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侵略者文献看中共抗战伟业

李少军 2015-09-24 浏览: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一直是抗击日本侵华战争的中流砥柱。日本侵略者对之极为仇视并妄图扑灭。为此,日本政府、军方乃至于一些民间侵华机构长期搜集相关情报并据以作出叙述、分析。

文章来源:《党的文献》2015年第四期

原标题:中国共产党发动和领导抗战伟业的历史见证

——抗战时期日本侵略者相关文献考察

【摘要: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一直是抗击日本侵华战争的中流砥柱。日本侵略者对之极为仇视并妄图扑灭。为此,日本政府、军方乃至于一些民间侵华机构长期搜集相关情报并据以作出叙述、分析。这些资料所涉及的大量史实及当时日方的态度,在今天反倒成为历史见证,充分反映出这样的历史事实:中国共产党在九一八事变后是东北抗战的主要发动者和领导者,广泛发起并有力领导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进而在七七事变爆发后促成了全面抗战的局面,围绕抗日战略提出了持久战这一正确指导方针,大力动员和组织民众,领导军民英勇奋战,建立和不断扩大抗日根据地,同时坚决反对投降及消极抗战,为最终战胜日本侵略者作出了伟大贡献。从上述资料中还可看到,日本在其侵华战争败局开始显露之时,已有人预感到中国的未来将由中国共产党来肩负。】

 

中国共产党在领导民主革命过程中,始终坚定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特别是在日本挑起九一八事变之后,面对其步步扩大的侵华战争,中国共产党最早发动并持续领导了中华民族的抗战。正因为如此,战败前的日本侵略者一贯将中国共产党视为死敌,妄图将其扑灭,由此留下了大量相关记述。尽管这些资料中充斥侵略意识、多有污蔑中国抗战的言辞,但所涉及的史实与当时日方的态度,在今天看来,反倒成为中国共产党发动和领导抗战伟业的历史见证。

一、见证之一——九一八事变后中共是东北抗战的主要发动者和领导者

众所周知,1931年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东北三省,中华民族的反抗运动也由此迅速高涨,特别是东北抗日力量的崛起,更是揭开了中国持久抗战的序幕。那么,究竟谁是东北抗战的主要发动者和领导者?是中国共产党。关于这一历史事实,已有多方面的论述,而当时日本侵略者的记述,也对此提供了确证。

1934年,日本外事协会编纂、出版了《满洲帝国总览》一书,其中第四章叙述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抗战情况,凸显出中共起到发动和领导作用、其领导的军队是东北抗战力量的中坚。内称:

随着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抗日力量“蓬勃而起”,其数达几十万人。以地区而论,在辽宁有辽西、辽北一带和三角地带;在吉林、黑龙江,最突出的是东边道地带,以此为中心,在中东铁路至中苏边境之间,有无数义勇军、救国军。而东边道、农安的抗日力量是中共领导的,“在中苏边界的虎林、靠近哈尔滨的庆城,当时甚至出现了苏区”。面对日本、伪满军警的巨大压力,抗日力量实行游击战,破坏铁路与通信设施,袭击重要建筑,扰乱敌人后方,而在蒙受很大损失后,抗日队伍就退到东边道及北满的山区。东北的抗日力量得到了中国各阶层的支持,其中,“国民党政府对义勇军的援助,只限于任命将军、对有些军队提供资金;但共产党和其他过激派却将组织者派到其中,展开群众性工作,努力将义勇军置于党的领导下,与民众运动结合起来”。中共还将东北的抗战与关内持续展开的反日运动紧密结合起来,动员东北抗战军民选出代表到上海出席反战会议,促进抗日浪潮。即使在日本扶持伪满之后,中共满洲省委“依然最主动、积极地领导满洲的反日工作”,其指挥的“由工农兵组成的红色游击队”在东北所有抗日武装中“最为活跃”,在日伪眼中“恶性最大”。(日本外事协会编《満州帝国総攬》,东京,三省堂1934年版,第543—547页。)

日本在战败前,内务省警保局外事课为服务于对外防共和反共,办有内部刊物《外事警察报》,刊载相关情报及对情报所作分析。(参见日本内务省警保局外事课编《外事警察報》第1号,〈緒言〉,东京,内务省警保局外事课1921年2月印刷。该刊其他各号的编者、印刷地与印刷者均同,后面注释中不再列出。)1935年2月、3月,该刊第151号、152号连载《在满洲国的中国共产党状况》,更集中地叙述了中共发动和领导东北抗战的情况。

该文回顾了中共在东北始于1925年的反对日本侵略斗争历程,称:中共满洲省委早在1928年,就发出《对时局的宣言》,号召“收回旅大、满铁及一切矿山森林”,“废除与日本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将日本军警驱逐出境”。(《満州国に於ける中国共産党の状況》(上),《外事警察報》第151号,1935年2月印刷,第5页。)九一八事变后,中共又迅速发动并持续领导了东北抗战:1931年9月20日,中共满洲省委和共青团省委号召东北民众联合起来进行斗争;9月23日,又发出《关于士兵工作的紧急决议》,提出“赤化”东北军队、发动兵变、建立红军。(参见《満州国に於ける中国共産党の状況》(上),《外事警察報》第151号,第8页。)随后,联合分散的抗日力量,在吉林东部及磐石建立了“共产系部队”。开始时力量很小,在延吉、磐石只有四五百人。1932年春与日军第二师团交战,受到很大损失,但仍在延吉山间坚持斗争,并成立了苏维埃政权。1933年1月26日,中共中央对满洲省委发出指示,指出当前党在东北的任务是开展反日民族革命战争,要将各种抗日力量统一于党的领导下,组成抗日统一战线。中共满洲省委贯彻这一指示,在1934年将磐石的抗日游击区扩大到东边道一带,在延吉充实了抗日军队。这些军队较之一般的抗日力量,“有牢固的组织力、领导力和明确的斗争目的,沿用了在中国南方发展起来的游击战法”,因而“特别显著地增长了其力量”。此外,从1933年秋开始,中共将所领导的抗日军队改编为人民革命军,将苏维埃政权改组为人民革命政府,增强了与其他抗日力量组成统一战线的工作。在此基础上,在磐石,以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为核心,成立了东北抗日反满联合总指挥部(统一指挥磐石、桦甸、辉南、海龙、濛江、临江、通化及金川、柳河的抗战),并在宁安设立了抗日军联合办事处,指挥吉东地区的抗战;在哈尔滨以东,中共珠河中心县委领导成立了东北民众抗日联合指挥部;在松花江流域的汤原、依兰、桦川,也有了中共汤原中心县委领导的抗日武装。于是,“1934年夏,各方面都出现了共产系部队的活动,其中突出的是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袭击延吉老头沟,第一军(在磐石)及其联合部队占领柳河、通化、抚松县城,在中东铁路东线一带的激烈行动等”。在这年8月至11月,日军以中共领导的抗日军队为主要目标,实行所谓“大讨伐”,并从1935年1月起展开所谓“全面治安工作”,但却不能摧毁中共的“核心部队”,而在延吉的人民革命政府,则转移到“四县的山间森林地带”坚持斗争。(参见《満州国に於ける中国共産党の状況》(下),《外事警察報》第152号,1935年3月印刷,第14—16,33—34页。)

来源 : 党的文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少军
李少军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