圣公则另由曲阜孔家家族公推。为了防止婴儿造假掉包,北洋政府派军队包围产房,并由一位将军坐镇孔府,山东省省长与孟子、颜子、曾子三氏的奉祀官同时在场监督。自然,其他同族人也盯得紧紧的。王宝翠真的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孔德成。王宝翠为家族立下大功。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其悲惨命运。王宝翠刚生下孩子,就被陶氏夫人赶到孔府内宅后院储藏杂物的后五间里,十七天后离开人世,根本没见过自己的儿子。

孔学核心是“仁”,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最后一代衍圣公出生的故事,让人只看到了一个残酷的封建大家庭,又哪里有仁爱?

近代以来,中国受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冲击,中国的封建制度以及它的意识形态——儒学已经难以应对冲击,正因为此,五四时期喊出“打倒孔家店”。即使章太炎提出的“国粹”说,也认为中华文化的精华儒学被后代的帝王之学所影响,要回归纯粹的儒学。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把孔家一个子孙迎接到台湾,并奉为“道统”,这样的认识,真不知该说什么。

再说学统

在古代,学统就是研究、传承道统文化体系和学术群体。到了1900年以后,可以视为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体系,传承、探索知识。那么,“学统”带去台湾了吗?

1948年,国民党已经呈现败势。年末,蒋介石拟定了一个“抢救大陆学人计划”,打算把最著名的学者们接到南京,后来又打算接到台湾。也确实有几个知名学者去了台湾,比如北京大学校长胡适、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但是,更多的人没去。南开大学创办者张伯苓,曾相信蒋介石能救国救民,1948年7月出任国民党考试院院长,仅一个月,就无法忍受国民党的贪腐辞职。蒋介石派张群、蒋经国邀请张伯苓去美、去台,他婉拒蒋介石,留在大陆。蒋介石打算让中央研究院院长吴有训出任中央大学校长,多次电报催促在美国考察的吴有训回国。吴有训不得已回国,东躲西藏,坚决不去台湾。这样的学者还有陈寅恪、陈序经、茅以升等等。原国民党中央研究院有80余位院士,最后60余位留在大陆。这绝大多数最优秀学者留在大陆,蒋介石如何带走“学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梁孝
梁孝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