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广俊:破解三农问题之道——李昌平钥匙

智广俊 2020-06-21 浏览:
按照李昌平的说法,中央财政近年用于三农的转移支付,每年高达2万亿,但由于乡村存在组织无效的原因,造成了中央扶持三农工作的资金千金拨不动四两的现象。有的资金成了城乡资本围猎的对象,滋生腐败,见不到实效,农民未能真正受益。如果将其三分之一资金投入到村办内置金融合作社里,就会起到四两拨动千金的作用,不但可以保本生利,而且一下子就把村民组织了起来,把整个农村就搞活了。为什么党和政府费大力气抓三农工作,却没有根本扭转农村、农业的落后面貌呢?原因何在?李昌平新出版的专著《村社内置金融与内生发展动力》,对此作出了解答,并且提供了解决三农问题之道——李昌平钥匙。

【本文为作者智广俊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智广俊:破解三农问题之道——李昌平钥匙

2000年3月,身为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的李昌平,上书朱镕基总理,反映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从此“三农”作为一个词汇进入我国社会政治范畴中,成为全党和各级政府的一项重点工作,党中央连续17年1号文件都讲的是三农问题。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把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动员全党全社会的力量开展农村扶贫工作。

然而,农村贫困现实依然很严峻,虽然大多数贫困农民在党和政府的帮助下,已经脱贫了,但他们生活还处于一个低水平状态,且收入不够稳定,极容易返贫。农村中撂荒面积依然大范围的存在,中西部地区甚至达到30%以上,撂荒土地不是我国粮食多的不用多种地了,2017年以来,我国人均进口粮食已经达到200斤。这一巨大反差现象让人心疼。农业衰败了,中国粮食不能够基本自给,这可是关系到国家民族兴旺的根本大事呀。

为什么党和政府费大力气抓三农工作,却没有根本扭转农村、农业的落后面貌呢?原因何在?李昌平新出版的专著《村社内置金融与内生发展动力》,对此作出了解答,并且提供了解决三农问题之道——李昌平钥匙。

李昌平钥匙的要点是:首先必须把分散的农民组织起来,在党支部领导下成立合作社,在合作社里内置金融,利用资金的力量将农村、农民手中的土地、房屋等各种资源,变现为货币化,自由交易,村集体利用合作社收储回来的农民承包地和房屋等各种资源,采用各种方式深化利用。对收储回来的土地,可以采用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形式自己经营,也可以对外发包经营。对收储回来的农舍,改造装修后,可以开农家乐,可以向城里人长期出租,或者办养殖场、工厂和企业,将农民的死物变现为活钱。村民将土地等资源变现为活钱,不是变相出卖土地、房屋,只是一种抵押贷款形式,没钱了可以向合作社贷款。还回贷款,作为合作社的股金,继续分红盈利,土地承包权和房屋的产权始终在自己的手里,性质没有变,只是把经营权、使用权转让了而已。同时,利用合作社这个平台,可以为村民统一采购、出卖农产品,村里集体有了参与市场的竞价、定价权,节省了生产费用,提高了农产品的销售价格,扩宽了销售渠道。有了合作社,村级集体经济实力增强了,党支部和村委会开展工作有了抓手, 在村庄里实现了产权、财权、事权和治权的统一,乡村振兴工作真正落实到了实处。

在李昌平看来,目前农村出现的疲软无力的状况,是由于农民组织无效和合作金融无效,直接导致了农村产权、财权、事权和治权的混乱和丧失,使村委会和农民丧失了主体性和自主性所致。我们在乡村振兴工作中为了谁,依靠谁没有搞清楚所致。

在李昌平看来,我国几千年传统农业是家族共同体。是家族共同体主导的血缘熟人社会。家族共同体是以崇拜家族祖先为信仰形式,以血缘关系、家族财产和家族事物为纽带,以维护家族利益及光宗耀祖为核心价值结成的共同体、地缘性集合体。

毛主席一代共产党人将家族共同体主导的社会改造成村社一体社会,对传统乡村社会进行了一次根本性的改造,以村社为边界,建立起以地缘、水源、业缘关系为主纽带,以亲缘、血缘、熟人关系为辅带的村社一体化共同体社会。实现了土地村社集体所有制为基础的产权、财权、事权和治权的统一,将村社经济发展、社区建设和社区治理三种职能于一体。国家通过人民公社体制,有效地开展了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发展了农业,使农民过上了稳定有保障但还没有完全摆脱贫穷的生活。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国家实行计划经济,通过工农产业剪刀差政策,农业为工业提供了巨大的发展资金,使我国发展成门类齐全的工业产业体系,用20年的时间走过来资本主义国家200年的发展道路,历史功绩不可否认。按照毛主席当初设想,到20世纪六十年代末,将改变以牺牲农民自主性为代价而获得的国家自主性,由以农补工改为以工补农。但这一设想没有实现,导致了人民公社体制的失效。

改革开放后,农民取得了生产经营主体地位,焕发了生产积极性,粮食等农产品增加了,农民生活改善了。农村为工业提供了充足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村集体提供了廉价的土地资源,使我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外向依附性发展道路使我国付出了极为严重的资源代价、环保代价、社保代价。以牺牲农民主体性而实现国家强盛的想法,是极其危险的。目前农村,维持村社一体化共同体存在的土地集体所有制和集体经济——产权和财权被掏空、架空了,其事权和治权也随之名存实亡。农村社会千百年来首次出现了无主体主导的社会,小农“政治贫民、市场贱民、社会流民”趋势日益凸显,农业和农村经济非农(民)化趋势日益明显,社会从有序到无序的趋势也日益明显。中国依然还有9亿多农村户籍人口,农村9亿多人的问题是中国现代化最大的任务,9亿农民是党和政府的最重要执政基础,党和政府是万万不可将亿万小农交给市场、社会而甩手不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凝聚起9亿农民的力量,把农村建设好、发展好、治理好,让农民自主起来,成为新农村的主人,生活富裕起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