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析西路军失败原因的一封关键电报 ——兼驳夏宇立诋毁人民领袖的“阴谋论”

高戈里 2017-03-11 浏览:
关键内容提要:1936年11月2日,已经西渡黄河的红四方面军首长致电中央,提出了与共产国际援助中国工农红军武器装备的交货地点背道而驰的进军方向,由此透露了其西进的核心意图并不是为了“获取国际援助”,是次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致电中共中央临时改变了交货地点,才补给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理由,也给几十年后推翻中央政治局历史决议制造西路军战史“阴谋论”者留下了一个可以瞒天过海的“根据”。

引言:批驳“阴谋论”坚守意识形态的史学阵地

1937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指出:“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

半个世纪后,中央政治局这一历史决议被推翻,史学界和舆论界关于西路军为“获取国际援助”“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止,都经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之结论成为主流,一些冠有“军史专家”名号者甚至借党报公开替“张国焘路线”翻案。

特别是红四方面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夏宇立,于2009年在香港出版了一部彻底否定中央政治局批判张国焘路线历史决议的《史说长征》。此前此后,夏宇立等多次借主流媒体否定党中央在“打通国际”战略决策上与张国焘路线的原则分歧,甚至直言不讳地将红军西路军失败原因归咎于人民领袖的“阴谋”:“毛泽东也并非不知兵者,那么究竟原因何在呢?看来‘功夫在诗外’,一切从党内斗争出发,为了争取党内斗争的强势地位,不惜在决定红军生死存亡的战局上出险着下险棋”,即“过分施心计于对红军指挥权之夺控”。

夏宇立等人在红军西路军战史上制造的“阴谋论”,如今已被境内外反共反华势力为颠覆中国革命史收入其意识形态武库,同时,也迷惑了一些当代中国人,并影响了主流媒体的宣传报道,在社会上影响极坏。

对此,双石(本名周军)创作出版的《拂去历史的尘埃——西路军问题再考辩》,根据对一千多件历史文献的深入研究,作了系统反驳,还原了历史真相。

本文借助双石的研究成果,选取一封与中央部署背道而驰、有“张国焘路线”明显痕迹的战史电报,择要说明:红四方面军主力渡河西进的核心意图并不是为了“获取国际援助”,中央批准其西进是迫于既成事实——1936年11月2日,因为“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已经西渡黄河的红四方面军首长致电中央,提出了与共产国际援助中国工农红军武器装备的交货地点背道而驰的进军方向,由此透露了其西进的核心意图并不是为了“获取国际援助”,是次日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处致电中共中央临时改变了交货地点,才补给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理由,也给几十年后推翻中央政治局历史决议制造西路军战史“阴谋论”者留下了一个可以瞒天过海的“根据”。

与中央部署背道而驰的“11·2”电报

这些年来,一些冠有“军史专家”名号者不厌其烦地宣称西路军西渡黄河是为了“获取国际援助”,“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止,都经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指责“最高统帅部一连串错误指挥”“六误西路军”,其中“西路军一误于渡河后奉命滞留不进二十天,贻误迅速西进的良好战机”。

对此,“11·2”电报就是最好的反证,特别是对所谓“一误”的反证。

1936年11月2日,率领红四方面军总部和直属队以及红三十军、红九军、红五军刚刚西渡黄河的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朱德、张国焘和毛泽东、周恩来,提出:

……我方决先向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而后带(待)必要时,再转来接主力过河

11·2”电报所提出的进军方向,与共产国际援助中国工农红军武器装备的交货地点是背道而驰的——共产国际书记处在此前不久的9月11日来电:“坚决指出不能允许红军再向新疆方面前进以免红军脱离中国主要区域。在占领宁夏区域以后,将给你们帮助”。9月27日又明确电告:“苏联已经决定从外蒙提供援助,(中国)红军应当迅速夺取绥远定远营,并前伸至外蒙边境接取物资”据此,中革军委制定了宁夏战役部署——先“集中三个方面军……相机消灭胡宗南西进先头部队”,制止南面敌人对我军的尾追和夹击,再以主力攻占宁夏,站稳脚跟后,派支队依托根据地穿越沙漠,北上定远营(今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巴彦浩特镇),接取共产国际援助的武器装备。

通俗地说,在“11·2”电报之前,中央明确的前进方向是北方的定远营,而“11·2”电报提出西渡黄河部队的进军方向,不是北方,而是左旋90°,指向西方,即通往新疆的凉州(今武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