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映真:何以我不同意台湾分离主义?

陈映真 2017-02-28 浏览:
台湾分离主义运动,在依附美日新帝国主义,甘为新帝国主义鹰犬,甘为逐渐破产\"两极对立\"冷战构造服务,盲目\"反共\"、\"恐共\"和反华,可推想,万一\"台湾民主共和国\"成立,也不过是一极端法西斯的、美日附庸\"国家\".

陈映真:何以我不同意台湾分离主义?

我所以不能苟同于台湾分离主义运动的理由不少,可是主要的有这几点:

首先,台湾分离主义和战后新帝国主义,有密切的关系。这样的关系,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受到岛内外、新旧时代的台湾分离主义运动者加以清算。

二次大战以后,历来在东亚和东南亚有重要的帝国主义利益的国家如英国、法国,主张战后亚洲地区的台湾和朝鲜“地位未定”。以便利在“联合国共管”的基础上,分赃日本交出来之殖民地,并扩张自己的势力。在二次大战期间,初步比往时更积极介入亚洲事务,企图以与国府之密切关系而独占在华利益的美国,则反对英法之议。不数年,中国内战形势急转直下,一九五零年朝鲜战争爆发,未几,中共派兵入朝鲜战场。在这前后,美国也开始主张台湾的“国际地位未定”国际共管台湾,和台湾中立化的主张。在旧金山和约中,美国支持日本右翼政府,悍然违逆日本舆论,与当局订立和约。在和约中,台湾被迫接受“日本放弃台澎”而不明言交还中国之条款。一九五零年以后一直到七十年代,“台湾地位未定论”、“两个中国”、“一中一台”这些把戏不断上演。一直到今天,人们还在搞“‘自决’并不等同于‘独立’”之说,变个方式搞“台独”的两手,隔着太平洋,互相唱和。

我一直诧异,为什么台湾分离主义者看不清,所有这一切,无非是一九五零年全球性两极对立构造下,美国为了派兵“协防”台湾,理论上就必须使台湾脱离中国,因为美国在“理论”和道德上没有权力去“防卫”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土地。此外,美国釜底抽薪之计,在于建立一个亲美的、反共的、脱离中国的台湾,以利充分掌握台湾这个美国全球性反共、防共战略部署上的基地。帝国主义与台湾分离主义的历史性关系,南方朔的《帝国主义与台湾独立运动》一书中有透彻的分析。

这是最明显不过的,对于中国内部事务之干涉,也是严重而大胆的帝国主义政策。我无法赞成这样一个战后基本上是“官僚-工业-军事-学阀-情报”复合体的美国资本帝国主义所操纵和炮制的台湾分离主义。

一九五零年在全世界范围内“两极对立”世界成立,全球各民族、各国,莫不被组织到这两个互相对立的“阵营”中。在两霸相持之“阵营”对立下,许多个别民族的自主性、个性和利益,被强加歪曲,甚至横遭压抑,产生复杂的变化。在国际反共、防共、反奴役这些大义名分下,如同在“国际社会主义兄弟党和国家磐石似的团结”的口号下一样,许多民族和国家被迫放弃独立追求各个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可能性,在政治、经济、文化和民族问题上,沦为霸权的附庸。

台湾分离主义运动,在依附美日新帝国主义,甘为新帝国主义鹰犬,甘为逐渐破产的“两极对立”冷战构造服务,盲目“反共”、“恐共”和反华,可以推想,万一“台湾民主共和国”成立,它也不过是一个极端法西斯的、美日附庸的“国家”。我也可以想见这样一个国家的社会、文化、思想和政治生活的极度的荒废。

任何一个自决的、前进的亚洲知识人,都不会愿意涉入这样一种运动吧。

在“阵营”中,为大国的利益,牺牲和歪扭自己的个性,莫过于把民族分裂长期化、合理化。国民党四十年来虽以光复大陆、反共统一为宣言,实际上却在实质上搞台湾的独立化。言必“我国一千八百万人”、台湾估计在一九若干年“进入开发国家”之林、以私运大陆商品来台为国际间的“走私”论处、对海峡两岸人民间的探访、通信、通商……横加禁断,这些都在实质上创造一个企图永久“独立”于中国的台湾。但在这一点上,台湾分离主义在恐共、反共、“确保自由的生活方式”的共同点上要求台湾独立,其实与国府是十分一致的。事实上,台湾分离运动,在一九七五年前后越南沦陷,美国与中共建立外交关系的冲击下,曾经有多人悃诚上书于国府,要求由国府领导台湾反共“独立”。

最近以来,在民进党机关报《民进报》和其他反对派杂志上,迭有公开主张台湾独立的文字。这些文章中,都表现出为了反共防共,必须使台湾永远与中国分离,才能在“国际法”下受到洋人的充分保护。在文化上和民族上,有些文章一点都不想掩饰对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极为荒诞的误解、仇恨与卑视。如果说,这种仇恨与卑视已经到了至极反动的种族歧视和差别主义,也不为过。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映真
陈映真
台湾作家、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