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我看毛主席像就是不顺眼——原“国军”少校杨协中的心路轨迹

高戈里 2017-02-09 浏览:
杨协中下决心要彻底革命,他把自己的戒指、手镯和其他值钱的东西“全部献给革命”,自己只留下一个装着衣服和日常用品28斤重的小包包。在国民党军队,营长是一级很威风的官了,家当自然不少,他全不要了。革命,就是要铲除私有制,就是追求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干革命,就要献出自己的一切,这些东西,都是在反动派的军队里得到的,就更不能要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当初我看毛主席像就是不顺眼——原“国军”少校杨协中的心路轨迹

【编者按:本文由长篇纪实文学《心路沧桑——从国民党六十军到共产党五十军》(四川人民出版社2015年再版)第七章第2节改写。作者高戈里,几天前曾发表《警惕“红二代”称谓诱导的政治歧途》《红军后代否定毛泽东只能自取其辱》。作为与某些所谓“红二代”的对照,本文特别展示一位原国民党少校的思想转变轨迹,以及他老人家对人民领袖毛泽东、对中国共产党、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认识过程。

1948年10月17日,国民党第六十军在长春反蒋起义后,我军迅即派去400多名中共党员干部,领导起义官兵开展了以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为核心内容的政治整训,在此基础上,该部被成建制改造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军。

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起义士兵的改造,侧重于人权的启蒙、人格的觉醒,从某种意义上讲,其着力点在于感性的顿悟。与改造士兵相比,对起义军官的改造,则更多地着力于理性的觉悟。在所有的政治课中,社会发展史教育对他们启发最大。

一、我是被改造过来的

杨协中,起义时是国民党第六十军炮兵团少校营长。1996年在昆明接受采访时,这位时年75岁的老人诚挚、坦荡依旧当年:“有些人在国民党那边反动得很,一过来,马上就进步了。我不,我从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思想。刚起义时,我的思想很反动。我是被改造过来的,是学了社会发展史才转变的。”

“说起来,还真有点好笑。撤出长春,刚进入解放区那天,我第一次看见毛主席像就觉得很不顺眼——这就是共产党的领袖?土里土气的,还想统治全中国?”老人边说边开怀大笑。

当年杨协中心中崇拜的领袖是蒋中正:身着笔挺的呢质特级上将大礼服,腰挎珠宝镶柄的礼刀,胸佩赫赫勋章和金质宽辫饰绪,双肩金星闪耀,仪态肃穆威武,目光炯炯锐利。再看看毛泽东:穿的是粗布衣服,胸前、肩上空荡荡的,没有一点闪亮的饰物,哪像建功立业的统帅?头上戴的帽子也是,皱皱巴巴的。尤其是帽檐,看着最不顺眼,又短又软又无光泽,扣在脑袋上,毛泽东就像个穷当兵的。还有,仰着个头,笑嘻嘻的脸,全然没有鹰扬虎视八面威风的领袖风采。风纪扣也没扣。从容貌到仪态,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形象!那位朱德总司令也是一个样子,彻头彻尾的乡巴佬,不折不扣的土包子!土包子农民还想坐天下?还能统治中国?

根植于杨协中心底的国民党“正统”思想,最初是在日本鬼子铁蹄搅起的狼烟中薰陶出来的。1936年10月,15岁的杨协中正在云南大理中学读书,适逢举国上下各界人士踊跃捐款,支援国家购买飞机,为蒋介石五十大寿献礼。为答谢全国人民在“献机祝寿”活动中表现出来的爱国热情,蒋介石于10月31日发表了生日感言《报国与思亲》。当北方流亡来的老师哽咽着声音为学生们朗读《报国与思亲》时,一个高高大大的民族英雄形象在杨协中的心头矗立起来。

1939年杨协中投笔从戎,报考中央军校昆明第五分校。从此,“一个主义(三民主义)、一个政党(国民党)、一个领袖(蒋介石)”的政治主张在杨协中思想深处生了根。直到起义,杨协中还认为:中国之所以落后挨打,就是因为内部一盘散沙。蒋委员长领导“剿匪戡乱,实现统一”,那是强国富民的正道。

所以,当杨协中进入解放区看到一幅“欢迎六十军弟兄参加革命”的标语时,很有点火冒三丈:我们打鬼子不算革命吗?国民党喊革命,共产党也喊革命,究竟什么是革命?从今往后,我是什么命都不革了,我当我的老百姓去!

国民党第六十军长春起义后,奉命开赴九台地区,不久,多数军官被送往齐齐哈尔东北军政大学学习,对起义官兵的政治整训,在九台、齐齐哈尔两地同时展开。

想解甲归田的杨协中没能回家,他被告之要进东北军大学习。杨协中漫不经心地想,无非是洗脑、毕业、失业一类的流水程序,去就去。此时的杨协中,百无聊赖,万念俱灰,无所皈依的心,冷得像数九天里冰封的江河、雪裹的大地。

东北军政大学当时下设5个团,第一、二、三、四都是老部队的学员,第五团由原国民党第六十军起义学员组成。第五团下设3个营,和一个女生大队。女生大队200余人,全部是军官家眷。

进东北军大之后,杨协中冰冷的心逐渐回暖了。暖流源于共产党人与起义学员平等的人格交流。杨协中回忆说,入校第一天自己就被感动了。从齐齐哈尔火车站下车,已是深夜1点,到营房还有一里来路,大家背着行装,踩着半尺积雪,“喀嚓喀嚓”地埋头走着,一路猜度冰天雪地“劳改营”的滋味,情绪低极了。一进营房,却意外看到学校的各级领导在等候从敌对营垒走来的新学员。食堂做好了热饭热菜,宿舍烧好了热炕火墙,直到大家入睡,领导们才离去休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